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爸爸?」
 
我望向坐在我身上的少女,一臉不解。
 
更令我不解的,不單單是少女,更是四周的環境。
 
我明明身處時光機之中,被爆炸的光所包圍住,但我依然生存下來。
 
而且時光好像沒有前進或者倒退,場景依然是基地前邊的空地。
 


深雪學姊還未反應過來的樣子,就在我的不遠處。
 
換句話來說,剛剛的爆炸根本像是沒有發生過似的。
 
就只是時光機進行自我分解的一樣,它的碎片和零件散到一地。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少女突然抱住了我。
 


她柔軟的身體和香甜甜的頭髮香味,我完完全全感受得到。
 
眼前的少女有着一頭天然黃色的頭髮,以及藍色的眼睛,應該是外國的女孩子。
 
天然的黃色,果然比起後天染成的,更為漂亮。
 
頭髮的兩側各有一個像是白色盒子的髮圈,綁住了兩條小小的馬尾,也就是說她有一對小小的雙馬尾。
 
轉動了眼珠,就可以看到她身穿單薄的白色連身裙子,以及平底鞋。
 


少女抱住了我之後,又坐起來,非常擔心地說。
 
「爸爸啊,剛剛真的好危險,在謝西嘉快要跳過時空來到這邊時,突然有另一股時空波出現,與謝西嘉撞上了啦。」
 
所以,剛剛深雪學姊說,受到強大的時空衝擊,就是因為這個少女要跳過時空而發生?
 
穿越時空,真的比想像中還要複雜。
 
「謝西嘉?是誰……」
 
「啊,爸爸呀,你女兒我的名字就是謝西嘉啦。」
 
「這樣啊……妳說爸爸,是指我嗎?」
 
「當然囉,爸爸!爸爸!」


 
我可不記得自己有個像十三歲左右的女兒。
 
總之------
 
「可以先站起來嗎,妳坐在了我挺重要的位置了。」
 
「嘿嘿,對不起呢,爸爸。」
 
正當謝西嘉要站起來的時候,有另一把女生的聲音響起來。
 
不是深雪學姊的聲音,也不是有其他少女穿過時空來到這裡。
 
「新陳!你…你竟然!」
 


這把女聲正是與我關係變得有點惡劣的奈奈。
 
目前的情況是,之前被我看到更衣情景的女生,看到我正被一個女孩坐在我的重要部位上邊,而場地是在基地前邊的空地,某程度上可以說是在樹林之內。
 
嗯。
 
很好,這下子,我絕對變成了偷看女生更衣並讓女孩坐在重要部份的超級大變態了。
 
「爸爸?妳叫新陳作爸爸?」
 
奈奈聽到謝西嘉叫我爸爸,她的臉已經震驚得發青了。
 
「是啊,謝新陳與謝西嘉,是爸爸和女兒,也是愛人和愛人,明白了沒。」
 
不知為何,謝西嘉對奈奈的態度,好像有點惡劣。


 
她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但為什麼關係就由惡劣開始。
 
謝西嘉說完了話,又再一次抱住了我,更把她的臉在我的臉頰上磨着磨着,非常親密的樣子。
 
她這一個行為,讓奈奈發青的變,即時變為紅色。
 
奈奈的身體,更猛烈地震抖起來,雙手更握成了拳頭。
 
「新陳你這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奈奈大叫了好幾聲聲笨蛋,然後不知道由那裡取出了無數個雜物向我投擲過來。
 
嗚哇,奈奈會召喚異空間嗎?
 


每叫一聲笨蛋,就有一件雜物襲向我。
 
筆、書本、足球、水桶、電視機、椅子、桌子、雪櫃、衣櫃、木門,全部向我襲來。
 
怎麼一件比一件大的呀?
 
「不可以傷害爸爸!」
 
突然謝西嘉伸出了雙手,向着奈奈的方向,她雙手帶着的手環,發出的強大的光茫。
 
然後展開了一道一層層橙黃色的防衛力場,跟AT力場非常相像。
 
展開了的力場,擋住了投擲過來的雜物。
 
「新陳是笨蛋!」
 
最後奈奈轉身就跑了。
 
從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在哭泣似的。
 
雖然不知道事情變成了怎樣,但有一點我非常知道。
 
「啊…得救了。」
 
我還以為自己又要成為雜物下的亡魂。
 
「謝西嘉…對吧,先站起來好嗎?」
 
「嗯嗯,好的,爸爸。」
 
之後,我和謝西嘉兩人都站起來。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又被謝西嘉抱住了手臂。
 
「吶,爸爸,回家去吧,今晚謝西嘉要跟爸爸做喜歡做的事。」
 
所謂喜歡做的事,具體來說是甚麼?
 
不…我只是反射應有這樣的想法,沒真的打算知道。
 
不過,比起這些,我還要一件事要先確定。
 
「深雪學姊!」
 
我轉過了身,對着深雪學姊大叫。
 
聽到我的叫聲,反應總算恢復了的她,顫了一下。
 
然後她擦了擦眼淚,並過來了我的身邊,拉了拉我的衣袖。
 
「真…真是…嚇死人家了…嗚…新陳代謝不可以死!不可以!」
 
哎呀,深雪學姊臉紅紅的表情,十分可愛呢。
 
「爸爸,這個女孩是誰了,是謝西嘉的妹妹?啊,以時間學來說,應該是姊姊才對吧。」
 
謝西嘉抬頭問我,我如實為謝西嘉介紹深雪學姊。
 
「新陳代謝,沒想到你挺早熟。」
 
回復過元氣的深雪學姊,在自我介紹完畢後,突然露出犬齒奸笑起來。
 
「謝西嘉今年幾歲?」
 
深雪學姊問。
 
「謝西嘉今年十三歲。」
 
「新陳代謝是二十一歲,謝西嘉是十三歲,真沒想到新陳代謝八歲就有能力生小孩,呵呵呵。」
 
不!首先一個正常的男孩,八歲是沒可能生小孩的!
 
另外,我也不記得自己有一個十三歲大的女兒。
 
說不她其實這個女孩是神經有問題,誤認我是她爸爸。
 
「我說,謝西嘉,可以放手嗎,我的手臂麻麻的耶。」
 
「不!謝西嘉這次絕~對不會放手。」
 
哎呀呀,這個女孩好黏我。
 
「我是爸爸要聽我的話!」
 
「不聽爸爸的話!」
 
哎呀呀,真傷腦筋。
 
看呀,深雪學姊都一臉「你們這兩個傢伙!」,好像很不高興了。
 
「對了…大家都還未吃晚飯吧,要一起吃嗎?」
 
我一邊盡力推開謝西嘉------不過她還是緊緊抱住我的手臂------一邊為了緩和氣氛而邀請大家吃飯。
 
「嗯,謝西嘉要跟爸爸一起吃飯,嘿嘿。」
 
「新陳代謝,要好好請人家吃大餐囉。」
 
深雪學姊聽到我的邀請,露出小朋友聽到有糖果吃的開心表情。
 
雖然有很多事要搞清楚,特別是對於這個叫謝西嘉的女孩。
 
但還是安坐下來,吃過飯去再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