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依姊,這樣沒可能吧,對新陳來說太過困難了。」
 
奈奈知道由依老師要我打敗她才可以認同我,她非常擔心地說起話,嘗試幫助我渡過麻煩。
 
但是,由依老師只是發出「切切切」的聲音,同時豎起一隻手指揮動着。
 
「要加入小奈奈俱樂部的話,怎可以害怕困難,連試都未試就放棄?這樣的人沒資格加入啦,應該說連存活於宇宙大人之內也是一種罪過。」
 
「啊,要贏過由依的話,真的很困難耶,新陳代謝,你跟人家真是有綠無份了。」
 


深雪學者嘆了一口氣,擺出了十分無奈的表情。
 
「由依姊,別這樣好嗎?實在太難為了新陳了。」
 
「小奈奈,太心軟可是不行,這傢伙一定是看準了小奈奈的善良,而接近小奈奈的呀。」
 
我要告這傢伙誹謗!我要告她誹謗啦!
 
不過,想清楚一點,由依老師說得很有道理。
 


如果我因為害怕困難而退縮,那麼我還有資格去保衛地球嗎?
 
我由四歲開始苦練,並不是為了退縮,並不是為了逃避困難。
 
甚麼又退又縮的,我做不到,因為我是戰士啊。
 
既然是戰士,就做一個戰士要做的事!
 
「我決定了!」
 


就在奈奈還在跟由依老師討論的時候,我這樣大聲叫道。
 
「我要打敗妳!由依老師!」
 
這時候,我心中一團風吹吹不熄水淹淹不滅的鬥志之火,正熊熊燒起來。
 
我帶着比堅定更要堅定,已經超越堅定的堅定------到底是怎樣的堅定?------的鬥志眼神,緊緊盯住由依老師的臉。
 
「哇,沒想到你竟然逆天而行,知難而進?」
 
由依老師不知為何露出了一臉差意,她應該是沒想到我會挑戰自己吧。
 
「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就由我來徹徹底底的擊退吧。」
 
正合我心意,對手不用全力,我一定會覺得勝之不武。


 
不過------
 
「我有個追加條件!」
 
我帶着有點奸狡的笑容,對由依老師笑出了來。
 
「如果我打敗了妳,妳不單單要認同我,讓我加入地球防衛學會,還要撤回要我寫道歉信和悔過書!」
 
這個時候當然要追加這種有利條件吧,甚麼信甚麼書,我才不想寫呀。
 
「哼,果然是聰明人,我接受你的條件。」
 
由依老師挺直了自己挺大的胸部,依然保持自信十足的樣子跟我說話。
 


「不過,如果你輸了的話,哼哼哼!」
 
「嗚…!」
 
「不單單要永遠消失在小奈奈面前,更要追加道歉信和悔過書至一萬字。」
 
這簡直是瘋狂,那傢伙的腦袋有病嗎?
 
「怎樣了,你剛剛害怕到震抖了啊?」
 
「新陳,不要…不要勉強自己,這是不可能的呀。」
 
「我接受!」
 
奈奈來到阻止我,不過我現在已經變得天不怕地不怕了,區區的一萬字就有可能會嚇怕我嗎?


 
我告訴你!
 
會!
 
但是我依然鼓起了勇氣,像個真正的戰士一樣接受挑戰。
 
聽到我這樣講,由依老師笑了笑,她這是嘲笑嗎?
 
「很好,決戰之日是後日,不要說我不給你時間準備,到時候要怎樣決戰,由我來決定。」
 
「沒問題,我完全接受。」
 
挺直了胸部的由依老師,由鼻子發出冷冷的「哼」聲後,就背向我們揮揮了後,步行出鐵皮屋之內。
 


她在走之前,再說了句「記得準時上課啊」後,就真的消失了。
 
這一句「記得準時上課啊」,真是與情境格格不入,大煞風景。
 
在由依老師走了之後,大家都被尷尬的氣氛,害得講不出話來。
 
「嘛,為什麼由依一直都對新陳代謝發飄呢?更年期?啊,年輕真好呢。」
 
「我想,由依姊應該是心情不好,應該是。」
 
怎可能是心情不好,那傢伙擺明是因為我今天跟她頂撞幾句,而小器到為難我。
 
算了,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
 
後日就是跟由依老師對戰的日子了,除去上課時間,可以讓我準備戰鬥的時間真是少之有少。
 
準備時間少不是問題,問題是到底由依老師會出以甚麼形式來跟我對戰?
 
「喂,新陳代謝!」
 
「怎,怎麼了?」
 
「給你一個提示啊,由依老師為一定是用打鬥的方式跟你決鬥。」
 
「打鬥,深雪學姊,妳是在講笑吧,那不就是要我一拳一拳地打在自己老師身上?」
 
「吓?笨蛋啊?」
 
深雪學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雙手抱在小小的胸前繼續說。
 
「當然不是跟由依打啦,是跟她的寵物打呀。」
 
「寵物?」
 
是貓是狗啊?
 
如果是跟貓狗對戰,我的勝數一定會很高,說不好會是必勝。
 
哈,我還以為會多困難,看來那傢伙由頭到尾都是在唬我。
 
「為了你不會被由依打慘,接下來的今晚、明天下午、明晚,由人家為你進行特訓。呵,要好好感謝人家囉。」
 
特訓,我要做甚麼特訓?
 
我由四歲開始就已經進行訓練,無論是射擊、拳打、或者腳踢,我都可以做到得心應手。
 
特訓真的可以說是不需要耶。
 
你說我很有自信?對!我就是有自信!
 
「特訓實在是不------」
 
「甚麼,你不會是說不需要啊?你絕對會被打慘,相信我,聽人家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總之今晚九時來體育館找人家啦。」
 
「新陳,有自信是一件好事,但太過有自信,會招來危險。建議你跟深雪去做特訓吧,當然囉,我也會在旁幫忙。」
 
甚麼嘛,連奈奈都這樣講。
 
「好吧,那今晚見。」
 
「提醒你,晚飯別吃太飽,不然會嘔。記得穿運動服啦!」
 
我發覺深雪學姊有點囉唆。
 
我點點了頭,以示明白。
 
接下來,因為下午課的時間快要到來,我們三人都各自前往上課地點。
 
我的上課地點依然是學習大樓一號。
 
來到課室,我推開了課室門,就看到在那裡已經準備好上課的由依老師。
 
目前身為敵對關係的我兩,可以說是把對方當成透明了的一樣。
 
不,至少由依老師有以「哼」的一聲來對我別過臉。
 
怎麼了呀,這女人明明已經二十七歲啦,竟然跟小朋友沒兩樣。
 
根本就只有胸大而已,腦袋完全沒長大。
 
我嘆了口氣後,就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準備上課的書本了。
 
白晝與黑夜交替,終於來到了夜晚,也就是多餘的特訓時間。
 
我依照約定,來到了體育館。
 
體育館是位於學習區內的建築物,就在戰艦禮堂的上邊,那是比戰艦還要大的存在,體育館佔地比禮堂要闊多兩三公里左右,長十多公里,可以說是相當之大,大得可以讓全校學生一起舉行大混戰。
 
這樣的設計,當然是為了讓不同的學生同時進行運動吧。
 
我開始懷疑,這間大學到底有多大,該不會是有一個城市那麼大吧?
 
「啊,新陳代謝來了。」
 
現在的深雪學姊和奈奈都穿上了運動服,白色的短袖上衣,以及深紅色的運動短褲。
 
順帶一提,男生和女生的運動服都是一樣。
 
看到我來到的深雪學姊,從椅子中緩緩站起來,應該是說輕彈起來。
 
奈奈對我揮揮了手,而我則點點頭當作打招呼。
 
現在進行特訓的人都到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