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個非常晴朗的日子,在藍色的天空上只有太陽在照耀着。
 
這絕對是適合把被子拿出來曬的好日子呢。
 
正常來說,我今天一定會見到我媽媽把家中的被子全部拿出去曬一曬。
 
不過,因為我搬離了自家,入住了紅慧星紀念大學的宿舍,而無法看到這樣的光景。
 
你好,我是謝新陳。
 


是紅慧星紀念大學,宇宙生態學系的學生。
 
目前單身,無兒無女,是正常不過的一般大學生。
 
不過這只不過是我的表面,其實我真正的身份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也就是保衛地球的戰士。
 
要是你見過外星人襲擊人類的場面,你一定會跟我一樣立志要保衛地球呢。
 
在我四歲的時候,我可是親眼見過的呀!現在依然記憶猶新。
 


不過要把當時的情景所說一次,會花上太多時間,所以就此帶過。
 
現在是上午九時。
 
目前,我坐在位於一號學習大樓中的課室,正在聽課。
 
「蜘蛛俠是被蜘蛛咬而變成,蜻蜓俠是被蜻蜓咬到而變成,所以有理由相信,蝙蝠俠是被蝙蝠咬到而變成!」
 
在黑板前不斷畫出基因結構圖,並同時講出話來的,是我的老師------鐘由依老師。
 


由依老師是一個大約二十八歲左右的女人,奶油黃的及腰髮,以及尖尖的臉蛋,可以說是一個美人,而且胸部也挺大。
 
明明是二十七歲,但外表看起來卻只有二十歲左右,到底她是怎樣做到,是靠外星人幫忙的嗎?
 
順帶一提,她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一員,職位是顧問。
 
「由依老師!被曱甴咬到會變曱甴俠嗎?」
 
一位學生以搞笑為前題,問出奇怪的問題來。
 
有些學生聽到這樣的問題,不禁偷偷笑起來。
 
其實這是一個好問題,我也想知道會不會變成呢,但是由依老師卻不怎喜歡這個學生問這樣的傻問題。
 
「這位同學,老師認為你親身試試就可以知道答案囉,還是你吃一記奔雷手,變成閃電俠?」


 
我說,吃到奔雷手,不是變成賓雷(尼)兔嗎?
 
「哈哈,由依老師妳太容氣了。」
 
「用身體來領會,總比聽老師的課來得快明白!」
 
「嗚噫!老師這是甚麼!?」
 
「這是經過基因改造,結集集了最強格鬥基因和生命力的,不死小強EX!」
 
喂!由依老師!妳是由那裡拿出這隻曱甴呀?
 
而且妳為什麼可以還這麼鎮定地用手捉住曱甴呀,妳到底是不是女人來的呀!
 


「老師!不要!我錯了!我好慚愧!」
 
「太遲了…喔呵呵呵呵呵!」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然後,班上就開始了一場慘不忍睹的大戰,應該是懲罰。
 
時間來到下午十二時半,現在是午飯時間。
 
所有學生都急不及待離開課室,前往飯堂,特別是剛才被由依老師懲罰的學生。
 
而我也收拾一下書桌的筆記,然後伸了個懶腰,準備去吃前往飯堂吃午飯。
 
自從加入了地球防衛學會,我通常都會去被我稱為基地的鐵皮屋------也就是我學會的社辦------吃午飯,但今天心血來潮想去飯堂吃。


 
「喂,宇宙塵!」
 
正當我站起來,準備離開課室時,由依老師叫住了我。
 
「怎麼了?我可不想變曱甴俠。」
 
「不是啦,我昨天不小心做多了個便當,不想倒掉這麼浪費,但自己又吃不完,怎麼辦好了?」
 
「妳放進雪櫃,明天再吃不就可以了嗎?」
 
突然由依都師一臉不高興,我看到她投來了「你這個笨蛋」的射線。
 
到底是甚麼原因令她變得不高興啊?
 


「拿住!給我吃掉多出來的一個,這是命令!」
 
「噫?為什麼!」
 
「不為什麼,給我吃啊,你要是倒掉的話,就換你變成曱甴俠!」
 
嗚嗚嗚…難得我想去飯堂吃飯,現在竟然被迫吃由依老師多出來的便當……嗚嗚嗚。
 
我非常無奈地接過了由依老師的便當,一臉快要哭出來。
 
「宇宙塵,你先去社辦,我等等再來,順便把我的便當也拿過去吧。」
 
「好…好吧…」
 
「怎麼,你不願意嗎?」
 
怎有可能會願意------當然這句話我收在心底,沒有講出來啦。
 
就這樣,我帶着由依老師的便當,以及她強行給我的便當,向着基地前進。
 
雖然今天吃不到飯堂的飯,但是算吧,明天再去吃也沒問題。
 
畢竟,飯堂是不可能消失的耶。
 
而且有免費飯吃,也是一件挺好的事。
 
離開了一號學習大樓,穿過了樹林的小徑,來到了一片空地的面前,而這一片空地上有一間設計得非常簡單的鐵皮屋。
 
這間正正方方的鐵皮屋,就是我口中的基地了。
 
從窗口可以看到裡邊是亮起了燈光,已經有人在裡邊吧。
 
不過窗簾被拉了起,看不到入邊的情況。
 
深雪學姊和奈奈已經在裡邊吃飯了嗎?速度還真快耶。
 
我把手放到鐵門的門柄上,然後轉動了起來,再向裡邊推。
 
接着,在基地內的有一位少女就出現在我眼前。
 
她是奈奈,全名林奈奈,是神秘學的學生。
 
向右邊單邊綁起的長長馬尾,可以說是她最大的特徵。
 
水汪汪的大眼睛裡,有着令人心動的咖啡眼珠。
 
在兩邊白裡透紅的臉頰的中間,有着一張桃色小嘴。
 
細滑的白皙皮膚,在燈光的照耀下,像是閃閃發光。
 
形狀相當不錯的胸部,被純白色的胸圍包裹住,與在腹部和小肚臍下邊穿上了純白小褲褲,我猜應該是套裝吧。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我可以描述得這麼仔細。
 
我可以告訴你,因為奈奈正在我面前脫下了衣服,準備更衣。
 
看到這樣的畫面,我不但沒有開心,反而有點不知所措。
 
在我眼前的奈奈,好像也跟我的反應一樣,都是睜大雙眼,而嘴巴是微微張開,一臉吃驚的表情。
 
我望着奈奈的雙眼,奈奈也望住了我的雙眼。
 
兩人互相沉默,基地之內瀰漫着非常非常尷尬的氣氛。
 
一秒…二秒…五秒…十秒……
 
「那個…今天天氣真好呢。」
 
「哈哈…也是呢。」
 
打破沉默的是奈奈,然後是我。
 
接着------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響徹天空的尖叫聲,由奈奈的喉嚨深處直接叫喊出來。
 
同時,水杯、椅子、桌子,所有在基地內可以投擲的東西,都紛紛向我襲來。
 
「嗚呀…對…嗚…不……呀呀…起…我…嗚……」
 
一邊努力在襲擊中道歉的我,一邊用雙手擋住擲過來的雜物。
 
「笨蛋!變態!色狼!偷窺狂!怪叔叔!」
 
「嗚呀!」
 
最後我被奈奈用雪櫃擲到倒在地上,雙眼變成了兩個大大的交叉。
 
嗚嗚呀……
 
少女的氣力……真的不能小觀……大家要注意。
 
而且…嗚…雪櫃…也可以當作雜物投擲嗎……?
 
然後我就吐出了在體內最後的一口真氣,連午飯都未吃過一口就失去意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