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把在現場炸到粉碎的時光機清理好後,就前往學校的飯堂。
 
雖然謝西嘉不是穿校服,但現在是放學後的時間,所以出現穿便服走來走去的人是絕對正常的事。
 
學校的老師也沒對謝西嘉起疑心,大概時因為老師們都記不住學校裡有甚麼學生吧。
 
來到了飯堂,我點了三份餐,一份是我喜歡吃的叉燒飯,一份是給謝西嘉的肉醬意粉,一份是雪深學姊要求的雪糕山。
 
「嗚哇!雪糕好棒耶!人家不客氣了。」
 


看到一座有自己一個頭這麼大份的雪糕,深雪學姊完全變成了小朋友,雙眼發出強烈的光茫。
 
接着,我們吃完了自己眼前的食物之後,就開始討論關於謝西嘉的事。
 
首先我要再度確認一件事。
 
「謝西嘉,妳的爸爸是誰?」
 
「當然是爸爸你囉!」
 


謝西嘉對我露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非常的開心。
 
答案跟之前問的沒有分別耶。
 
我望了望深雪學姊,低聲跟她說話。
 
「這個女孩是不是撞到了腦袋所以傻了,誤認了我是爸爸?」
 
「哼哼,根據人家的推斷,這個女孩真的沒可能是新陳代謝的女兒,完全不用做基因測試也可以知道!」
 


「為什麼可以絕對肯定?」
 
「因為新陳代謝絕對沒可能生下這麼可愛的女兒!」
 
換句話說,這是在笑我醜嗎?……嗚嗚…深雪學姊好過份。
 
「就算所謂的新人類製造,以新陳代謝的超笨拙基因,也沒可能造出現在的謝西嘉啊。」
 
嗚嗚…我在妳眼中真的這麼差勁嗎?
 
「爸爸跟姊姊在談甚麼啦?謝西嘉也想聽啊。」
 
突然謝西嘉一臉好奇的靠近了我,我可以感受到柔柔軟軟觸感。
 
「吶,爸爸,快回家啦,謝西嘉想跟爸爸做好多事情啊。」


 
總有種感覺這個女孩會吃掉我。
 
「喂喂,謝西嘉,可以不要跟新陳代謝這麼親密嗎?很多人用怨恨的眼光在看了。」
 
深雪學姊這麼一講,我才發現四周出現了想要殺死人的眼光集中在我身上。
 
是去死去死團的人嗎?
 
「有甚麼關係,謝西嘉就是要跟爸爸親密一下嘛。」
 
這次換成深雪學姊露出了想要殺人的眼光,她現在一臉不爽了。
 
「喂!謝西嘉,妳跟新陳代謝真的是父女嗎?還有妳為什麼會從時光機那邊出現?而且妳的手環又是甚麼了?為什麼可以展開跟AT力場一樣的防衛場?」
 


深雪學姊以連續的提問來發洩心中的不滿。
 
謝西嘉瞪大了雙眼,以非常認真的表情望向深雪學姊。
 
「謝西嘉跟爸爸絕對是父女呀!在那個完全不像時光機的盒子出現,當然是為了找到爸爸啦!還有手環是爸爸送給謝西嘉的生日禮物啦,說手環會跟爸爸一樣保護謝西嘉的啦!」
 
我真的不太懂謝西嘉在講甚麼了,我都不記得有送個女孩手環,順帶一提,我也不記得自己有個女兒。
 
等等,謝西嘉剛剛是說…?
 
「妳說是為了找我,才出現在時光機?」
 
我望向了謝西嘉,向她提問。
 
謝西嘉以跟望向深雪學姊時完全不同表情來望我,一臉開心和高興交織而成的笑臉就在我眼前。


 
她目前還是靠近了我身旁的狀態。
 
「當然啦爸爸,謝西嘉是跳過時空來找爸爸的啦,別講這個了,謝西嘉想跟爸爸一起回家啦,這裡的人好奇怪,大家的眼神都好可怕,除爸爸之外。」
 
我說,最奇怪是妳啊,謝西嘉。
 
聽到謝西嘉這樣講,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於是我嘗試推理出來。
 
「剛剛妳是說跳過時空來找我的吧?跳過時空的思意,就是穿越時間嗎?」
 
「嗯!」
 
謝西嘉非常開朗又用力點了頭。
 


「這麼一說!妳不就是未來人!?」
 
我震驚到即時彈了起身,一直靠在我身旁的謝西嘉差點跌倒在椅子上。
 
「嗯嗯,以時間學來說,謝西嘉是現在的未來人吧,嘿嘿,就是爸爸將來的女兒啦,不過現在也是女兒啦。」
 
果然是這樣嗎?我的推理真的沒錯!
 
「嗚哦?人家還以為妳是爆炸而生的生物,畢竟在古書有記載過有隻猩猩是由石頭爆出來的嘛。」
 
深雪學姊對於未來人好像沒有太大的反應,這是學姊的本色嗎?
 
再說,由石頭爆出來的不是猩猩,是猴子,那部古書叫「西遊記」。
 
「哼!姊姊以意謝西嘉是怪物喔?好過份!吶,爸爸,回家好嗎?」
 
謝西嘉站了起來,用力地抱住我的手臂,有道類似球狀的柔軟觸感傳來我的手臂之中。
 
四周的去死去死團的視線越來越恐怖了!嗚嗚…
 
冷靜點想一想,雖然這個女孩是來自未來,更口稱是我未來的女兒,但這可能是隨便說。
 
嗯嗯,的確是有這個可能。
 
謝西嘉在時空跳躍中,撞上了來自我們這邊的時空波,說不定就在那時撞到腦子。
 
所以,這個女孩是不是我的女兒,還是充滿了迷團。
 
「爸爸,回家去,回家去,謝西嘉想去爸爸以前往的地方啦。」
 
嗚…這個女孩雖然挺可愛,但實在有點煩人,我是這樣覺得。
 
我望向了深雪學姊,希望她能救救我。
 
不過,只見她的眼睛是半開着,一臉無奈和不爽。
 
「雖然不知道笨蛋新陳代謝對這個女孩搞了甚麼,不過現在快要天黑,得為她找個地方休息。」
 
深雪學姊後半部說得很有道理。
 
「喂!小鬼,你今晚就跟人家一起,不用感謝了,反正人家不打算要你睡在床上,呵呵。」
 
「謝西嘉才不是叫小鬼,謝西嘉叫謝西嘉!沒有胸部的豆!而且謝西嘉也不想跟妳在一起。」
 
噗…!形容得好貼切,沒胸部的豆。
 
「新陳代謝!你在偷笑甚麼了!甚麼是沒有胸部的豆,給人家說清楚!」
 
「哼哼!謝西嘉都比妳有料呢,呵呵。」
 
謝西嘉拍了拍比深雪學姊更為發肓的胸部,同時挺直身子,嘲笑深雪學姊的身高。
 
「嗚呀呀!氣死人家了呀!人家十七歲的時候,胸部是超棒的呀,而且也很高的呀,就是跟模特兒一模一樣。」
 
「哎呀呀,原來妳在發育途中進行了基因改造手術啊?」
 
謝西嘉是指深雪學姊在十七歲的時候,也不可能比現在的深雪學姊更好嗎?
 
「小鬼,妳以為人家是誰,誰要用這基因改造手術,倒想想身為未來人的妳,該不會本身就是基因改造的新人類啦,呵呵,原來只是個科技的產物耶,小鬼好可憐啊。」
 
「妳這顆豆在亂講甚麼了!?」
 
哎呀,深雪學姊都十七歲了,而且是個大學生,還跟只有十三歲的謝西嘉吵來吵去。
 
兩邊都很小朋友呢。
 
「我說,妳們兩個冷靜點好嗎?」
 
我站在她們兩人的戰場中間,成為了平息者。
 
「哼!新陳代謝,你想都別想把小鬼交給人家照顧。」
 
「爸爸!千萬別想人家被沒胸豆照顧啦!」
 
她們兩個完全不喜歡對方嗎?
 
呵呵,我覺得她們其實吵得非常高興嘛。
 
明明才初相識,卻吵得跟好朋友一樣。
 
「但是,深雪學姊,謝西嘉今晚要跟誰住啊?」
 
「笨蛋,新陳代謝,自己不會想想嗎?小鬼都說是你女兒,當然是由你來照顧,去你那邊住!」
 
「噫!?這怎可以,我這邊可是男生宿舍,雖然是每人單獨一間房。」
 
「別給人家說可是怎麼了,你這樣做就是了!給人家去做!」
 
這太不講理了吧。
 
我可是正值青春期的男生呀,而且謝西嘉又這麼可愛。
 
「好耶,爸爸,謝西嘉今天要跟爸爸在一起做喜歡做的事。」
 
謝西嘉一瞼高得到不得了的表情。
 
沒辦法了,我又不可以把謝西嘉交給由依老師去照顧,要是這樣做的話,謝西嘉就會馬上被趕出校。
 
啊啊,新陳啊,新陳啊。
 
你今晚一定要做到意志堅定啊。
 
「嘿嘿,最喜歡爸爸。」
 
於事,在吃過晚飯後,我就帶着一臉歡樂的謝西嘉回去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