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呀…二哥啊…這個人帥到我下不了手耶。」
 
本來應該失去戰鬥能力的電鋸男,坐起了上半身,按住他痛得要命的鼻子。
 
「三弟,所以我才過來幫你回收他。」
 
「嗚噫?二哥要跟我搶帥哥嗎?」
 
「我跟你不同,別用「搶」這一個字來形容我的行動。」
 


「甚麼嘛,二哥也好酷酷啊。」
 
這兩兄弟到底怎麼了,我越聽越覺得噁心。
 
而且不要無視我的存在啊!
 
「喂,謝新陳先生。」
 
「怎…怎麼了?」
 


剪草車男叫了叫我的名字。
 
「馬上就回收你,可能有一點痛,不過痛的時間很短的,不用怕。」
 
在話講完的一刻,剪草車就向我揮過來。
 
我即時後退,但剪草車繼續進迫過來,剪草車男向我猛攻擊。
 
他揮動剪草車,就如同揮動刀劍一樣流暢。
 


到底是如何做得到,就算是全職剪草的,也不可能做到隨心所慾控製剪草車。
 
剪草車男繼續攻擊,我則是不斷後退閃避。
 
忽然,電鋸運轉的聲音響起,之前被打倒跌在地上的電鋸男恢復了戰鬥力。
 
電鋸向我所在地位置一揮而下,但我極速閃開,讓電鋸砍在地面上去,磨出了火花。
 
電鋸落了空,剪草機即時補上,向我攻擊。
 
「這太不公平了吧,兩個打個一個!」
 
我馬上後,並大聲抱怨。
 
「有甚麼不公平,曾經有一個人一打十也沒說過不公平。」


 
「我又不會詠春!」
 
剪草車男和電鋸男完全沒把我的抱怨聽進耳,不管公平不公平,依然二打一的向我攻擊。
 
他們步步進迫,我就步步後退。
 
兩人的合作,讓我完全沒有空閒時間喘氣,更不要說是反擊了。
 
就在且戰且退之下,我被迫上絕路,撞上了牆面。
 
「這下糟糕了!」
 
已經無路可退的我,不禁驚慌得大叫起來。
 


「三弟,好機會!」
 
「對不起,帥哥,我是聽命行事的囉,我愛你!」
 
電鋸向我揮下,我只能在退無可退之下,全身傾側來閃過攻擊。
 
電鋸整個砍進了牆壁,非常有力的。
 
「你好噁心呀!變態!」
 
我用力地大叫出這一句話,這絕對是我的心聲。
 
「戰鬥中分心是絕不正確的事!」
 
在剛閃過電鋸,剪草車馬上就朝我而來。


 
車底中的刀片極速運轉,快得發出「嚯嚯嚯」的破空聲音。
 
閃避!要閃避!
 
我的大腦不斷發出訊息,但我的身體卻不受控制。
 
完全僵硬,給比不上反應,雙腳更開始發抖起來。
 
閃不過……我沒可能閃得過。
 
我的頭會被剪草車的刀片搞成肉醬。
 
「不可以傷害爸爸呀!」
 


正當我以為自己就要這樣死去的時候,謝西嘉突然擋在我前邊,並用她的手環張開力場。
 
力場擋住了剪草車的攻擊,更把剪草車男和電鋸男彈飛。
 
被彈飛的兩人,在半空中翻了個身,然後雙腳着地。
 
「二哥,這要怎麼辦啊?」
 
「竟然這樣啊…三弟。」
 
他們兩個人好像有點驚慌,難道他們害怕謝西嘉?不會吧?
 
不,我想應該是害怕她手環發出的力場吧。
 
「謝新陳先生,改天再來回收你。」
 
剪草車男收起了剪草車,然後轉身就走了幾步,就消失了,就跟幽靈似的。
 
「拜拜囉,帥哥。」
 
接着是電鋸男,他也轉身走了幾步後就消失。
 
看到他們兩人走了之後,謝西嘉就對消失了的他們做了個鬼臉。
 
「爸爸,沒事嗎?」
 
謝西嘉輕快地轉了個身,一臉擔心望向我。
 
「傻瓜,妳怎麼突然撲出來,這樣太危險了,傻瓜!」
 
「爸爸……」
 
我不禁怒吼,因為謝西嘉剛才做的事實在太危險了。
 
本應該我是要謝謝她救了我,不過一個女孩冒險危險來救我,要是萬一有個甚麼……
 
「要是妳萬一有個甚麼!要叫我怎麼辦!」
 
我嘆了一口氣。
 
謝西嘉好像有點吃驚,沒想到我竟然會這樣說。
 
她的雙眼變得水嫩,像是快要哭出來,不過並不是因為我罵她……不…正因為我對她怒罵。
 
「爸爸在擔心謝西嘉呢…嘿嘿…」
 
正因為我罵她,才顯得出我在擔心她,才顯得出我因為她的傻瓜行為而大為緊張。
 
謝西嘉非常開心地抱住了我,雙眼開心得瞇起來。
 
「新陳……嗚嗯……」
 
在謝西嘉一邊發出「嘿嘿」開心的笑聲,並在我的胸口上磨蹭的時間,傳來了奈奈憤怒的視線。
 
哎呀,再這樣下去奈奈又要生氣了…嗚。
 
「那個…奈奈…聽我說,這不是妳所想的一樣啊!」
 
「嗚嗯……」
 
拜託,不要怒盯我了好嗎?
 
「等等才跟我解釋,現在馬上離開這裡,出口已經找到了。」
 
把這句話講完後,奈奈就用力地轉身背向我,甩着綁在右邊的馬尾前行。
 
「呢,爸爸,走囉。」
 
「啊啊…嗯…好的。」
 
謝西嘉非常開心地抬頭望我,並由抱緊我的身體,改為抱住我的手臂。
 
之後,我們三個人,就向屠宰場的出口走去。
 
經過了屠宰場的超驚嚇場面,就覺得之後出現的鬼怪完全沒有魄力,一點驚嚇的感覺也沒有。
 
好的,我的確是被鬼怪出場時候的突然性嚇到,但如果以屠宰場的互動驚嚇性來說,之後的鬼怪就完全沒有。
 
沒有向我們襲擊,沒有散發死亡氣息的武器,互動成份非常的少。
 
最後,我們帶着有點失望的表情,結束了鬼屋之旅。
 
其實說到失望的就只有我,而我兩旁的女孩,卻玩得好開心。
 
真不懂,明明每次有鬼怪出現的時候,都嚇得抱住我的手臂,竟然會玩得開心?
 
「爸爸,這個鬼屋好刺激耶。」
 
「能跟新陳一起玩,真的好開心。」
 
我們三人在鬼屋後邊的出口附近的椅子坐下,等待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在等候的時間中,我們都談論着對鬼屋的感受。
 
過了一會,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互相緊抱對方,戰戰兢兢的從鬼屋出來。
 
看到她們兩人害怕到全身震抖的我,不禁狡猾地笑起來。
 
「嗚…新陳代謝好可惡,看到人家這樣還在笑。」
 
「宇宙塵!待我精神回復過來,你就死定了。」
 
「噗哈哈,對不起,真沒想到妳們被嚇成這樣子,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真的好可怕!有個很矮的女鬼一直捉住我的手!」
 
「那個是人家來的呀!」
 
呵呵,真想去看看她們飽受驚嚇的樣子。
 
「妳們兩個是怎樣渡過屠宰場那一幕,那兩個電鋸男和剪草車男都好強啊,我還差點被打倒。」
 
連我也差點被打倒,換成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一定會當場就嚇到驚叫吧。
 
「電鋸男?剪草車男?新陳代謝也被嚇傻囉?哈哈,還要嘲笑人家耶,明明自己都嚇傻了。」
 
這個時候深雪學姊一臉不解,並以為我是嚇傻了,哈哈大笑地嘲笑我。
 
不解的不只是深雪學姊,由依老師也是一樣,完全不知道我在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