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了地球防衛學會的我,終於一嘗所願,成為了保衛地球的戰士。
 
太開心了!太開心了!
 
我真的很想跟全世界的人講「我就是地球的守護者了」啊!
 
這一晚,因為我實在太過高興,而在床上不斷的來回轉動,久久不入睡。
 
我在想,我苦練多年武功,今日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到底我的第一個敵人是甚麼外星人或者怪物呢?
 
明天少女還會介紹其他成員給我認識,啊,現在才想起自己都不知道少女的名字呢,明天要好好地問一問。
 
嗚噫!好期待啊!
 
嘿呵!接我這招!呼哇噠!你怕了沒!。
 
我一邊配合着心中的打叫,幻想自己跟史萊姆決戰,一拳就打碎了隻。
 


即使史萊姆合體變成了史萊姆之王,都被我一拳打得粉碎!
 
「單單史萊姆,竟敢侵略地球!接招!百烈拳!」
 
碰磅!
 
我使出全力,一拳擊中了房間的牆壁。
 
呼呀!痛死了!
 


還好骨頭沒碎呢。
 
噫,你問我還顧着玩,道歉信寫好了沒?
 
你太小看我了吧,畢業我是保衛地球的英雄,一千字對我來說比起殺史萊姆還要難上一萬倍,我當然沒寫啦!
 
這個由依老師未免太小器了吧!被人說一兩句就發脾氣,還要罰寫信!
 
哼!我才不寫呢!明天她問道,我只好跟她理論好了。
 
別吵我,我現在睡覺,有事留待明天再講吧。
 
終於,經過慢長的黑夜,白晝終於來臨。
 
今天的天氣還是潮潮濕濕,天空還積了好多陰雲,果然是春天嘛。


 
我梳洗完後,就乘校車去學習區上課,今天的校車沒甚麼人,我也有坐位可以坐了呢。
 
來到學習大樓一號,我直線向着課室所在的樓層走過去,在到達課室後,就走到昨天坐過的位置坐下。
 
在大學裡是沒有既定的坐位,喜歡坐那邊都可以,先到先得。
 
坐下來的我,望着窗外的陰天,等待課堂開始。
 
不一會,我班的學生都到齊,而由依老師也來到了。
 
由依老師看似非常氣憤,她雙手插腰,怒吼似的講話,看來昨天的怒氣沒有消失嘛。
 
「寫好了給宇宙大人的道歉信了嗎?笨蛋們,趕快給我交出來。」
 


由依老師踏着步由最前靠的同學開始收起道歉信。
 
她步行時,讓身穿的靴子發出「唃唃唃」的聲音,可見她連步行到我們身邊都存滿了憤怒。
 
唃唃的聲音由遠至近地響起,直到由依老師來到我身旁後,聲音就停下來。
 
「謝同學!道歉信呢?」
 
她伸出了稍纖瘦的右手,要求我交出道歉信,同時怒吼,給了我老婆跟老公拿零錢的感覺。
 
我站起來,一臉自信地回答。
 
「我沒寫啊!」
 
「沒寫?你這是甚麼意思了!謝新陳!」


 
竟然直接叫我的名字,這個老師連對學生的基本禮貌也沒有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明白嗎?我.沒.寫!」
 
自信十足,就是指我現在的表情。
 
我把雙眼微微瞇起,一臉輕挑的樣子望向由依老師,與她的臉對上時,更戚戚了眉。
 
「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寫,我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事,不用寫!」
 
「呵,膽子真不少,竟然有勇氣挑戰我,你可知道這一科是沒有考試的啊?」
 
「那又如何了?」
 


「還真是沒藥可救的白痴,我就仁慈一點,為你講解一下吧。」
 
這傢伙真是可惡,她這是甚麼態度了,竟然比我還要有自信啊?
 
「宇宙生態系這一科,只要年尾交一次論文,就可以升班。」
 
「所以呢?」
 
「所以啊,你知道是誰批改論文,決定能不能給你們這些垃圾升班了?」
 
我怎知道,才開學第二日啦!
 
……噫……難道……
 
這一刻,我差意地睜大了眼睛,腦海中得出了一個是決定我們升班留班的人,而這個人是------
 
「就是我由依老師了,喔呵呵呵呵呵!」
 
果然是這傢伙,怪不得她可以這麼充滿自信,還掩住了半張口發出笑聲。
 
「由依!你算計我?」
 
「因為你只是一個小鬼。」
 
由依老師亮出了勝利的手勢。
 
人們常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這果然是沒錯,都是一樣的黑暗呀。
 
「謝新陳!」
 
「嗚噫?」
 
由依老師舉起了食指,輕按住了我的額頭,害我嚇了一下。
 
「追加悔過書一封,五千字!署名當然要寫上宇宙渣滓的排泄物囉!」
 
怎!怎可能!我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你看過戰士寫悔過書了嗎?你看過美女會大便嗎?
 
「而且,因為你今天沒能交出道歉信,除了要你明天交回後,直到旁晚六時,你也得要像巴哈狗一樣跟住我!」
 
「你這是耍我嗎?我可是------」
 
「悔過書五千五百字!」
 
「太亂來了呀。」
 
「六千字!」
 
嗚…我認輸了。
 
成為戰士的第一天,我就輸給了地球怪獸------由依老師。
 
上午的課堂完結後,我依照約定,跟在依由老師的身邊,當然沒有像狗一樣行啦。
 
內心不斷咀咒的同時,我覺得很奇怪。
 
明明上一次我是跟不上由依老師的步伐,但現在由跟得上。
 
我一直跟住她,走了好一段路,由硬地走到泥地,在草叢中走動着。
 
不一會,她帶我來到一間鐵皮屋前邊,這間鐵皮屋還真是熟口熟面,就像是昨天看到的那一間。
 
然後她帶同我進入了屋內,屋內的燈光相當光猛,可以看到裡邊有兩個女生坐在桌前,準備吃眼前的飯盒。
 
因由依老師的背脊擋住了桌前的兩個女孩的樣子,因此我無法看得見。
 
「小奈奈,對不起我來遲了,都怪自己班的學生不會,又要我動氣了,唉。」
 
我說,根本沒有人要你動氣好嘛,是妳自己沒事找事來做的呀。
 
「不緊要,我們也剛剛才到啊,由依姊」
 
「唉,今天帶了個學生來吃飯,我在罰他要跟着我走,放心好了,他要是敢跟小奈奈講話的話,我會把他毒啞。」
 
這老太婆是瘋了還是怎樣?
 
「喂,你啊,自己找個位置坐下,寫好了悔過書才可以吃飯。」
 
「是的…是的…」
 
我有氣沒力地回答,然後從由依老師的身後步出了來,準備蹲在一角寫悔過書。
 
真是的,要我寫好才可以吃飯,那不就是叫我不要吃飯只要寫字嗎?我要是餓死了就一定會回來找這個殺人兇手。
 
好了,就蹲到這個角落吧。
 
「那個……等等啊。」
 
忽然,有個有點熟識的聲音叫住了我,這個聲音我是聽過的呀。
 
「果然是你呢。」
 
我望了望發聲的人,只見一位把長長的馬尾綁在右邊的少女,非常高興的望住我。
 
這是!昨天的那個少女啊!
 
對了,怪不得這間鐵皮屋看起來熟口熟面,原來是昨天那一間。
 
要不是我帶着被罰的心情走着,我應該更早發覺才對。
 
「沒想到在這裡見到你呢。」
 
少女非常高興地握住我的手,並把我拉開桌邊,更準備了一張椅子讓我坐下來。
 
「小奈奈,你認識這個人啊?」
 
由依老師一臉無解,歪着頭問道。
 
「是啊,他就我說昨天提及的人呢。」
 
「這樣啊,喂,同學,你就好好坐下來,先吃飯吧?」
 
哇,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