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映入我眼睛的,是她那具有特色的髮型。
 
在純黑色的頭髮右邊,綁上了單邊的馬尾,感覺很有小女孩般的可愛。
 
平陰的瀏海下,有一雙水嫩的大眼睛,咖啡色的眼睛,看起來很動人。
 
桃色的薄唇小嘴,就在那尖尖的臉蛋之上。
 
總體而言,就是令人心跳加速的少女。
 


她身穿的是我校的校服,白色的襯衫上邊穿着了淡米色背心,下身則是短到大腿一半的紅色短裙,襪子則是白色的及膝襪,鞋子是普通皮鞋。
 
「那個……」
 
少女再度發出聲音來。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心要進去,我只是想到休息一下,而且我好像迷了路,所以------」
 
我慌張得不斷進行解釋,說話的速度實在有點快,少女好像有點理解不了。
 


少女慢慢走近了鐵皮屋的門口,而我則是害怕得讓開了路。
 
少女把門口推開得更大,然後開啟了燈,黑暗一片的室內,即時變得光猛。
 
「我明白了,你先進來休息一下吧。」
 
少女展露了歡迎的微笑,邀請我進去鐵皮屋之內。
 
看到少女的微笑,我忽然有了一個受驚的表情,像是受寵若驚的一樣。
 


受到邀請的我,進去了屋內,少女更為我拉開了椅子,讓我坐下來。
 
而她則走到了個角落,拉開了位於角落的雪櫃門,取出了果汁和蛋糕來招呼我。
 
坐下了來的我,看到少女竟然對我這個陌生人這麼客氣,實在叫我不好意思。
 
「請吃吧,這裡沒有甚麼好東西招呼你呢。」
 
「真…真的可以吃嗎?」
 
「嗯。」
 
少女在我面前放下了叉子,以及果汁和蛋糕。
 
既然少女誠意權權,那我太過客氣就不成禮了,所以我拿起了叉子,把一件蛋糕從到我口裡。


 
「味道如何?」
 
少女充滿期待地向我問道。
 
「味道啊?嗯……雖然跟一般蛋糕一樣甜,但總覺得欠缺了一種新鮮,好像擺放了很久。」
 
「果然啊…」
 
少女先嘆了一口氣,再講起話來,她表情有點失望。
 
「畢竟蛋糕都存放了一個月呢。」
 
咳!
 


我差點把剛剛飲下去果汁噴出來。
 
甚麼,存放了一個月,這不就是會過期嗎?喂喂!大姊!這是會吃壞肚子耶!
 
「呀,安心好了,這個是放在無菌雪櫃,即使放一年也不會變壞。」
 
看到我一臉慘白的臉孔,少女才開始向我解釋。
 
聽到她這麼說,我倒是安心了一點,不過我絕對不會吃第二口蛋糕,絕不!
 
「看來得叫深雪改良一下呢。」
 
少女低頭喃喃自語着,過了幾秒,她又抬起頭,跟我說話。
 
「難得有客人來,我卻只能以雪藏蛋糕來招呼真是失禮……呵呵。」


 
少女單手掩住了自己的小嘴,好不意思地呵呵笑道。
 
「畢竟好久沒有人來過地球防衛學會嘛,不好意思呢。」
 
怎會,我才不好意思被招呼,雖然是以存放了一個月的蛋糕來招呼。
 
等等,我沒有聽錯吧?
 
「地球防衛學會!?」
 
我驚訝得叫出了個名字來,因為太過驚訝,嘴巴在打開之後就合不上去。
 
「是啊。」
 


少女緩緩站了起身,環視着鐵皮屋內的一切。
 
「地球,是一個非常美麗的星球,有大海,有高山,有樹林,適合不同的生物生活……然而!」
 
就到這時,少女的周圍散發出一道熱燙燙的氣,這道氣像火一樣的顏色,包圍住少女。
 
「然而!卻有一班不知歹的外星人,卻要侵略這個美麗的星球,牠們要代替人類,成為這個地球的王者,當牠們成為王者,就會把人類當地底泥一樣踏!踏!踏!踏!踏!踏!踏!」
 
少女越說越起勁,在最後更用力地猛踏地面,力度大得使身處的地面也震動起來。
 
我不是因為地震而嚇到,而是被少女的怪力而嚇到,更流下了冷汗。
 
「所以!」
 
然後,她以充滿住熊熊烈火的雙眼,轉過瞪着我。
 
「保衛地球,我們人人有責!因此!我成立了地球防衛學會!……不過。」
 
說着說着,少女的鬥志忽然沉了下來,她又再次回到坐位上。
 
「到目前為止,成員就只有兩個,顧問老師一位。」
 
少女拿出了手拍,擦擦了眼角的淚水,神情很悲傷。
 
「而且,到目前為止,也沒有發現外星人襲擊。」
 
「……………」
 
「對不起,你可以在想,怎可能有這麼瘋狂的人,畢竟大家都說我傻傻的,外星人甚麼的根本不存在,哈哈,你說是吧?」
 
啪!
 
我激動地站了起,雙手同時用力拍下了桌面,整張桌因為反作用力而彈了一下起來。
 
「不對!」
 
我用最大的音量大叫出兩個字,整間鐵皮屋的空氣都被我所撼動。
 
少女受驚似的望住我,她的水嫩雙眼睜得有點大。
 
「我一直…我一直…我一直…我一直……」
 
「你一直…?」
 
我一直都好喜歡妳------當然沒有可能是這一句,大家別多想了。
 
「我一直都相信外星人會襲擊地球的呀!」
 
我猛然抬頭,以自己的雙眼直視着少女的大眼睛。
 
聽到我這樣講,少女感到震驚而顫了一下,臉頰莫名其妙地染上了一層微紅。
 
「我可是親眼!我說是親眼!親眼!見過外星人來攻擊人類呀!」
 
啪!
 
少女以不輸給我發出的拍桌聲,同時站起來望住我。
 
在一段可以嗅到她頭髮香味的距離下,我們相互對望,兩人的眼睛閃閃生光。
 
「幾時?在那邊?是那一個品種?」
 
「四歲時!在戲院!不清楚…大既是這個樣子!」
 
我指手畫腳地做出當時所見的外星人型態。
 
「厲害!你是怎樣死裡逃生的呀?」
 
「當時有兩個身穿黑衣的男人把外星消滅,救了我,我一直很多謝他們,可是他們是不可以讓知道外星人存在的人留在世上。」
 
「呼呀!厲害的黑衣人!」
 
「他們會把看到外星人的人的記憶消去,不過他們沒留意到,所以我記憶被保留下來。」
 
「好厲害!好厲害!好!厲!害!呀!」
 
少女興奮得跑跑跳跳,一臉開心的樣子。
 
忽然她紅着臉來握住我的手,以散發名為「開心」的光芒的雙眼,近距離地望住了我。
 
「決定了!請你也加入地球防衛學會吧!」
 
嗚…!
 
我由四歲就開始知道自己是為了保衛地球而存在的戰士,於是我就不斷學習黑白書入邊的招式,以及鍛鍊自己的駕駛技術,甚至學習指揮作戰。
 
而到了今天,我終於有成為了保衛地球的戰士的機會了!
 
這個機會…這個機會…這個機會…!
 
「這個機會我等了好久啦!」
 
我再次發動強勁的吼叫,整間鐵皮屋都被我震動起來。
 
「歡迎你回來,戰士!」
 
「我回來了,同伴!」
 
我和少女兩人,互相散發着好久不別的眼神,如同隔世重逢的一樣。
 
四周的空氣,被我們的熾熱如火的鬥心而燒起,同樣變得一樣地熾熱。
 
呼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外星人!放馬過來!我要把你們打飛出宇宙呀!
 
由今天開始!地球由我來保護!
 
不!
 
地球由我們來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