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再開!我按!」
 
深雪學姊啟動了蘋果十號的作戰模式,然後用力吹響哨子。
 
哨子聲一響,戰鬥又再次開始,我依然先發制人般向前衝。
 
我這次要把你打成廢鐵!
 
在到達一定距離之後,機械人「咔察」一聲,取出了機械槍。
 


現在才留意到,這是四連裝的機關炮。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鋼珠再一次射出,朝我急速撞上來。
 
硬吃下鋼珠是沒可能的事,所以我還是沿牆邊不斷逃亡。
 
「嗚呀呀呀呀呀呀!」
 


鋼珠霹啪霹啪地擊在牆面上,本來已經被打得凹陷的牆面,現在被打得破爛。
 
我一邊發着害怕的吼叫聲,一邊拼命地奔跑着。
 
就在鋼珠的追擊下,我已經極速跑了四百米。
 
速度快得只看雙腳的殘影,雙手也瘋狂似的搖動着。
 
不過,體力已經快要到達極限,我已經…呼…呼…嗚呼…喘氣了。
 


不行…呼嗄…再這樣下…再這樣下去…呼…呼…
 
「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啪喇啪叮啪喇,鋼珠打落我的肉體上,敲響了我的骨頭!
 
「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新陳,振作點!」
 
「呵…呵…呵…呀…孟婆?…呀…你送我湯…咔…咔…謝…」
 
「新陳,不要喝,這個不可以喝啦!」


 
被打到滿天星星的我,經過治療和休息,終於又從死裡逃生了。
 
「新陳代謝,你這次比剛剛還要差,搞甚麼了?」
 
我按住了自己痛得要死的頭,非常苦惱地咬牙起來。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在搞甚麼,竟然又被打敗…痛痛痛痛痛痛痛………
 
第一次如是,第二次也如是,一直被它的鋼珠牽住走,直到筋疲力盡,然後被射到差點升天。
 
有甚麼辦法?有沒有不會被鋼珠牽住走的辦法?
 
在它射擊前先打倒它嗎?
 


沒可能,我的跑速那有可能在射擊前就到達它身邊。
 
是要用肉體硬吃鋼珠嗎?
 
這根本是找死,我又不是血牛,就算是血牛,也擋不下這麼多發鋼珠吧!
 
這個又不行,那個又不行,到底我要怎樣做呀!
 
我好像跌進了旋渦一樣,被捲進絕望的深處!
 
噫?旋渦?
 
「深雪學姊!」
 
我又再次帶着極痛的身體,從地上站起來。


 
「我要再來一次!」
 
「喂!新陳代謝,你是認真的嗎?你已經被打到跟豬一樣了。」
 
是嗎?反正沒鏡子我看不到,沒看到就等於不存在。
 
「代我被打到變成豬妳再阻止我好了。」
 
我開了開玩笑,並摸了摸自己被打得腫脹的臉。
 
「新陳,夠了,我不准許你再做!」
 
不知為何,奈奈突然怒吼起來。
 


「停手吧,你會死的呀,你真的會死呀。」
 
我沒有理她,只是揉搓着自己痛得到死的右腹側。
 
「我準備好了,深雪學姊。」
 
「好,那我要按囉。」
 
「不要!深雪,停下來!」
 
嘰嘰嘰------在奈奈大聲叫住深雪學姊時,深雪學姊已經接下了啟動鍵,蘋果十號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
 
「我上了!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一邊咆哮,一邊朝機械人衝過去。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一如所料,機械人又再次取出機槍,向我掃射,而我又再次沿牆邊奔走。
 
我用力地吸氣,我用力地呼氣,照着自己的節奏去走。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在向前跑了四十米之後,我賭上了自己最大的氣力,為自己的跑速加速,同時正傾斜地跑動。
 
接着在快要走到一個圓的頂時,即時九十度轉身,朝錯角位奔走。
 
鋼珠因為角度的問題,擦過了我的強力擺動的右手,不!是有一顆鋼珠是擊中了我的手臂。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超痛呀!
 
不過,這種痛楚我都受不了的話,以後還怎樣跟外星人和怪物作戰呀!
 
「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再度加速,雙腳雖然痛得入心入肺,但是我已經勝利在望了。
 
因為我並不是圓型的跑,而是旋渦式的跑法,這次我拉近了與機械人的距離了。
 
直線不能拉近距離,我就用斜線拉近,直接不行,我就間接。
 
「這次是我贏了!」
 
我走到機械人的身邊,雙腳用力跳起,我整個人彈到高空中。
 
接着,以跳木箱的方法,跳過了機械人,來到它的身後。
 
機械人未能即時轉身,那是因為它的裝甲讓它轉身有困難。
 
我雙腳落地,然後馬上轉身,同時把我剩下的氣力,全部注入右手的拳頭!
 
「體術奧義.直拳!」
 
磅轟!
 
我的拳頭,像徹甲彈一樣,狠狠打穿機械人的裝甲,拳頭由另一邊的裝甲穿出。
 
裡邊的電路板、螺絲、齒輪,被我打飛出機甲之外。
 
機械人再動也不動,並升起了黑煙,然後一道光芒從被打穿的洞,向四方八面射出,接着------
 
!!!!!!!!!!!!!!!!!磅砰!!!!!!!!!!!!!!!!!!!!!
 
我整個人被強大的爆炸炸飛,連仆帶滾地墮落到遠處的空地上。
 
呀…呀…嗚呀……我這一招奧義,真的太強了……呼呀。
 
在我的靈魂要離開身體,回到天國之時,我隱約看到奈奈非常慌張地把靈魂塞進了我的口中,讓靈魂回到肉體裡去。
 
「咳!咳!咳!咳!呀呀……」
 
我的靈魂害我嗆到了。
 
「嚇死我了,你這個大笨蛋。」
 
呀?奈奈怎麼流淚了,一定是知道我打贏了而高興得落淚。
 
「沒想到你這傢伙挺耐打的呀,人家要對你改觀呢,哈哈,還真有夠帥耶。」
 
我盡力坐起來,用手背擦去了在嘴巴流出來的血液。
 
「我這樣…算是完成了…今晚的特訓吧。」
 
「傻瓜,現在還講甚麼特訓的…嗚嗚。」
 
奈奈好像很生氣,我明明好努力進行特訓的呀,為什麼她就不可以稱讚我。
 
「嘛嘛,雖然你第三次才打敗蘋果十號,不過打贏了就是打贏了。」
 
深雪學姊把一支藥掉到我旁邊。
 
「這是完全回復劑,雖然有點苦,但效果好顯著的耶,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下午和晚上還得繼續。」
 
說完之後,她就步向了出口,消失在我和奈奈的視線了。
 
完全回復劑?真對我不薄呢,這個學姊。
 
最後,在奈奈的撐扶之下,我順利地來到男子宿舍門口,之後就跟她道別了。
 
當晚,我喝下完全回復劑後,就累得睡着了。
 
說起來,完全回復劑真的好難喝,好像在飲雜草汁一樣,何只有一點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