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來之後,我就不管發生甚麼事,先吃飯再算。
 
吃過飯後,就開始完成那該死的悔過書。
 
天啊,六千字啊,而且署名真的要寫宇宙渣滓的排泄物嗎?
 
「啊,對了,不好意思嗎,我還未介紹自己。」
 
正當我要落筆,忍辱負重地寫下宇宙渣滓的排泄物時,少女叫住了我,並跟我講話。
 


「我是地球防衛學會的負責人,林奈奈,叫我奈奈就好了,目前是神秘學的二年級生。」
 
名為奈奈的少女,對我展現了親切的笑容,在面對冷酷無情的責罰的我,可是說是給了我陽光般的溫暖。
 
話說,神秘學是甚麼來的啊?
 
「這位是除深雪,就是無菌雪櫃的發明者。」
 
就是害我吃了存放了一個月的蛋糕的間接兇手嗎?在那裡了,怎麼我看不到?」
 


「咳嗯!」
 
正當我四周張望,尋找着名為深雪的人時,突然聽到了很響亮的咳嗽聲。
 
我站了起來,望望了對面,才發現原來名叫深雪的女生正坐我的對面。
 
黑色的頭髮,髮邊全部都是剪得整整齊齊的,感覺有點像羅馬武士的頭盔,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平陰上一點的地方,綁上了個紅色蝴蝶結的頭帶。
 
像個小朋友一樣的雙眼,純白無垢,散發着一種童真的感覺。
 


在小小的鼻子下,有一張微開的嘴巴,犬齒微微露出。
 
我由頭到腳打量着她,這女孩只有一百四十厘米,不,說不定只有一百三十厘米。
 
雖然大學沒有規定幾歲才可以入學,但沒想到小女孩也能入大學呢。
 
「呃……」
 
我不禁驚訝得發出讚嘆的一聲。
 
眼前的小女孩,看到我驚訝的表情,好像有點不高興,她盡力地站起身,終於露出了一整張小女孩臉。
 
「你這是甚麼眼神呀!」
 
並對我怒吼。


 
怎麼了,忽然對我怒吼了啊?我只不過是覺得震驚而已。
 
「真是的,別用看小朋友的眼神望着我啊,人家可是十七歲的啦!」
 
「十七歲?」
 
真的假的呀,十七歲竟然是有一百三十厘米高,而且也是孩子臉,有保養得這麼好嗎?
 
「嗯,深雪真的是十七歲,發明學系的二年級學生。」
 
奈奈看到我不太相信的表情,便這樣跟我說。
 
二年級啊,那就是學姊吧,不過叫十七歲的女孩叫學姊,感覺真的很怪。
 


「呵呵,學弟,叫人家學姊吧。」
 
深雪學姊自嗚得意地笑着,更露出了她的犬齒。
 
「不過,深雪學姊怎麼只有這麼小?」
 
如果說她是矮人族,看起來又不像,為什麼竟然這麼小呢?
 
連胸部也好小,我在懷疑到底有沒有發育?
 
「說起來真的慚愧的說,人家在調配魔法藥的時候,一時失手,發生爆炸,爆炸之後,就變回了小孩的狀態,而且還一直沒長高……嗚嗚。」
 
說着說着,深雪學姊像是悲劇的女主角一樣,悲傷地摸着自己白滑的臉頰,不知那來的射燈正照着她。
 
這樣不好嗎?很多女生也想保持女孩般白滑的皮膚呢。


 
「不過,人家發現!只要在九大恆星串連在一起時,在月亮的盡頭取得乙女石,就可以讓人家回復原狀!」
 
「乙女石,月亮的盡頭,這是甚麼鬼啦?」
 
「到變回原狀之後,人家就變回了一百八十厘米,變得更漂亮更可愛,胸部也變得超大,就是跟模特兒沒兩樣啦,肯定你會即時愛上人,說不好會跪下來跟人家求婚,呵呵!」
 
深雪學姊的表情變得一臉自信,並拍了拍自己平平的胸部。
 
我想,等到時她拿到乙女石,我已經在戰士墓碑之下長眠了。
 
「吓!你這是甚麼表情,不信人家啊,真是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呃…有呃…有…?」
 
看來深雪學姊想用「有眼」開頭的句子來罵我,但看來她詞窮了。
 


「接下來,這位就是我們的顧問,由依老師,相信你也應該認識了吧。」
 
奈奈繼續為我介紹,由依老師則對我「喲」了一聲。
 
我說,妳跟我「喲」甚麼了,很熟嗎?
 
成員們都介紹完畢後,最後我就是我的自我介紹。
 
「妳們好,我是------」
 
「宇宙渣滓的排泄物。」
 
「喂!我叫謝新陳!不要叫我宇宙渣滓的排泄物,由依老師你給我記好!」
 
「嗯,那叫你宇宙廢渣吧,你覺得如何?」
 
「這不是重點好不!?」
 
「又不喜歡啊,那換成宇宙塵。」
 
嗚…這傢伙根本沒聽我講話,她的「塵」是取自「陳」的同音嗎?我已經懶得再說甚麼了。
 
「謝新陳…新陳…嗯…是新陳代謝嗎?好,那人家就叫你新陳代謝啦,呵呵。」
 
我說你們別給我亂起名字好嗎?不過深雪學姊是猜得沒錯,我的名字是取自「新陳代謝」的。
 
「真好呢,這麼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
 
奈奈非常開心地微笑起來,笑起上來之時,她的臉頰微微脹了起來,看似軟綿綿的,好可愛。
 
「新陳加入地球防衛學會,真是一件好事耶。」
 
「小奈奈,你講甚麼了?」
 
「噫?」
 
忽然,由依老師像是聽到甚麼震驚消息而睜大眼睛,一臉受驚的表情。
 
「那個,我說新陳加入地球防衛學會真是一件好事。」
 
「這個可不行!」
 
由依老師突然站了起來,在升起的一瞬間,她的奶油色的長髮飄了起來。
 
大家看到由依老突然的舉動,嚇得給不上反應,只能呆住了向着由依老師的目光。
 
「這個人連功課都交不出來,不可以留他下來,而且你看他的猥瑣樣,絕對是為了接近小奈奈而來的呀!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給他加入。」
 
喂喂!這個人突然在講甚麼了?
 
功課我交不出來,我認!但是猥瑣樣,我實在不認同,我自問不算帥,但一定不是猥瑣!
 
而且,她有甚麼權力不讓我參加?
 
「由依姊,這樣講有點過份了吧?而且新陳是跟我志同道合而加入的喔。」
 
「相信我,小奈奈!他絕對是裝的!絕對是!」
 
「嗚喵~要不要用人家發明的屬性測量機來測試一下?」
 
「測試甚麼的,絕不需要,因為他一定是個變態,不可以讓他進來小奈奈的學會啦!」
 
「老師,你給我適可而止點呀!」
 
終於忍不住心中火氣的我,用力站起來,狠狠地盯着由依老師的臉。
 
「一直說我猥瑣,說我變態,叫我宇宙垃圾塵的廢渣排泄物-------」
 
「是宇宙渣滓的排泄物,不過已經改為宇宙塵了。」
 
「誰管啊!在那邊的妳,是一定對我有偏見!對吧?」
 
「是又怎樣?我就是不想你加入就是了,要加入這個小奈奈俱樂部是要全體成員認同,不過我是沒可能認同你囉。」
 
要全體認同,開甚麼玩笑,要成為保衛地球的戰士,是需要全體認同的嗎?我不認同。
 
我望了望奈奈,以眼神來問她是不是加入就要全體認同。
 
不過,明白我視線的奈奈,卻沒有答出我想要的答案。
 
她眨了眨,以水嫩嫩的眼睛回答我「是的」。
 
竟然是這樣嗎?
 
我震驚得雙眼睜大,嘴巴打開得大大,整個人向後傾了一下。
 
「那麼……要怎樣妳才可以認同我?」
 
為了成戰士,我只能忍氣吞聲,低聲下氣地跟老師講話,希望她能認同我,讓我加入。
 
只怪我今早得罪了由依老師,害我現在不能順利加入,嘖,真的好後悔。
 
要是她要我伏在地上舔她的腳,我也可能會照做不疑。
 
「沒可能,沒可能,我怎有可能會認同你,喔呵呵呵呵呵呵!」
 
可惡,實在太可惡了!
 
「或者仁慈的我,給你一個機會吧。」
 
「機會?」
 
我喜出望外地望住由依老師。
 
要我怎樣做都可以,要舔腳還是鞋底了?
 
「只要你打敗我的話,要我認同你也是可以呢。」
 
要?要我打敗由依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