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不是萬聖節,但在遊樂園的鬼屋依然擠滿了遊客。
 
鬼屋的隊伍比之前玩的機動遊戲隊伍,還要長上一半。
 
隊伍會長上一半的原因為,其實是鬼屋的遊戲規則。
 
根據鬼屋的說明牌所說,每次進入鬼屋的人數為一至兩人,與下一次進入的相差時間為十分鐘。
 
這樣的設定雖然會有種種的不便,但是能讓刺激程度上升。
 


因為前一組玩家不會跟之後一組的玩家碰上,然後一起前行。
 
既然規則是防止這樣的情況發生,所以隊伍會長上一半,是情有可原的事啦。
 
過了差不多一小時,快要輪到我們進入鬼屋了。
 
「喂!宇宙塵,這次就批准你跟我一組吧。」
 
排在以我們五人最後邊的由依老師,忽然以有點害怕又緊張的心情講出這樣的話來。
 


「吓?為什麼要我跟由依老師一組,我才不要。」
 
「你這宇宙塵給我有點分寸!明明是宇宙塵,竟然拒絕我啊?」
 
「由依老師該不會是害怕吧。」
 
「才…才…才不是害怕所以想跟宇宙塵一組啦!」
 
啊?這個老師怎麼以像是被我說中的表情來回答我?好可疑耶。
 


「由依,妳就別跟人家爭嘛,人家想看新陳代謝飽受驚嚇的樣子,一定超好笑。嘿嘿。」
 
「跟深雪學姊一組的話,在第一隻鬼出現時,絕對會被她的白骨爪爪死囉。」
 
「新陳代謝!你這是甚麼說話!信不信現在就給你試招!?」
 
「嗚噫…不必了…。」
 
深雪學姊的樣子,真的超想現在就向我施展白骨爪。
 
真希望等等扮演鬼怪的人,不會被襲擊而早退吧。
 
聽說有一個國家的鬼屋出現了扮鬼怪的人員被打的事件,所以國家下令以後的鬼屋都改為機械。
 
「喂,宇宙塵,你要跟誰一組啊?」


 
由依老師有點不耐煩,向我問了這樣的問題。
 
跟誰一組啊?其實自己也沒想過這樣的問題。
 
想清楚的話,我們一共五人,如果兩個人一組,就一定會有一個人多了出來,要自己一個人進去鬼屋。
 
在我們五人當中,只有我一個人是男生,要是我跟其中一個人組隊的話,就會有一個女生必須獨自面對鬼屋。
 
所以,我應該回答「我自己一組」嗎?
 
正當我想回答心中的答案時,奈奈比我搶先一步講起話來。
 
「新陳,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跟我一組嗎?」
 


奈奈的臉有點紅,好像害羞似的。
 
「不!爸爸要跟謝西嘉一組!」
 
在奈奈的話音落下後,謝西嘉即時反應過來。
 
她抱住了我的手臀,並向奈奈大聲怒吼。
 
「謝西嘉,不可以這樣跟奈奈講話的啦。」
 
「謝西嘉不理!謝西嘉要跟爸爸一起!謝西嘉要跟爸爸一起呀!」
 
謝西嘉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排在我們五人後邊的遊客和周圍的人,都望向了我們。
 
哎呀呀,謝西嘉真是跟小朋友一樣呢。


 
可是,如果我跟謝西嘉一組的話,就有一個女生要獨自去玩。
 
但如果我不跟謝西嘉一組的話,她一定會鬧脾氣。
 
真是左右做人難。
 
「客人,請問你要跟誰一組,還是自己一組?」
 
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輪到我們進去鬼屋了。
 
在門口站着的工作人員,催促我做決定。
 
但是我還未能在兩個選擇之中選一個出來,要是我亂選的話,結果也不可能會好。
 


「那個…可不可以三個人一組?」
 
我望向了工作人員,向他提問了一個大膽的問題。
 
「這樣啊……可是規則是……」
 
「拜託你,請讓我們三個人一組。」
 
要讓謝西嘉不再鬧脾氣,也不讓有一個女生多出來要獨自面對鬼屋的可能性,就只有三個人一組這個方法。
 
「嗯…嗯…這樣啊……」
 
工作人員低頭思考了一下,然後望了望在我們身後有點鼓譟的遊客。
 
「我想,應該沒問題的。」
 
工作人員帶着無奈的眼神望向我。
 
「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不過,你和你太太還真早熟呢,女兒都這麼大了。」
 
工作人員這句話是甚麼意思?女兒我可以猜到是誰,但太太到底是……?
 
算了,現在不是思考這想問題的時候。
 
再不進去的話,後邊排隊的遊客就會越過我們進入鬼屋。
 
在工作人員答應過可以讓我們三個人一組後,我就握住了奈奈和謝西嘉的手,走入了鬼屋之內。
 
「哇呀!新陳代謝!好偏心!竟然帶奈奈進去又不帶人家!」
 
「嗚…你這個可惡的宇宙塵!」
 
「抱歉囉,等等見。」
 
我轉過了頭,以苦笑着的臉望向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
 
然後,帶着謝西嘉和奈奈在漆黑一片的通路上走着。
 
在通路上行了大約幾秒後,就已經聽不到來自鬼屋外邊的聲音。
 
聽得到的,就只有來自我自己和身邊兩人的人跳聲。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剛才的心跳聲是來自我和謝西嘉的,我們兩個人心跳聲都重疊在一起。
 
而奈奈的心跳聲是「砰砰砰!砰砰砰!」的,她的心跳得好快。
 
從我捉住她的手,傳來了她應該是因為緊張而上升的體溫。
 
「嗚嗚…爸爸,謝西嘉好害怕…嗚…」
 
「放心,爸…咳嗯…我在這裡。」
 
差點就把話講錯了。
 
感到害怕的謝西嘉,緊緊抱住我的手臀,把我的手臂抱緊得有點痛。
 
「新陳…你有沒有聽到有怪聲…好像有鬼…嗚…好可怕…」
 
「別擔心,那是冷氣的聲音而已,我在這裡,不用怕。」
 
這次換成奈奈緊握住我的我,她因為害怕的心情,而不自覺握得非常用力。
 
啊!兩邊的手都好痛!
 
兩個都是傻女孩,那些鬼怪是由人來扮演的啦,根本沒甚麼可怕。
 
正當我想嘲笑一下兩個傻女孩的時候,突然我感覺都好像有人在拍我的肩頭。
 
我反射性的望了過去。
 
「你猜猜我是誰?」
 
嗚哇!
 
有一個!有一個老太婆穿起了西裝!超酷的呀!
 
「聖羅蘭!?」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來自兩位女孩的尖叫聲響徹了四周,把我眼前的老太婆嚇到向後跌倒。
 
我連向老太婆提問有沒有受傷的時間也沒有,就被奈奈和謝西嘉超高速的拉走。
 
「有鬼呀有鬼呀有鬼呀有鬼呀有鬼呀有鬼呀有鬼呀!!!!!!!!!!!!!!!!!!!!」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妳們要冷靜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就這樣,我被她們兩個拉着走,在漆黑的通路上向前狂奔。
 
在她們冷靜下來之後,我們來到了一個掛滿了一隻又一隻的被宰開了來的豬屍體。
 
依照四周來看,我們來到了屠宰場。
 
剛剛急奔完的兩個女孩,正拼命喘氣,她們的雙肩不斷上下起伏着。
 
「現在應該安全了,那個老太婆沒追上來。」
 
我不斷揉搓着被她們拉痛了的手,並講了句挺讓她們安心的說話。
 
「哈嗄…是呢。」
 
謝西嘉和奈奈異口同聲回答
 
從她們的聲音聽起來,她們好像已經安心起來了,這下我都安心了呢,因為不會又被她們拉走。
 
轟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才剛安心下來的我們,被突然傳來的電鋸提起了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