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剛才是講了火星的語言嗎?怎麼她們聽不懂似的。
 
「我不是嚇傻的啦!屠宰場那邊真的有電鋸男和剪草車男!」
 
我非常大聲地強調電鋸男和剪草車男的出現。
 
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依然認為我傻了
 
「宇宙塵,看來你真的過渡受刺激,所以產生了幻覺。」
 


「我保證!真的有電鋸男和剪草車男!」
 
我才不可能是產生幻覺!我絕對肯定!
 
當時他們的攻擊是千真萬確,我的拳頭絕對是打在實體之上!
 
「由依姊,真的有個手持電鋸的男人和剪草車的男人。」
 
「小奈奈也產生了幻覺嗎?嗚…小奈奈好可憐,是不是宇宙塵對妳動了手腳!?」
 


由依老師用了可疑的眼神望向我,像是看待精神病人的一樣。
 
「新陳代謝看來不像是在說慌,但是人家真的沒遇上電鋸男甚麼的啦。」
 
深雪學姊單手摸了摸下巴,像是在回憶起當時在屠宰場的記憶。
 
「記得當時只見有好多豬屍體,之後人家和由依就飛快逃走了,完全沒有出現過鬼怪之類的東西啦。」
 
深雪學姊完全不像是說謊,而且也沒有必要說謊。
 


「可是,我們的確是遇到電鋸男和剪草車男,謝西嘉還為了救我而展開了力場。」
 
「是啊,豆姊姊,謝西嘉救了爸爸啊。」
 
「首先不要叫人家豆姊姊,另外人家真的沒見過電鋸男和剪草車男,該不會鬼屋內是有兩條路線吧?」
 
深雪學姊這麼一說,我才想到有「兩條路線」的可能性。
 
如果是「兩條路線」的話,就可以解釋到為什麼她們沒遇上電鋸男和剪草車男了。
 
「嗯,可能就是這樣。」
 
我同意了深雪學姊的主張,點頭說道。
 
「好了,我們繼續去玩!」


 
是呢,難得來到遊樂園,我們那有可能因為鬼屋的事而不去玩樂。
 
我高聲講過話後,就轉身離去,向着我們下一個遊戲進發。
 
經過大半日的遊玩,時間來到了下午六半左右。
 
大家都玩得非常盡興,遊樂園內的遊戲設施都玩過了好幾次。
 
最後在體力透支的情況下,我們五個人,才願意離開遊樂園,回去學校宿舍休息。
 
回去學校的唯一方法,就是乘坐巴士。
 
在乖在巴士的途中,四個女孩都累得睡着了。
 


身為她們的枕頭,以及下車提示者的我,只好盡量撐大眼睛,強忍住睡意。
 
看到四個女孩都睡在我身上,自己變成了枕頭,真不知道是幸福還是怎樣了。
 
奈奈和由依老師分別佔領了我的右手和左手,她們的頭都靠在了我的肩頭。
 
而深雪學姊和謝西嘉,真的好像小朋友一樣,睡在我的大腿上。
 
嗚…說真的,各位不要羨慕我。
 
因為我的身體完全動不了,超麻痺的。
 
不過,看到她們四個一臉可愛的睡臉,就覺得這些麻痺感是值得的。
 
「嗚嗯…爸爸…謝西嘉好開心…嗚嗯…」


 
哈哈,這個傻女孩,竟然發開口夢。
 
說起來,今天在屠宰場的時候,我一刻我真的當作自己是她的爸爸了。
 
------「呵呵,妳忘記了嗎?爸爸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耶。」------
 
就是要謝西嘉安心起來的時候,我真的不小心講出這一句話來。
 
哎呀呀,現在想起來真的有夠害羞呢。
 
這次玩的鬼屋,真的好棒,互動性真的好高。
 
電鋸和剪草車都出現,並向我攻擊,還說甚麼回收我。
 


哈哈,真的好像死神的用字呢,回收啊……
 
那個娘娘腔的電鋸男叫我帥哥,剪草車男叫我謝新陳先生。
 
嗯…?我有說過我的名字給他們知道嗎?
 
算了,這沒甚麼好在意的,總之這個遊樂園的鬼屋,真的不錯啊。
 
經過一段車程之後,我們五人回來了學校。
 
回到了學校之後,大家分別回去自己的宿舍好好休息。
 
當然謝西嘉是跟我一起去男生宿舍那邊啦。
 
回到宿舍,謝西嘉又繼續像個小朋友在床上睡覺,而我這次則沒睡在她旁邊的地板上,改為去了客房的床上睡覺。
 
反正謝西嘉現在這麼熟睡,就算我不睡在她身邊,她也不可能會知道啦。
 
時間來到了晚上九時。
 
我和謝西嘉在睡醒後吃過飯並洗好澡後,就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起看電視節目。
 
不過,電視節目卻不怎好看,反正就是明星的遊戲表演節目,但謝西嘉好像很喜歡看。
 
正當我想找點甚麼事去消磨一下時間的時候,宿舍的突然電話響起。
 
謝西嘉比我還要快去接聽了電話------她剛才不是專心在看電視的嗎?
 
「喂喂,晚安啊------啊,豆姊姊找爸爸嗎------爸爸,豆姊姊找妳啊。」
 
雖然沒甚麼人會打電話給我,通常打電話給我的都是基地的成員。
 
但要是萬一是管理員先生打電話來,而謝西嘉接聽了的話,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喂,深雪學姊有事找我嗎?」
 
我從謝西嘉手上接過話筒,不知為何謝西嘉的臉有點不爽,是不滿有其他的女生找我嗎?
 
「嗨,新陳代謝,今天的任務有完成嗎?」
 
「任務?----啊,你說奈奈的事啊,妳不是親眼見到我帥氣地完成了嗎?」
 
「人家只記得你最後丟臉到不行。」
 
「這種小事就別記住了。」
 
「再說,你笨蛋啊,人家在說關於謝西嘉的事!」
 
我望了望謝西嘉是不是在偷聽,當發現她又回到沙發上邊看電視後,我繼續跟深雪學姊對話。
 
「嗯,我拿到了,這個任務也完成。」
 
我盡量放輕話音,像是在耳語般說話。
 
「果然是新陳代謝,你到底是怎樣得到的,該不會是寢取盜啊。」
 
「妳知道這三個字的意思嗎,女孩子不可以亂講話。」
 
「耶嘻嘻,新陳代謝想到奇怪的事囉!」
 
「總之我就是得手了,別理我怎樣取得。」
 
要是我告訴深雪學姊知道,我是在摩天輪的時候,撫摸謝西嘉的頭髮而取得,我一定會尷尬死了。
 
「嗯嗯,你現在有空嗎?人家想盡快檢測一下。在女宿舍前邊的公園等囉」---------嘟—嘟—嘟
 
甚麼嘛,我都沒答應現在就給她,竟然就自把自為的說。
 
算了,反正電視也沒甚麼好看。
 
而且自己也想盡快物歸原主,畢竟跟一個十三歲可愛的女孩在一同間屋內,自己真的感到不太好意思。
 
我換了一件衣服,並穿上了外套,然後帶上了先前取得的謝西嘉頭髮,準備出門。
 
「爸爸要去那裡了?」
 
「嗚噫------那個…去便利店買東西。我出去囉。」
 
在我出門的時候,謝西嘉投來了一句可疑的說話。
 
好像在做虧心事的我,馬上就嚇了一驚,緊緊張張地回應她。
 
當說完了話後,我就隨即外出,不讓謝西嘉有更多的時間來問我問題。
 
依照深雪學姊的指示,我來到女生宿舍外邊的公園。
 
所謂的公園,就是一個很大的圓形花園中設有座位和噴水池而已。
 
進到公園,就看到深雪學姊坐在噴水池的旁邊,正等待我來到。
 
噴水池的池底射燈,使飛舞在半空中的水花閃閃生光,令深雪學姊展現出一種令人感到眼前一亮的感覺。
 
這一刻我實在覺得深雪學姊在水花飛舞的襯托下,非常漂亮。
 
「新陳代謝!你這笨蛋!這麼久才到啊,你知道現在氣溫是幾多嗎?真是的,害人家冷了好久啦!」
 
我收回前言。
 
「衣服穿這麼薄還怪我啊?」
 
「因為人家這樣穿才好看嘛,你以為這是要穿給誰看?」
 
嗯?是給誰看的?
 
「總之!這就妳到的東西。」
 
「新陳代謝,這個東西等等再拿,人家有點事想跟你談一下?先過來坐吧。」
 
這個時候,深雪學姊對我做出來「快過來」的手勢。
 
雖然不知道她要談些甚麼,但我還是坐在她的身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