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個傷心地哭泣的女孩,我只知道只能做一件事。
 
這一件事就是把她抱在自己的懷中,好讓她盡情地哭。
 
終於,謝西嘉在我的懷中哭到累了,不知不覺地睡著。
 
我把睡著了的謝西嘉抱住懷中,然後跟深雪學姊再次坐到噴水池的旁邊。
 
「深雪學姊,我為謝西嘉的打你的事,向妳道歉。對不起。」
 


「啊…嗯…這個嘛,人家就接受你代替小鬼道歉吧,不過,人家也要向你道歉一下。」
 
「噫?是為什麼了甚麼事道歉。」
 
「真是笨的要命呢,新陳代謝。嘛,算了,總之,對不起啦。」
 
忽然又說我笨,深雪學姊真是的。
 
「不過,新陳代謝,你還是要把她送回去嗎?她的家庭狀態好像不太好。」
 


「嗯,雖然不太明白謝西嘉之前說的那一句是甚麼意思,不過就是聽起來不太好就是了,但我還是決定送她回去那邊。」
 
「為什麼,為什麼新陳代謝這麼堅持?」
 
「始終,在謝西嘉身本身時代的爸爸,一定會好擔心她,所以送她回去,是正常不過的事吧。」
 
「嗯,好吧。」
 
聽完我地回答,深雪學姊站了起來。
 


「人家要動工囉,沒重要事就別來找人家,完成之後,就會聯絡你,給人家靜心地等啦!」
 
深雪學姊一邊步行回宿舍,一邊跟我講話。
 
說完之後,深雪學姊就揮了揮手,向我道別了。
 
在深雪學姊返回了宿舍,消失在我眼前之後,我就抱起謝西嘉,以背的方式,把她帶回了自己的宿舍。
 
回到了宿舍,我就輕輕把謝西嘉放在客房的床上,再為她蓋上被子,讓她睡過好覺。
 
這個女孩,真是哭累了。
 
今天發生了好多事,遊樂園、鬼屋、傳送裝置,連我也累了。
 
現在都十一點,是時候回去睡覺了。


 
「爸……爸……」
 
正當我想轉身離去的時候,謝西嘉的手卻捉緊了我的手腕。
 
「不要…討厭…謝西嘉……」
 
我還以為她醒了,原來是發開口夢。
 
真是個傻女。
 
我坐在了謝西嘉的身邊,望住了她的睡臉,從她的眼角中,依然可見淚痕。
 
「對不起,謝西嘉,我不是一個好爸爸,妳是應該回去妳真正的爸爸身邊。」
 


我輕聲講了這句,雖然我是對謝西嘉說,但我是非常知道她是不可能會聽得到我的說話。
 
為了補償謝西嘉的受了傷的心,我決定做一次我不應該做的事。
 
就只有今晚,好好當一下她的爸爸,陪着她睡覺吧。
 
我以坐着的姿勢,閉上眼睛,就這樣睡着了。
 
第二天來到了,現在是早上八時正。
 
雖然昨天發生了好多事,但學還是要上。
 
在我身旁的謝西嘉依然在熟睡,安穩的呼吸讓纖纖的身體上下起伏着,看起來非常可愛。
 
女孩子睡覺都是這樣可愛的嗎?呵呵。


 
我離開了床,然後進行梳洗,再換過了校服,出門上學去。
 
回到學習大樓一號的課室,我坐到平常坐的位置,開始聽由依老師講課。
 
時間來到了午飯時間。
 
我收拾好筆記後,就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
 
「宇宙塵!」
 
這時由依老師叫住了我。
 
「怎麼了?」
 


「那個女孩沒事吧,聽說她昨天哭好了一場,都怪宇宙塵太不溫柔了。」
 
「妳說謝西嘉嗎?她應該沒事了,不過她是哭得挺累的。」
 
「聽說你要送她回親生父母身邊啊?」
 
我點了點頭,由依老師露出了安心的樣子。
 
「這樣就好了,畢竟少一個麻煩嘛…哇呃…沒甚麼,我是在說她的父母一定會很高興的。」
 
由依老師的說話好奇怪,她到底是不是真心為謝西嘉的父母感到高興啊?
 
不過,由依老師也認為送謝西嘉回她親生父母的身邊是一件好事。
 
知道了這一點的我,確信自己是在做一件好事呢。
 
「宇宙塵!你這是甚麼眼神,是在懷疑我是不是為女孩的父母感到高興啊?」
 
「啊呵,的確是有點懷疑。」
 
「哼哼!可惡的宇宙塵,明明是宇宙塵竟然懷疑我!哼,算了,吃飯去!」
 
由依老師看起來有點不滿,大步大步地轉身離去。
 
她還鼓起了臉頰,看起來有點像個小朋友呢。
 
之後我和由依老師一起離開了學習大樓一號,踏着泥地,前往在樹林中的基地。
 
來到基地門前,我馬上提高了警覺性。
 
不是因為會出現外星人攻擊,而是謝西嘉可能會出來把我撲倒。
 
記得之前在打開鐵門時,謝西嘉就撲出來,把我撲倒在地上。
 
當時她那小小又輕柔的身軀,就壓在我的身上,軟綿綿的臉頰,不曾在我的胸口前磨蹭過。
 
嗚…我在期待甚麼了?
 
走在由依老師前面的我,率先來到了鐵門前。
 
然後我把手放上了門柄之上,輕輕轉動,並一點一點地推開。
 
「爸爸!」------沒有。
 
我把鐵門完全推開,卻沒有出現預計中會聽到的聲音,真叫我有點點失望。
 
喂喂,別誤會,我真的沒有在期待。
 
在基地內,也看不到謝西嘉的身影,看到的就只有坐在桌子面前,正在閱讀書本的奈奈。
 
「新陳,由依姊,你們來了。」
 
看到我們到來,奈奈即時向我們打招呼。
 
因為深雪學姊開始趕工製作傳送裝置,所以她直接請假,沒有上學,努力在宿舍工作。
 
真有點擔心會不會就這樣影響學業,不過,聽奈奈說深雪學姊是很聰明的女孩,追回學習進度對她來說是很容易的事,這才叫我安心了一點。
 
「新陳,謝西嘉沒事吧,她今天沒有來呢。」
 
「啊啊,沒事沒事,可能她想在宿舍繼續睡覺吧。」
 
「是這樣就好了,聽說她昨天哭了一場。」
 
到底奈奈和由依老師是聽誰說的?是深雪學姊告訴她們知道的嗎?
 
不過,看到奈奈和由依老師都關心謝西嘉的情況,我多少也覺得謝西嘉的人綠好不錯。
 
「新陳,你決定好要把謝西嘉送回去親生父母那邊啊?」
 
「唉,怎麼妳和由依老師都在問這個問題。是啊,我決定了送她回去了。」
 
「是啊…總覺得謝西嘉不在的話,少了一份熱鬧的感覺呢。」
 
奈奈散發出一種有點失望的氣息。
 
我多少也能理解她的想法呢。
 
「雖然跟謝西嘉相處的日子不多,但也挺開心得,新陳可以幫我轉告她「歡迎再來玩」嗎?」
 
「啊…好的。」
 
經過一輪的對話,我們三個人開始用膳了。
 
嗯,不知道謝西嘉有沒有吃午餐呢,要是餓壞了肚子就不好了。
 
午膳時間結束,接下來就是學習時間。
 
強忍住襲擊而來的飯氣,努力完成各個課堂,時間終於來到五時半,下課了。
 
下課了之後,我去了飯堂買了兩個便當。
 
一個便當是我的,另一個是謝西嘉的。
 
昨天令她哭了起來,真的不好意思,所以準備給她的那一份,是小孩子比較喜歡的肉醬意粉和牛奶布丁。
 
希望吃過這份準備給她的晚餐,她就可以原諒我吧。
 
買過了便當,我回到了宿舍。
 
「噫?」
 
打開了宿舍的門,裡邊就只有一片漆黑,燈光完全關上。
 
謝西嘉還在睡覺嗎?還是很不高興的蹲在一邊畫圈圈了?
 
「謝西嘉!謝西嘉!妳在那啊?」
 
我走進了屋內,關上了門,並亮起了屋內的燈。
 
把便當放在飯桌後,我步行去謝西嘉睡覺的床上。
 
「謝西嘉啊,別生我的氣嘛,我買了你喜歡吃的…………便當。」
 
不在,謝西嘉不在睡床上。
 
之前謝西嘉睡過的床,被整理過,被子和床單都整齊地鋪好。
 
會不會是在洗澡?但又沒聽到水聲。
 
那會是在洗手間嗎?不,洗手間並沒有人在。
 
自己的房又不見謝西嘉的蹤影,她是去了那裡,宿舍又不是有異空間,到底躲藏到那裡了。
 
我站在客廳,四處張望。
 
眼睛遊遍角落和房間一次又一次,但都沒看到謝西嘉的影子。
 
最後,我的視線落在貼於宿舍門上卻不知為何掉到地上邊去黃色便條。
 
我撿了起來,在便條上邊寫上了五個字。
 
------再見了,爸爸------
 
砰砰!
 
我的心臟,突然猛跳了起來。
 
一份強烈的不安感在我腦內爆發。
 
再見了?這是甚麼意思?喂!謝西嘉給我說清楚點好不好?
 
她這句話是指離家出走?是指回去自己親生父母?還是指自尋短見?
 
我看過很多由電視台播出的人物正傳,那全都是以劇習形式播出,非常受家庭主婦歡迎。
 
在這些人物正傳入邊,通常有記述有一個人受到情傷之後,就會留下「別了」「再見了」之類的訊息,然後自尋短見。
 
我好害怕,我好害怕謝西嘉會做出這樣的事。
 
一個前程大好的女孩,就被我間接害死,這樣的罪名我受不了。
 
對不住自已,也對不住天地,更對不住良心。
 
我把便條用力握在掌心之中,然後衝出了自己的宿舍房間,在走廊上急步直跑。
 
「謝西嘉!謝西嘉!謝西嘉!」
 
我一邊在走廊上奔跑,一邊大叫謝西嘉的名字,並環視着四周,尋找着謝西嘉的影子。
 
這刻我是多麼想聽到有個女孩對我大叫「爸爸」,但是傳來的就只有抱怨和嘲笑。
 
「那個智障的在大叫!害我集中不了精神!」 「到找女生去對面宿舍囉!」 「有人思春病起嗎?」
 
我沒有理會他們,在我的腦海中就只有找回謝西嘉。
 
在走廊漫無目的地尋找謝西嘉,絕對不是好辦法。
 
冷靜下來想想,在這些情節中,如果是要自尋短見的話,到底有那一個地方可以去。
 
最近的目的地…最快捷的自殺方法…絕對見效的死亡方式…沒可能被人阻止的地方…
 
宿舍屋頂…跳樓…墮地…無人的屋頂。
 
想到答案的我,馬上向宿舍的屋頂急奔過去。
 
謝西嘉!不要做傻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