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甚麼聲音!?嗚…新陳啊!」
 
「謝西嘉好害怕啊!爸爸!」
 
兩個女孩又再一次用力抱住我。
 
屠宰場加上電鋸,這種場面不會是電鋸殺人狂裡邊的場面吧。
 
嗚嗯!我還不想就這樣死去!
 


不單單是謝西嘉和奈奈一臉害怕,連我自己也感到非常害怕而猛吞口水。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電鋸運轉的聲音越來越近,聲音越來越響亮。
 
碰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嗯嗯嗯嗯嗯!!!!!!
 
然後在我們身後響起了切割的聲音。
 


我們三人急速把頭望向後邊,確認一下發生甚麼事。
 
然後,就只看見一隻掛在我們眼前的豬屍體,被極速運轉中的鋸片一分為二。
 
「喲!」
 
在豬屍體掉下來之後,一位手持電鋸的男子就出現在我們眼前,差輕挑地發出「喲」一聲。
 
血紅的短頭髮,臉帶紅色眼鏡,身穿類似西裝的服裝,他還穿上了一件血紅色的外套。
 


甚麼嘛,原來不是電鋸殺人狂。
 
我帶着有點失敗和安心的表情,深深嘆了一口氣。
 
「哎也也,阻礙妳們真的不好意思,不過,這個男人要被.回.收.囉!」
 
這個電鋸男在講完話之後,就提起電鋸朝我撲過來。
 
電鋸刀片毫不遲疑的極速運轉,散發出命為死亡的氣息。
 
他會砍下來,他會砍下來,他一定會做到。
 
這不是玩的,要逃走!要逃走啊!
 
「快跑!」


 
我大叫一聲,然後和兩個女孩轉身就跑。
 
在起跑後的下一秒,電鋸真的落在我們剛剛待的位置,正確一點說,是落在我的位置。
 
「嗯嗯,不用擔心囉,不會痛的,好舒服的啊!」
 
「誰會信你!」
 
為什麼這個男子要用像是騙女孩的語氣來跟我說話。
 
這個屠宰場不算太大,就概只有兩間課室這麼上下。
 
所以即使我們怎樣逃,都離不開男子的視線。
 


窮追不捨的男子,不斷向我作出攻擊,電鋸一次又一次揮在我待過的地方之上。
 
我所途經過的地面、牆壁、甚麼豬屍體,全部都受到破壞。
 
這個男子真的是想拿走我的性命嗎?
 
「新陳,再這樣下去,我們的氣力會用盡……」
 
在繼續逃走的時候,奈奈突然這樣講話。
 
我望了望她和謝西嘉,然後再望向男子,兩種很大的對比。
 
兩個女孩因為之前已經狂奔了一段距離,所以氣力也有所消耗,而現在又要逃來逃去,她們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
 
相反,男子依然一臉輕鬆,體力旺盛般似的。


 
「我明白了…這傢伙由我來拖延,妳們去尋找出口。」
 
我講出了這樣的話來。
 
「爸爸,這樣太危險了,謝西嘉不要爸爸做危險的事。」
 
謝西嘉一張擔心到極的臉望向我,希望我不要做出危險的行為。
 
她的雙眼在聽到我要挺而走險的時候,就變得眼淚凝眶。
 
「呵呵,妳忘記了嗎?爸爸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耶。」
 
我沒把臉望向謝西嘉,只是狠狠盯着這個瘋狂的電鋸男。
 


我向着男子的方向踏出了一步,準備跟他作戰。
 
「爸爸,小心點!」
 
聽到謝西嘉這樣說,我向着她豎起了姆指,示意請安心。
 
「謝西嘉,我們要去找出口。」
 
「嗯,雖然謝西嘉不太想幫妳找出口,但為了爸爸,沒辦法了。」
 
在我身後的兩個女孩,開始跑去了不同的地方,尋找出口。
 
「呼嗯,我最喜歡勇敢的男人,因為他們都酷酷的耶。」
 
「是嗎?不過我並不是同性戀的耶。」
 
男子停下了腳步,在與我保持了一定距離之下,跟我閒談了。
 
總覺得這個男子有夠娘娘腔。
 
「這樣吧,你跟我歡度一晚,我就放你一條生路,畢竟要把酷酷的男屠宰掉,是多麼可惜的耶。」
 
「歡度一晚?那麼你來屠掉我就好了。」
 
「嗚嗯,不怕死的男人好酷。」
 
喂喂!這個男子在臉紅甚麼了,好噁心呀。
 
「帥哥,真的不要跟我歡度一晚嗎?」
 
「絕對不要!娘娘腔!」
 
「嗚…連罵人的時候,也非常非常酷啊。不過…沒辦法了,既然你不怕死,那我只好照計劃行事了,再見了帥哥。」
 
男子把話講完之後,就舉起電鋸向我衝過來。
 
快步走到我面前之後,他就揮動電鋸,由上而下砍下來。
 
我一個側身閃避,準備反擊,但在下一秒電鋸向橫一揮。
 
在千鈞一髮之際,我跌坐到地上,成功閃避過攻擊。
 
但攻擊還未停下來,男子的電鋸在揮過之後,就斜線向下一擺,準備掃向我。
 
我靈機一動,即時向男子撲向,緊緊捉住他的雙腳,讓他失平衡跌倒。
 
「噢耶!我被酷酷的帥哥推倒了耶!」
 
「誰把你推倒?」
 
我實在受不了這個男子,從他的說話當中,我只能感到噁心。
 
我快速彈起,站回地上,並迅速拉開距離。
 
被我撲倒的男子,非常爽地笑了笑,然後慢慢爬起來,再次準備向我攻擊。
 
「我真的越來越喜歡你囉!」
 
男子帶着猥瑣的笑容衝向我,並舉起電鋸隨時向下揮斬。
 
這個男子到底是怎麼了,同性戀嗎?
 
真是使我全身打冷震!
 
啊!我想到一個可以牽引他的方法,值得一試。
 
「我也好喜歡你!」
 
我張開雙手,表示希望男子能被我抱在懷中,並非常大聲地向他講了句話。
 
「嗚哇,真的嗎?」
 
男子整個人停下了腳步,然後在原地忸忸怩怩,非常害羞,也非常高興。
 
可以說是失去了戰鬥能力。
 
「騙!你!的!啊!」
 
我捉緊男子整個人停下來的一瞬間,握緊了手中的拳頭,向着他跑過去。
 
然後我的拳頭就打在他猥瑣又充滿「基味」的臉。
 
在拳頭打落在男子臉上的一下刻,男人整個人被打飛,跌在三米之外的地面上去。
 
他的雙眼被這一拳打得團團轉,鼻子流出一條血來。
 
看來他已經動不了。
 
雖然攻速挺快,但體力真是不堪一擊,一拳就打暈了。
 
「各位,戰鬥結束了------」
 
「爸爸,小心!」
 
正當我以為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可以協助兩個女孩尋找出口之時,謝西嘉突然大叫起來。
 
我即時望向身後,就眼見一部剪草車朝我頭部揮過來。
 
我一下彎腰成功閃過攻擊,然後後退了幾步。
 
「真是的……三弟,你真弱啊。」
 
在我眼前出現了一個穿上棕色西裝的,以及頭髮有點亂的男子,他跟之前的電鋸男同樣是帶眼睛,不過他的眼鏡是棕色的。
 
「本來也不想由我來動手來回收你,自己也有很多草要修剪,不過,看到三弟這副樣子,我就忍不住出手了。」
 
剪草車男托了托他的棕色眼鏡,在眼睛後邊,他的雙眼散發出一種認真的眼神。
 
剪草車也可以當武器的嗎?是用車底部的刀片嗎?
 
一個新的敵人突然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