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段時間,我終於冷靜下來。
 
在冷靜下來之後,就發現自己光溜溜,真是尷尬到極點。
 
環視過謝西嘉不在我的身邊的情況下,我快速過了衣服。
 
現在是晚上九點左右。
 
現在的我,已經沒有心情去整理甚麼筆記,我只希望謝西嘉不要來襲擊我。
 


聽到從浴室傳來了輕快的小哼曲,就知道謝西嘉在享受洗澡的快樂。
 
這個時候正是做好防衛佈陣的時間!
 
再這樣下去,我能不能安全睡覺也是個問題。
 
說不好,在睡覺的時候,就會不知不覺被謝西嘉騎在身上。
 
這女孩甚麼都能做得出,我保證!
 


好了,到底要怎樣佈置防衛陣,要用三角釘嗎?
 
咇咇!咇咇!咇咇!
 
這個時候,宿舍的屋家電話響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是誰打電話來,但我還是接聽了。
 
「喂!新陳代謝!」
 


是深雪學姊,太好了,她要來救我嗎?
 
「深雪學姊…嗚嗚嗚嗚嗚嗚……」
 
我感動到哭出來了。
 
「哇呀!新陳代謝,你在哭個甚麼呀!閉嘴!」
 
「嗚嗚…是……」
 
「很好,人家想到個辦法幫你。」
 
果然,深雪學姊是我的救星呀。
 
「聽好,剛剛人家回到宿舍後,就做了理論研究,發現出「基因點對點傳送」的可行性。」


 
「這到底是甚麼,我完全聽不懂。」
 
「新陳代謝聽不懂是正常不過的事,而且人家也不打算讓你知道當中的原理,再解釋起來太麻煩了啦,而且你也不可能會明白。」
 
我在她心目中真的是個大蠢蛋嗎?
 
「所以啦,你把那個小鬼的基因甚麼的交給人家,人家就會用基因點對點傳送裝置,把小鬼傳送到與她基因有關係的人那裡,例如爸爸啦,媽媽啦。」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嗚哇,太好了。不過,要怎樣把她的基因交給妳?」
 
「你笨蛋嗎?當然是口水或者毛髮啦!」
 
「啊啊,完全明白了,感激妳啊。」
 


「喔呵呵,好好向人家跪拜吧。呀,對了,裝置也需要時間來完成的呀。」
 
「吓?還以為妳早就完成了。」
 
「你把人家當成了甚麼了?新陳代謝!人家不是科學怪人。給點時間吧,算上收集材料的時候,也需要一星期。啊…可能會通頂……」
 
「對不起,深雪學姊,給了妳麻煩。」
 
「真的好麻煩,不過,新陳代謝是人家的朋友嘛,事成之後請人家吃大餐就好了,下次人家想吃巧克力噴泉。」
 
「絕對沒問題!」
 
「呵呵。啊,對了,還有一件事。」
 
「甚麼事了?」


 
「奈奈啦,你打算怎樣跟奈奈和好啦,她今天看到你進化成大變態,應該討厭死了。」
 
嗚…在這個開心的事刻,為什麼要提起傷心的事情。
 
是呢,我差點就忘記了奈奈的事。
 
啊,女生好麻煩啊。
 
要讓奈奈不再討厭我已經有夠難了,更別說和好。
 
「教妳一個辦法,新陳代謝。」
 
「辦法?該不會有感情增幅裝置吧?」
 


「怎可能有這樣不正常的東西,你腦袋壞了嗎?」
 
是很不正常嗎?我覺得有這樣的裝置是應該存在的啊。
 
「遊樂園!」
 
「甚麼?遊樂園?」
 
「後天不是假日嗎?邀請奈奈去遊樂園,她一定會原諒新陳代謝的。」
 
有這麼簡單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棒極了。
 
「門券已經準備好了,明天交給你,給人家好好去幹呀!新陳代謝!」
 
「是的!深雪學姊!」
 
「那麼,拜囉。」
 
與深雪學姊的對話到此為止。
 
雖然她外表像個小朋友,性格又像個小朋友,連吃東西時也像個小朋友。
 
但做起事來,就像個大人的一樣,為人着想呢。
 
「爸爸,是誰打電話來啊?」
 
嗚噫!
 
謝西嘉的聲音突然傳到耳邊,我全身顫了一下,用力地放下對話筒。
 
「沒事,電話推銷而已。」
 
我不可以被謝西嘉知道「基因點對點行動」,所以隨便說個謊混過去。
 
洗過澡的謝西嘉,穿回了她的連身裙,並拿起了風筒把頭髮吹乾。
 
「總覺得電話好可疑呢,爸爸。」
 
「沒甚麼可疑,真的。」
 
「啊?爸爸的樣子好慌張。嗯,應該是為了慶祝父女團聚,所以為謝西嘉訂購了禮物吧。」
 
「啊呵呵,就是這樣。我去睡覺了。」
 
我快步走入睡房,然後躺在床上,用被子蓋住自己。
 
要是我不小心把行動透露了半點風聲,說不定這個女孩會馬上殺死我。
 
忽然,才剛吹乾頭髮的謝西嘉,跳上了我的床上,並在我身邊躺着,一陣洗髮水的香味直撲鼻子。
 
「謝西嘉要跟爸爸一起睡啊。」
 
我才不要跟妳一起睡,到晚上一定會被吃掉。
 
我馬上站起來,走到原本準備給謝西嘉的床上,換個地方睡覺。
 
但謝西嘉又跟住我背後,依然睡在我旁邊,我又再次站起,回到原本睡覺的地方,但她又跟上來,如事者,這樣的動作重複了五次。
 
「喂!不要跟住我!妳自己去睡好不好?」
 
「不好!謝西嘉要跟爸爸一起睡。」
 
我終於忍不住大聲怒吼,但卻沒能嚇退謝西嘉。
 
這個女孩真的好麻煩,既然這樣我就出絕招。
 
我走到自己的睡房,然後在床邊的地上躺下,準備入睡。
 
呵呵,這樣她就不可能跟我一起睡吧…………才怪。
 
謝西嘉不怕地面的灰塵,依然在我身邊躺下。
 
「嗚………明天冷病了,睡到腰痛,可不關我的事!」
 
我放棄了,認輸了,隨謝西嘉喜歡睡那裡就去睡那裡。
 
「嗯嗯,嘿,晚安了,爸爸。」
 
接下來,我們兩人就無聲地躺在地上睡覺。
 
「唉。」
 
我嘆了口氣,然後站起,以公主抱抱起了很輕的謝西嘉,把她放在旁邊的床上,再為她蓋上被子。
 
「爸爸?」
 
謝西嘉因為抱的方法,而讓臉紅了起來。
 
「怎可以讓妳睡地板,給我睡在床上,還有我會在床邊的地板睡,這樣也算是一起睡吧。所以啊,給我乖乖地睡。」
 
把謝西嘉安放好後,我再次躺到地板上。
 
「嘻嘻,爸爸對謝西嘉真好呢。」
 
「這不是好與不好,是我不可能讓女孩睡在地上!」
 
「嘻,最喜歡爸爸了,晚安。」
 
「唉……晚安。」
 
最後,我們就以這樣的方式,渡過一個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