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驚膽跳地與謝西嘉一同避過保安先生的視線,成功用兩個紙皮箱潛入到宿舍。
 
然後就直接來到我住宿的房間。
 
房間就大概只有一個兩房家庭般大,對於一個人住這麼大的地方,會偶爾寂寞呢。
 
睡房在房間的左右兩側,廁所和廚房在房間最裡邊,房間裡所有的家具都是有學校提供。
 
「啊,爸爸以前的家都這麼少的啊?」
 


「這是學生宿舍,跟自住的家是差很大的啦。」
 
「嗯嗯,爸爸和謝西嘉一起住的家是好大的呀,有天台,有花園。」
 
這是個怎樣的家呢?
 
我為謝西嘉說明了一下睡房和廁所的位置,然後為她整理一下客房。
 
這個時候,謝西嘉好像非常好奇地參觀我睡房。
 


她不斷翻動枕頭床舖等等的東西,或想鑽進床底。
 
「喂喂,妳在做甚麼了。」
 
「當然是找在十八禁書本啦!」
 
謝西嘉毫不害羞地講出這種話。
 
哼哼,首先不說她身為女孩竟然大言不慚地講出這樣話。
 


不過她一定找不到這樣的書本,因為我沒有帶過來學校宿社。
 
我一臉奸笑,表情像是在說「盡管找吧」的一樣。
 
「嗚嗚…竟然沒找到爸爸的十八禁書本……」
 
我說,不用這麼失望吧。
 
「爸爸到底是不是男生,謝西嘉已經十四歲,還是處子,難道爸爸是同性戀…?」
 
這到底是甚麼鬼話,還有為什麼在宿舍內有探射燈射在謝西嘉身上?
 
「妳的睡房已經準備好了。」
 
「嗚…謝謝爸爸。」


 
「洗澡用熱水隨時都有,要洗澡請便吧,我先去整理一下筆課堂記。」
 
我講完了話,就進到自己的房間。
 
然後把課堂所寫下的筆記放到書桌上,開始進行整理。
 
過了二小時,時間來到了晚上八點左右。
 
「呀!該死的謝新陳,你到底寫了甚麼字呀?」
 
我這樣自己責罵自己。
 
我不是在發神經,而是在整理筆記中遇上了大難題。
 


在一組挺重要的句子中的關鍵詞,我竟然用了不知道是那裡的古代文字來抄寫,現在完全解讀不出來。
 
我望住眼前的古代文字,低頭苦惱着。
 
嗚………………完全想不到!
 
算了,休息一下再努力吧,當一個人完全想不到方法的時候,最好就是休息一下。
 
我站了起來,來到床邊,然後躺到床上。
 
要休息就是要躺在床上吧,除了一張更舒服的床之外,就沒甚麼比得上一張舒服的床。
 
躺在床上之後,我伸展了一下筋骨,接着把手隨意放到床上。
 
噗啜


 
忽然我摸到了個軟綿綿類似的球體的東西。
 
我記得自己的床上應該沒有球體的東西,但我現在就是摸到,那是甚麼啊?
 
「哇呀!」
 
當我望了望摸到東西的那個方向,我就即時嚇一跳的彈離了床。
 
「嗚喵~爸爸好色啊。」
 
謝西嘉竟然躺在床上的被子之中,而我剛剛摸到的就是她的………
 
「為什麼妳會躺在我的床上呀!」
 


「嘻嘻,因為謝西嘉想要休息囉。」
 
「要休息就去妳那邊的床!」
 
「這是爸爸睡過的床啦,跟那邊的床完全不同,是暖暖的。」
 
甚麼暖暖的呀,這女孩是變態!大變態!
 
不行了……我一定發生幻覺,一定是整理筆記整到太累了。
 
我要洗澡,嗯嗯,洗澡,洗完澡後,這個女孩就會消失,嗯嗯。
 
我精神仿佛地穿過廁所,脫下了衣物,走到去浴室。
 
放了一缸熱水後,我整個人進去了浴缸之中,一種連文字都不能形容的爽即時侵襲我身體。
 
「啊…好舒服!」
 
這簡直是身處天堂的一樣。
 
特別是在有點冷的春天,泡一個熱水澡是爽到不行的事。
 
我決定要在這裡待上十五分鐘,管他皮膚皺起來。
 
我泡在熱水大約過了一會,這時在浴室門那邊,傳來了叩門聲。
 
我差點就問「是誰啊」這個白痴的問題。
 
不用想都知道,叩門的一定會謝西嘉。
 
「甚麼事了?」
 
我記得自己還未泡了超過十分鐘,該不會是催促我了吧。
 
「爸爸,要刷背嗎?」
 
啊,難得有人來幫我刷背,這真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不!不要!我不要刷背!」
 
但我還是口是心非的回答。
 
我怎可能要一個才剛剛相識的女孩來幫我刷背,而且男女受受不親,日常生活會有碰撞就算了,連私人時間也有身體接觸?
 
「呵呵,謝西嘉要進來囉!」
 
「喂,不要,我剛才說我不要刷背啦!」
 
「要開門囉!」
 
她根本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
 
我馬上舉手取下了一條毛巾,把自己的下體圍住了。
 
然後下一秒,謝西嘉就把浴室門打開,並進了來。
 
比較走運的是,她並不是赤裸的進來,所以我不必緊緊閉上雙眼。
 
但她現在穿的,就只是用兩條不知那裡找來的毛巾,把上下半身的重要部份包裹着,依然害我不知該把眼睛放到那裡。
 
「爸爸,這樣穿好看嗎?」
 
這個女孩還不知廉恥地在我眼前轉了一圈,一臉笑容。
 
「給我出去呀!」
 
而我依然堅持要她離開浴室。
 
「嘻嘻,害羞的爸爸好可愛耶,謝西嘉要過來囉。」
 
「走開!走開呀!不要過來!」
 
謝西嘉慢慢步行過來,同時舉起了手中握着的海綿,露出開心的笑容。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走開呀,救命呀,南無阿彌陀佛呀!」
 
這根本如同鬼怪步向手無吋鐵的平民進擊的一樣。
 
「爸爸,給謝西嘉刷背背吧,嘿嘿。」
 
謝西嘉來到浴缸邊,瞇起了眼睛,一臉天真無邪。
 
才怪啦,天真無邪,這女孩現在是超級邪神啦。
 
謝西嘉的臉越來越近,同時她的一隻腳已經踏進了浴缸之中。
 
嗚嗚…嗚嗚…好可怕…好可怕…
 
這個女孩要吃掉我啦!
 
「救命呀!」
 
我大吼,然後從浴缸中站起。
 
完全不理會已經掉在水面中的毛巾,直逃出浴室,向着自己的睡房逃去。
 
嗚嗚…救我…誰來救救我。
 
深雪學姊、奈奈、由依老師,這女孩好恐怖。
 
我赤裸裸的躲進了被子內,全身害怕得猛發抖,像是小孩怕鬼的一樣。
 
「唔姆,爸爸真是害羞呢。」
 
而一臉不解為什麼我會逃走的謝西嘉,則站在睡房門前看着躲進了被子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