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漆黑一片,然後慢慢出現了光茫,這是因為我回過了神,睜開了眼睛。
 
「哎呀呀呀呀……」
 
被雪櫃擲到的痛楚,真的快要把我身體擊潰,痛到我根本不能形容。
 
我還以為我就這樣死掉呢,呵呵。
 
「啊,新陳代謝你醒來啦?」
 


這時一把年輕女聲傳來了我的耳邊。
 
我轉動了痛得要命的頭,望向了聲音的來源。
 
呼叫我的人,是名為除深雪的女生,我通常都叫她深雪學姊,她是發明學的學生。
 
黑色的頭髮,剪得非常整齊,在平陰瀏海的上邊,有一條帶了蝴蝶結的頭帶,非常引人注目。
 
像個小朋友一樣的雙眼,純白無垢,散發着一種童真的感覺。
 


在小小的鼻子下,有一張只要張開就會露出犬齒的嘴巴。
 
最值得一提的是,她的身高大約就只有一百三十至一百四十厘米,跟個小朋友沒兩樣。
 
深雪學姊目前就坐在我的旁邊。
 
我環視了四周一下,發現自己正睡在一張床上,身處的地方是基地之內。
 
「呵呵,還以為你就這樣死去啦,真是嚇到人家啦。」
 


深雪學姊一臉嘲笑的表情,對我露出了笑容。
 
我從床上慢慢坐起來,按住了自己痛得要死的部位。
 
「對呢,我還以為自己死掉。」
 
我這樣自嘲說道。
 
「畢竟新陳代謝看到奈奈的……嘻嘻。」
 
「我不是刻意去看的啦。」
 
「不用跟人家解釋啦,反正你們男生都色色耶!」
 
這真的叫我無法反駁,但我又不能完全認同。


 
「總之我就是不小心才看到。」
 
「呵呵。」
 
深雪學姊覺得我講的話完全是謊言,她露出奸狡的笑容。
 
大家聽我說,我真的是不小心才看到的呀,請大家相信我。
 
不過,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我覺得我還是跟奈奈道歉為好。
 
「奈奈那裡去了?」
 
為了向奈奈道歉,我再次環視基地,不過卻沒看到奈奈的身影。
 


深雪學姊擺出了個無奈的動作,並聳了聳肩。
 
「被男生看到自己……那有可能冷靜應對,當然是跑出去,應該是跑回了宿舍吧。」
 
我有個問題想知,她有穿回衣服跑回去嗎?應該有吧。
 
「人家可是聽到奈奈說你被雪櫃擲到,快要死掉,才過來的啊。」
 
「還真的感謝你幫我搬走雪櫃救我出來。」
 
「你以為人家很有氣力啊,怎可以搬得動,當然是把雪櫃炸掉啦。」
 
這一刻,我覺得我還未死掉真是奇跡。
 
「怎樣了,新陳代謝?很感激人家吧,呵呵。」


 
「某程度是非常感激。」
 
「來,完全回復劑。」
 
我接過了深雪學姊遞過來的回復劑,然後一飲而盡。
 
咳……真的好難喝。
 
雖然好難喝,但是效果非常顯著,氣力馬上恢復過來,痛楚的感覺也馬上退去。
 
我下了床,準備去尋找奈奈,好好向她道歉。
 
「喂,新陳代謝,你還是不要去找她比較好吧,畢竟她情緒這麼激動。」
 


是啊…我都沒想到這一點。
 
要是現在去找奈奈,說不好這次是我會被擲飛出去。
 
我想還是明天見面的時候,才好好地跟奈奈道個歉。
 
然後,時間來到了事發後的第二日。
 
同樣是在午飯時間,我來到了基地。
 
這次一定要好好跟奈奈道歉,希望她會原諒我吧。
 
才剛打開門,就看到奈奈獨自一個坐在桌子前讀書,基地之內就只有她一個人。
 
呼…如果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都在的話,氣氛可能沒這麼尷尬。
 
試想想,一位少女與在昨天看到自己更衣的男生獨處同一個地方,總會是尷尬到不行了吧。
 
不過,就算再怎樣尷尬,我也得跟她道歉。
 
我關上了鐵門,就站在門前不動,與奈奈保持距離,並望向奈奈的方向。
 
只見奈奈好像有點慌亂,也有點生氣。
 
看到她的線視在我和書本之間游離,就知道她現在對我起了些戒心。
 
「那個…呃…奈奈。」
 
「…………」
 
聽到我叫她的名字,奈奈整個人顫了一下。
 
「我說,昨天,真的很抱歉!」
 
我非常有誠意地,做出了九十度的彎腰。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並連續向奈奈道歉。
 
「新陳……」
 
奈奈好像有點不知所措,或者說不知道給甚麼反應。
 
然後,她站了起來,把書本放到桌上。
 
接着往我這邊小跑步過來。
 
「那個……」
 
奈奈有點心驚膽跳的在我眼前說話。
 
她現在是想給我一個巴掌,還是要原諒我,嗚…希望是後者吧。
 
「你擋住了門,我出不去了。」
 
「呃…?啊,真的對不起。」
 
「謝謝。」
 
奈奈拉開了鐵門,然後離開了基地,沿着樹林小徑走着,最後消失在我眼前。
 
這一刻,我有點無言。
 
雖然我向她道歉了,但我卻沒得到任何應有的回應。
 
奈奈就對我有點不理不彩的,從我身邊擦過。
 
哎呀呀,跟奈奈的關係,好像變得惡劣起來了。
 
不過,她沒有給我一巴掌,這一點已經是相當興幸的事。
 
時間來到了另一天。
 
這天上課完後,我依然前往基地用膳。
 
雖然我是有點想去飯堂吃飯,但現在還是先跟奈奈搞好關係再說吧。
 
來到了基地,打開了門,就看到奈奈跟深雪學姊已經在裡邊。
 
她們面對面坐在桌子前,不知道在聊些甚麼的她們,笑容非常燦爛。
 
乘着這個歡樂的氣氛,跟奈奈打個招呼,然後好好聊一番!
 
「喲!午安!奈奈!」
 
我故作親切地舉起了一隻手,非常大聲地向奈奈打招呼。
 
聽到我的聲音,奈奈望了望我,然後又別過了臉。
 
嗚…!我被無視了,已經惡劣到被無視的地步了嗎。
 
「新陳代謝,人家呢,你也要跟人家打招呼!不要無視人家啦!」
 
「是的…晚安啊…深雪學姊。」
 
「甚麼是晚安啊?為什麼跟我打招呼是陰聲細氣,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的額頭微微地出現了個生氣的符號,好像有點不高興。
 
不過,我沒有理她,自顧自的來到桌子面前,放下了便當之後,就坐了下來。
 
我是坐在深雪學姊的右邊,也即是奈奈的對面。
 
看到我坐下來,奈奈即時站起,並說了句「我想起有些事要辦,不要等我吃午飯,拜拜」後,就迅速離開了基地。
 
我跟雪深學姊一臉「發生甚麼事了」的樣子,靜靜地看着奈奈離去。
 
「喂,新陳代謝啊,你昨天又去偷窺奈奈啊?」
 
深雪學姊以只能傳到我耳邊的聲音講起話。
 
「怎可能,妳以為我是這麼變態,我不是說過我是不小心才看到的嗎,才不是故意的!」
 
「嗯嗯,看來奈奈對你生氣了呢,新陳代謝。」
 
果然是這樣嗎?
 
昨天從我身一邊擦過,今天直接無視我。
 
嗚嗚……我在奈奈的心中,已經變成了一個偷窺女生換衣服的大變態。
 
「真可憐耶,新陳代謝,被女生討厭了,哈哈。」
 
「妳還嘲笑我啊?」
 
「哈哈哈,抱歉呢,每次看到你,都想玩弄一下你耶。」
 
嗚嗚…我在深雪學姊的心中,已經變成了玩具了嗎?
 
「嗯嗯,就讓人家來幫幫你吧,愚蠢又變態的新陳代謝。」
 
「首先,我不愚蠢又不變態!妳打算怎樣幫我?」
 
希望不是要進行奇奇怪怪,又瘋狂到會奪走性命的特訓之類的事。
 
深雪學姊突然從椅子站了起,並爬上了桌子之上,一臉高高在上的。
 
我是不是應該告訴她,站這麼高,我會看到她的小褲褲為好?
 
「新陳代謝,你有聽過藍色機械貓的故事嗎?」
 
「這不是家傳戶曉的知名故事嗎,隨意門、縮小電筒、時光機甚麼的。」
 
「對,就是這個,就是時光機!」
 
「這是甚麼意思?」
 
深雪學姊一臉「你果然是笨蛋」,然後蹲在我眼前。
 
我才沒看到小褲褲,才沒看到白色的小褲褲!
 
「最近人家發明了時光機,你就用時光機,回到出事之前,阻止變態的你偷窺吧,這樣未來就會有所改變!奈奈就不會生你的氣!明白了嗎?新陳代謝!」
 
「嗚哇,看到小褲褲…哎呀,不是……嗚哇,真的好感謝妳!」
 
「好!明天放課後,黃昏時間,社辦集合!」
 
時光機嗎?呵呵,真棒。小褲褲也好棒…………我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