「那是什麼?剛剛的夢...」

湖月在夢中看見一個人要他快走

而且那個人身上都是傷

「總有股不祥的預感...」

「湖月?」零發現湖月醒來了



「零......」

「湖月,怎麼了嗎?這麼晚了」

「沒什麼事,快睡吧,明天還要上課」

「真的沒事嗎?」

「沒事沒事,趕快睡吧,免的明天睡過頭」



之後湖月就睡了,而零則是非常擔心的看著湖月

隔天一起來,湖月很快就出門了

「湖月你今天動作好快喔,又不會遲到,還衝這麼快」

「抱歉抱歉,在想事情,所以快了點」

這時突然......



「呵呵......」

「!!!!」

湖月聽到這個笑聲後,趕緊向後轉

並沒有半個人的身影

「湖月...怎麼了嗎?」

「不,不...沒什麼...沒事」

零越來越擔心湖月

一天晃過去了,到了放學時...



「湖月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今天一直失常?」

「我總有...不詳的預感,所以一直很緊張」

「沒事的,現在我們大家都團結在一起了,沒什麼好擔心的」

「說...說的也是呢」

湖月跟零笑了一下後,便回到家

看到禰隱在院子裡,而且還用出<烈火之劍>

「喝!嗄!喝!」



湖月發現禰隱把一個東西丟起來

然後用<烈火之劍>對那個東西攻擊

「耶!禰隱姊在準備晚飯耶~~~」

「什麼??!!」

「這可是禰隱姊的拿手料理<風焚牛肉>,非常非常的美味喔!!」

「零,幫我把用好的先拿進屋裡」

「是!!」

湖月當場愣住,沒想到有人是這樣準備飯菜的



當全都用完,所有人坐在餐桌前時,零一一介紹

「<風焚胡椒麵> <風焚花椰菜> <風焚脆菜> 以及<風焚牛肉>」

「...為什麼名子開頭都是風焚阿......?」

「哥哥就別管那麼多了,快吃吧,味道還不錯喔」

湖月仔細觀察外部顏色,形狀,香氣

每項都有達到湖月對食物的標準

但是...他不太相信用武器所做出來的料理



再湖月吃下第一口時,湖月直接大聲的說

「實在是太美味了,好厲害的味道阿!!」

「好吃吧,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所以就準備了這些」

說完,禰隱就笑了

但是在湖月的眼裡

禰隱的笑容像是藏著悲傷的樣子

大家有說有笑的吃著飯

唯只有湖月的話變得特別少

「湖月...」

晚上,準備休息時

零直接開口說

「湖月!你到底怎麼了?」

「零......」

「這幾天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一直悶悶不樂呢?」

「禰隱她有可能會離開......」

「什麼?!為什麼禰隱姊會離開?」

於是湖月把所有跟禰隱的對話都跟零說

「今天會特別準備晚飯應該也是有理由的」

「禰...禰隱姊...」

「抱歉,說了這麼多,我不該說出來的」

「不,這不可能,禰隱姊只是說說而已,不可能是真的」

「零......」

「睡吧,趕快睡吧,別想太多」

說完,零就躺了下來

「......」

之後則是一片安靜

湖月心想,既然沒什麼事,那就好好休息休息

不要想太多,但是......如果是真的呢?

雖然零說不要想太多,但湖月早已推斷答案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