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時間是下午五時半,是放課的時間。
 
今天約好了深雪學姊,利用時光機,回到過去,阻止悲劇發生。
 
所以,當由依老師把課堂最後的一句話都講完了後,我就即時收拾好書本,飛快地前往基地。
 
來到基地所在的空地,已經看到深雪學姊百無聊賴地等着我。
 
深雪學姊背後有一部非常大的機器,大約高兩米,闊三米,跟一個巨大的模型盒有點相像。
 


在機器的左邊,有一道玻璃門,打開之後就是一個可以站人的空間。
 
右邊就是控制台,鋪滿了密麻麻的按鍵,只有發明者才知道怎樣按吧。
 
看到深雪學姊的樣子,相信她已經等了我好久,她現在一臉不高興的表情。
 
在她看到我後,就開始對我大吼。
 
「新陳代謝,竟然要人家等你這麼久,你是想死了對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下課後就已經即時趕來了。」
 
「哼哼,總之你要好好補償就是了。」
 
「補償是…?」
 
「就是請人家吃大餐囉!」
 
說到吃大餐,深雪學姊非常高興的地舉起單手,剛剛不高興的表情全消。
 


呵呵,真像個小朋友呢。
 
說到吃就高興到不得了。
 
「就算妳不叫我請吃飯,我也會主動請妳吧,畢業學姊妳借出了時光機。」
 
「喔呵呵,算你識趣。小心你的學分用光啊。」
 
個子這麼小,給個叉燒飯就可以把妳吃飽啦。我心中在想。
 
在深雪學姊高興了後,我們開始實行時光倒流行動。
 
「現在先說明一下。」
 
不知道深雪學姊在那裡取來了一件白袍來穿,現在她跟科學家有點相像,不算上身高的話。


 
她雙手插腰,開始向我進行說明。
 
「如你所見,左邊是站人,右邊是控制,新陳代謝只要站進裡邊去,然後由人家在右邊啟動就行了。」
 
這樣顯然而見的事,為什麼要告訴我知道?
 
我忍住沒有吐糟,繼續聽她說話。
 
「機器啟動後,就會進行時空跳躍,就像開動了氣車,在馬路上行駛的一樣。」
 
這擺明是廢話。
 
「時空跳躍的時候,可能會有頭暈的感覺,這點要注意,另外,你只有五分鐘的時間執行任務,五分鐘之後就會自動時空跳躍,回到現在。」
 


所以這一段話才是重點,其他的都沒必要告訴我吧。
 
「喂,你有留心聽嗎?別在心裡一直吐糟,新陳代謝!」
 
「哇呀,妳怎知道我的內心啦?」
 
實在太可怕了,深雪學姊不可能在暗地裡侵入了我的內心吧。
 
「總之,進去吧!」
 
深雪學姊親自拉開了玻璃門,然後叫我進去。
 
我望住了這個散發着危險氣息的空間,不禁舌了舌口水。
 
雖然有點害怕,害怕這部機器會不會出現甚麼危險的情況,不過,為了和奈奈的關係,我一定要進去。


 
我戰戰兢兢地踏進了去,然後玻璃門就被深雪學姊關上。
 
「記住,這部機器跟氣車一樣,小心暈車浪,還有你只有五分鐘。」
 
雖然隔住了玻璃門,但深雪學姊的聲音依然清楚傳到耳邊。
 
「我知道了,妳趕快開始吧。」
 
聽到我的回應,深雪學姊「哼」的一聲別過了臉,然後向控制台的那邊走去。
 
「三!二!一!」
 
深雪學姊倒數三聲,然後啟動機器。
 


我的頭即時感到猛烈的痛,眼前的一切非常地扭曲,更開始出現影像分離。
 
天搖地動,天旋地轉,這跟藍色機械貓的時空機完全不同呀。
 
接着,四周慢慢地漆黑起來,一道黑影從四角方位漸漸漫延至中間。
 
突然------
 
「新陳代謝!機械出現了問題啦!快逃出來!」
 
深雪學姊跑到玻璃門前邊,非常大聲的叫喊。
 
甚!!!!!!!!!!!!!!!!麼?????????????????????
 
這個時候出現問題,發生故障?
 
「時空跳躍出現了問題,受到了強大的時空衝擊,出現了混亂啦!」
 
深雪學姊拉了拉玻璃門,但這個時候竟然打不開。
 
玻璃門緊緊被鎖上,完全不為深雪學姊所動。
 
雖然眼前的景象扭曲嚴重到比起醉酒還要厲害,但我為了自己的安全,也嘗試把門推開。
 
眼前的一切越來越黑暗,體力也漸漸地失去,像是暈倒前的先兆。
 
「機器受不了衝擊,這樣下去會爆炸的呀,新陳代謝!快逃!」
 
「我已經…在逃…了!」
 
不要說逃走…我現在講話都已經用了大量的氣力。
 
虛脫就是這種感覺嗎…嗚呀…
 
我跟深雪學姊,正努力拍打玻璃門,嘗試打破玻璃門逃出。
 
但是不管我們怎樣用力的拍打,玻璃門就只是發出「啪」「啪」「啪」的拍打聲。
 
連一點裂痕都沒有呀!
 
「新陳代謝!快逃!快逃呀!要爆炸啦!」
 
嗚呀!說起來真是簡單,但做起來真是難過登天了。
 
要爆炸了,機器要爆炸了?
 
呀呀呀,這次死定了,這次死定了。
 
雖然環境黑暗,但我留意到在我身處的空間,開始冒出了烏黑的煙。
 
四周的溫度開始上升。
 
現在身處的地方,更爆散出火花。
 
「新陳代謝呀!」
 
深雪學姊還未放棄,依然努力拍打玻璃門。
 
我看到她滿淚凝眶的雙眼,非常迷人。
 
為了我而緊張起來的臉,非常可愛。
 
「走!離我遠點,這裡太危險了,爆炸會傷到妳。」
 
在這裡我已經無能為力,但至少讓我最盡大的努力,讓這個女孩得到安全吧,雖然我只能用聲音。
 
「快跑!」
 
「不要!人家不要!」
 
「妳在笨蛋甚麼了,怎可以因為我而令你受傷,重新製作好時光機,回到這個時刻,救回我,這才是深雪學姊妳到做的事!」
 
「新陳……嗚……你這個笨蛋!」
 
到了最後還叫我笨蛋呢。
 
深雪學姊退後了幾步,她的眼淚忍不住即將離別的傷感,而流出了來。
 
再見了,雖然跟妳們相處的時候很短,但我過得很開心。
 
雖然深雪學姊妳常常罵我,耍我,但我並不討厭妳呢。
 
奈奈,看到妳更衣的情景,真的對不起。
 
各位,來生再見!
 
碰磅!!!!!!!!!!!!!!!!!!!!!!!!!!!!!!!!!!!!!
 
…………………………
 
………………………啊…原來炸死是丁點痛也沒有,這個自殺方法挺不錯。
 
不過,身體卻有點重,而且好像被甚麼壓住了。
 
還有啊,我覺得自己的身體每一部份都還在,氣力也在,連思考和靈魂也在。
 
我嘗試輕輕睜開眼睛------
 
「爸爸!」
 
------就看到有個少女坐在我的上邊,正確來說是坐在我朝天的肚子下一點的位置。
 
大概就是膀胱的位置那裡……真是有夠尷尬的位置。
 
而且,少女還叫我……
 
「終於見到你了,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