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還以為你會害怕得逃走了呢。」
 
「我怎會逃走?」
 
對呀,我那有可能會逃走,我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耶。
 
「很高興你來,新陳。」
 
「啊……嗯。」
 


奈奈非常高興地笑一下,笑容看起來非常溫柔。
 
「好囉!好囉!時間無多了!要開始特訓!」
 
在特訓開始之前,我環視了四周。
 
目前身處的位置,是標準的運動場大小,場內除了我們三個人之外,就沒有其他人,難道是包了場嗎?
 
難得沒有其他人在場,即使做激烈的特訓也沒成問題。
 


不過,我好像沒看到有任何特訓的設備在場?
 
「那個…是不是應該有甚麼特別的設備呢?繩網陣呀、車輪陣呀等等的。」
 
「吓,你以為我們是做甚麼特訓呀,古代移動練習?」
 
移動練習有分古代和現代的嗎?另外,移動不是正常人天生就會的嗎?
 
「新陳代謝!好好看清楚,你的特訓對手!我按。」
 


碰嘭------一陣玻璃粉碎的聲音,震動了運動場內的空氣以及我的耳膜。
 
然後,一部兩米高的機械人,從天窗而降,落在我對面的遠處。
 
銀灰色的裝甲,人型的外表,連手指也做的似模似樣,不過外表卻是呆頭呆腦的,感覺不怎醒目。
 
「深雪學姊,這是甚麼?」
 
「笨蛋,你是說我做得太差而看不出這是機械人呀?」
 
「不…我不是這意思了。」
 
「哼,它是你的特訓對手,蘋果十號!」
 
「特…特訓對手是機械人?」


 
「沒錯,打敗它就對了,放心盡力打碎,機械人多的是耶。」
 
打敗它?用拳頭?深雪學姊是耍我嗎?
 
「至少都給我武器吧?鋼尼爾長槍呀,妖刀村正呀。」
 
「你在耍我啊,用拳頭給我打敗它。」
 
「那有這可能!?」
 
「你真麻煩耶,算了,給你。」
 
深雪學姊遞給了我一把長劍。
 


我說,這是從那裡拿出來?
 
「新陳,加油呢。」
 
「放心,我不會讓你死,殘廢不保證!」
 
太過份了,怎可以這麼不負責呀?
 
「特訓開始!」
 
深雪學者用力吹了吹哨子,特訓開始。
 
既然對方只有拳頭,而我有長劍,那就善用一下手上的武器吧。
 
我二話不說,先發制人,向着機械人直線急奔。


 
機械人反應好慢,看到我快要接近才開始有反應,它抬起了頭,面向了我。
 
這麼慢的反應,怎有可能打倒經過長時間訓練的我呀?
 
這東西當我的木樁還未夠班。
 
一劍刺穿動力核心吧!
 
咔察!
 
「噫?」
 
機械人拿出個甚麼,這個東西好熟面口。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嗚呀!這是甚麼啦!」
 
雖然我這樣大叫,但心裡很清楚知道機械人拿出了機關槍,並對我進行掃射。
 
「哇哈哈哈,別小瞧人家的作品啊!」
 
這太不公平了吧,我只有劍,它卻有槍!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槍聲不斷響起,一顆又一顆的子彈射在我地面,害我像跳舞一樣的彈來彈去。
 
「別緊張,這只是鋼珠,不是真正的子彈。」
 
「根本一樣會殺死我好嗎?」
 
「所以,不想死的話就打倒它啦!」
 
深雪學姊根本是靠害,說要打倒它,談何容易?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機械人換了換彈匣,然後再次向我掃射,我反射性地不斷沿運動場邊跑。
 
一顆又一顆鋼珠,狠狠擊在我後身的牆邊,撞擊的聲音不斷後我後邊傳來。
 
我所經過的牆邊,打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凹洞。
 
要是我被擊中,一定會痛死,一定會!
 
跑!一定要跑!不跑的話,我就成蜂巢了呀!
 
我拼盡全身的力氣,急速地向前跑,見彎轉彎,見路跑路。
 
呼…呼呀…呼…呼呀…嗚…呼…呼…
 
這簡直是瘋狂呀呀呀呀呀!
 
機械人直射,我就一直跑,不知不覺間,我就圍住四百米的圓環內急跑了。
 
感覺就好像個時鐘一樣,不過跟時鐘有點不同的是,這個時鐘只有一支秒針。
 
呼…呼…呼…呼…在這樣下去,我會死的啦…嗚呼…嗚呀。
 
嗚呀…呼…呼…雙腳好累,胸口好痛…呼嗯!
 
「新陳代謝!跑快點呀,快要射到啦!」
 
「拜…呼呀…拜託!暫停…暫停呀!」
 
「十分鐘都還未到耶,怎可以暫停啊?」
 
誰來救我呀…呼呀!誰來救我呀呀呀呀呀呀!
 
呼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終於,我在全身中彈下,倒在地上吐出白沬。
 
而當我吐出白沬後,深雪學姊才讓機械人停下來,槍聲和鋼珠撞牆的聲音,終於停了下來。
 
「唉…你還真失敗呢,新陳代謝。」
 
「新陳,沒事吧,振作點啊。」
 
「啊…黑衣人先生…你們在啊…好久沒見了…你們帶我去那啊……」
 
「新陳,不可以跟他們走呀!不可以呀!」
 
經過長久的休息和治療後,我終於回神過來,在回過神後,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時了。
 
「呼呀…呼呀…我還以為這次死定了。」
 
「太好了,新陳。」
 
奈奈鬆了一口氣,一臉安心的樣子,她的右手輕輕地按住了胸口。
 
「真沒想到這麼弱啊,要是以這樣的素質跟由依決鬥,你一定會變成爛泥,哼哼。」
 
「新陳,還是算了吧,不要勉強自己,太危險了,你就算不加入,也可以來跟我們玩的呀。」
 
嘖!
 
我帶着被打得傷痕累累的身體站了起,因為酸痛而害我的身體不斷震抖。
 
要我放棄?沒可能!
 
成為保衛地球的戰士,可以說是我一生的夢想啊,而我就是為了實現這個夢來而努力修練的呀。
 
是啊,我知道你在嘲笑我是個笨蛋,笑我弱智。
 
但我告訴你,我就是這樣的笨蛋。
 
「再來一次!」
 
「呃?」
 
奈奈和深雪學姊都一同露出懷疑自己有幻聽的樣子,睜大了雙眼望向連站住都得用上很多力氣的我。
 
「再來一次!深雪學姊。」
 
「新陳,你認真的嗎?別這樣了。」
 
「沒聽到嗎,我說再來一次!深雪學姊!」
 
「嘻嘻,這樣才像樣的呀。」
 
「深雪,新陳是射壞了腦才這樣說,他隨便說的呀。」
 
「奈奈,我是認真的。」
 
我望了望奈奈,給了她一個安心的微笑。
 
我一定會打敗這部廢鐵,然後打敗由依老師,成為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
 
哼,我真的太瘋狂了。
 
不過,這個瘋狂的世界,再來一個瘋狂的人,又有何問題。
 
「我上了!奈奈,深雪學姊。」
 
我這次連劍也不用,我決定直接用我的拳頭把這廢鐵打爆。
 
我踏前了一步,望向了蘋果十號,只見它對我露出了敵意的眼神,即使它沒有眼。
 
這次,一次會打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