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戰鬥結束之後的當日晚上,我們全部人齊集在鐵皮屋之內。
 
所謂的全部人,當然就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啦。
 
當中包括創立人奈奈、成員深雪學姊、以及顧問由依老師。
 
還有經過一連串考驗,才能成功入會的我!
 
「乾杯!」
 


齊集在鐵皮屋的我們,是為是舉行迎新宴。
 
託大名蟹的福,我們迎新宴是全蟹宴耶。
 
明明不是當旺季節,但蟹肉卻相當好味,而且比平吃的蟹更加有肉。
 
四個人碰了杯後,就把杯中的可樂一飲而盡。
 
「呼噫!可樂就是要冷冰冰的才棒耶!新陳代謝,人家要添可樂!」
 


「是…是…」
 
「你這是甚麼消極態度?人家可是你的學姊耶。」
 
「宇宙塵,我的筷子掉到地了,你的跟我交換。」
 
「由依老師!怎可以這樣?」
 
「囉嗦!這是對老師的態度?哼哼!」
 


「妳就不可以跟深雪學姊交換嗎!?」
 
「哼,我才不是想用你的筷子才跟你交換!」
 
「新陳代謝!人家的可樂呢?」
 
「在來了。」
 
嗚嗚嗚……
 
明明我是迎新宴主角的說,為什麼變成了侍應的啊?
 
這兩個人一直對我呼來呼去,我完全變成了傭人嗎?
 
「宇宙塵!」


 
「新陳代謝!」
 
「我在來了!」
 
比起她們兩個,還是奈奈最好了。
 
奈奈現在只是微笑着,望着正在東奔西跑,忙過不停的我。
 
竟然連幫忙也不做,就只是在看!!!!!
 
算了,她不叫我做其他事我已經很感激。
 
今晚,平平無奇,而且又處於樹林中,看似冷冷清清的鐵皮屋,充滿了異常歡樂的氣氛。
 


對某些人來說就是歡樂了!
 
迎新宴的第二天。
 
「啊~」
 
因為迎新宴玩得太晚,回到宿舍已經是深夜的時間。
 
昨天用了十分多的體力來戰鬥,加上睡覺不足,我的雙眼下邊正有一個黑色的兜。
 
身體像是脫力的左搖又擺,跟喪屍走路沒有分別。
 
一邊走路更一邊打呵欠,真是非常失禮,不過我是不情願的。
 
好不容易才回到課室,我站即坐到平常坐的位置。


 
正當我打算在課堂開始前小睡一下的時候,才發現剛剛進來時沒留意到的事。
 
黑板上又寫上「自修」兩字。
 
不知道自己交了學費,但又沒課上,不過因為身體太過疲累,而又好想睡覺,碰巧遇上自修堂是走運還是不走運。
 
總之我還是回宿舍蒙頭大睡好了。
 
不過在這之前,我想先去鐵皮屋。
 
當然是留下請假的便條啦,萬一她們一整天都沒見到我,擔心起來的話,我就不好意思了。
 
嘛,不過剛剛所想的事都沒甚麼可能發生就是了。
 


一直叫自己學會的社辦作鐵皮屋,真是有夠失禮,既然已經入會了,而且名字是「地球防衛學會」,那麼改稱為基地吧。
 
就這樣,我帶着疲累的步伐,向基地前進。
 
現在是早上八時半左右,大部份的學生都要上課,就只有我一個人逆流而行,感覺相當奇怪。
 
途中還傳來「這傢伙開學不夠一星期就翹課了?」之類的眼光,感覺相當差。
 
雖然我想大聲叫喊「今天沒課上啦!」,可是這樣的行為,必定會被稱為怪人。
 
然後我就以「怪人」的身份活在校園之內……
 
所以我就只好忍氣吞聲,繼續搖搖晃晃的走自己的路。
 
接着,走了一會後,我就來到了基地。
 
我無氣無力地推開了鐵門。
 
「啊,新陳,這麼早啊?」
 
本以為會是漆黑一片的房間,竟然亮起了燈光。
 
不單單是燈光被亮起,還有一把挺熟悉的女聲發出。
 
「奈奈?」
 
在我眼前,比我還要早到的女生是奈奈。
 
「早安啊,新陳。」
 
奈奈帶着微笑,輕快地歪了歪頭,跟我打招呼。
 
「呃…早…早安。」
 
而我則有點害羞地反射性打招呼。
 
「今天不用上課嗎?」
 
奈奈向我提問。
 
「呀,嗯,由依老師今天沒來上課。」
 
「是啊…果然是被請去進行教師訓導。」
 
「教師訓導?」
 
那是甚麼來的,是訓導老師的另一種叫法嗎?
 
聽說訓導老師都很可怕,跟猛獸一樣,進去了他們的地盤------即是訓導處------就別想平安出回來。
 
「教師訓導啊…就是檢討老師做過的錯事的會議。」
 
「反正就是反省會吧。」
 
「嗯,可以這樣說呢,由依姊真可憐。」
 
我倒是挺心涼耶!
 
要我贏過她的對戰,這樣的瘋狂行為,何止要參加反省會,應該要舉行道歉大會。
 
在台上大聲地說「宇宙塵!我錯了!」……
 
……嘖!竟然不自覺地學了她對我的稱呼來稱呼自己。
 
不過,她是學會的一員,如果要她受到屈辱的話,我就太沒人性了。
 
所以------
 
「嗯,由依老師真是可憐呢。」
 
我這樣回答奈奈。
 
奈奈聽到我的說話,輕輕地微笑了,像是安心了下來。
 
「那個…奈奈妳怎麼又會在這裡了?」
 
「其實呢,自己學系的老師是老師訓導的一員,所以今天不用上課。」
 
怪不得她也在這裡了,原來跟我一樣。
 
既然奈奈都在這裡,那我就可以節省寫便條的時間,可以更早點宿舍了。
 
「我說,今天想請一日假。」
 
「嗯,沒問題,之前真是辛苦你了,新陳。」
 
竟然這麼快就批准了。
 
「看到新陳這麼努力,拼命地想加入自己的學會……我…真的好開心。」
 
「噫?最後那一句是甚麼,我聽不到。」
 
「呃,沒…沒甚麼,哈哈。」
 
真是古怪,一下子變得這麼忸怩的。
 
我留下了一句「就這樣吧,我回去了」後,就轉身離開基地。
 
正當我要踏出門時,奈奈的聲音又再傳來。
 
「歡迎你啊,新陳。」
 
真不明白,我明明是踏出門外,但奈奈竟然這樣說,害我不知道給甚麼反應。
 
算了,反正這是一個瘋狂到令人發出………
 
哎呀,應該是瘋狂到連青蛙也會發出「GAP」一聲的瘋狂世界。
 
所以怪模怪樣的回答也沒成問題。
 
「我回來了。」
 
我把頭轉回去,帶着笑臉輕聲地回答。
 
 
 
《第一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