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的屋頂並沒有上鎖,無論是誰都可以輕鬆去到屋頂。
 
這樣的設計是為了方便住客在屋頂曬乾衣服。
 
不過我現在沒有心情理會這些事情。
 
衝到屋頂的我,踢開了防火門,踏進了屋頂之內。
 
「謝西嘉!謝西嘉!」
 


一個正在屋頂收拾衣服的男人,一臉驚訝地望向我。
 
「女孩!有沒有見過一個這麼上下高的女孩!」
 
我緊張得雙手搭在男人的肩頭上,盤問似的猛搖他。
 
「哇!哇!大哥!找女孩去對面宿舍!停呀…停呀…不要…停呀!」
 
「我問你有沒見過呀!」
 


「沒有呀!沒有呀!不要吃我!我只是想收拾衣服的啦!」
 
男人用力一擺,甩開了我的雙手,然後拾好衣服,飛快逃去。
 
雖然男人說他沒見過謝西嘉,但我還是努力環視屋頂的四周,尋找謝西嘉的身影,但都沒有發現。
 
我靠着屋頂的圍欄遠眺四周,不論是近的還是遠的,我都一一看過清楚,但也沒有發現。
 
雖然沒有發現,但我至少知道了一件事------謝西嘉沒有跳樓。
 


知道了這一件事的我,或多或少都安心了一點。
 
謝西嘉不在走廊,也不在屋頂,更不在宿舍房間內,換句話說,就是不在宿舍之內。
 
她現在一定在宿舍的外邊,校門關閉時間已經到了,她應該還在學校範圍之內。
 
可是學校的範圍真的好廣闊,單憑我一個人是不可能找得到。
 
要找人幫忙!
 
我馬上返回自己的宿舍房間,並打了個電話號碼。
 
嘟-----嘟-----嘟-----嘟------嘟------嘟------
 
「喂!新陳代謝嗎?不是叫你不要打擾人家的嗎?你以為工作------」


 
「深雪學姊!謝西嘉不見了!」
 
我打斷了深雪學姊的抱怨,連忙把事情告訴了她知道。
 
「笨蛋!冷靜啊!謝小鬼是不是回去了未來啦?」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她的時光機不是撞上了妳製作的時光機嗎?連修理都沒有!」
 
「嗯,的確是這樣的啊……」
 
「我真的好擔心她,這個傻女,真的有可能會做出傻事。」
 
「這個時候要冷靜呀,人家現在就跟你一起去找,你先去女生宿舍前邊的公園等人家,人家也會叫由依和奈奈一起幫忙。」
 


「好的…謝謝妳…深雪學姊。」
 
「哈哈,客氣甚麼,我們是好朋友嘛。」
 
隨着深雪學姊的指示,我離開了宿舍房間,前往女生宿舍前邊的公園。
 
那個公園就是讓謝西嘉大哭起來的地方,也可以說是這件事的起源。
 
我內心充滿焦躁和不安,在噴水池的面前來回走着。
 
「新陳!」

這時候,奈奈的叫聲傳來耳邊。
 
望向聲音的方向,就見到奈奈和由依老師在跑過來。


 
停下在我面前的奈奈和由依老師,先喘了幾口氣,然後向我詢問情況。
 
我全盤托出,由昨天惹哭謝西嘉開始講起。
 
知道了一切的兩人,眉頭一皺,看來跟我都有不安的感覺,認為謝西嘉真的有可能做出傻事。
 
「聽到深雪非常緊張的來電,我就馬上趕出來,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奈奈非常不安地把手放在胸口前邊,喃喃自語着。
 
「說起來,深雪呢,她不是要我們緊急聚集在這裡嗎?」
 
由依老師四處張望,尋找深雪學姊的身影。
 


的確,到現在為此都沒見到深雪學姊。
 
她不會是工作得太累而動不了嗎?
 
「嗨!」
 
就說就到,深雪學姊氣來氣喘地跑過來。
 
「呼嗄!人家來遲了------吶…這個東西。」
 
跑到來我們面對,先大口喘了一口氣,然後遞出了三隻膠製手錶。
 
雖然是手錶,但卻沒有顯示時間,取而代之,就是在手錶上的正方型框內,有四個小型箭嘴。
 
「聽好,這是人家之前製作的能源方位坐標錶,正方框內的箭嘴是標示大家的位置。」
 
深雪學姊一口氣為我們解釋着這個能源方位住標錶。
 
「另外,人家來遲了是因為要對這幾隻錶做修改,呼呼,要馬上追加力場反應力真的好困難耶。」
 
「力場反應力!?」
 
我一臉不解地重複了一個名詞。
 
雖然不知道是甚麼,但我卻知道深雪學姊在這麼短時間內為四隻錶追加新功能,實在是非常厲害。
 
「所謂的力場反應力,就是針對謝西嘉會發放的力場來進行追蹤的反應力,嘛,不要問原理是怎樣,因為你們都不可能會懂。」
 
「總之就是在謝西嘉展開力場的一刻鎖定她的位置吧。」
 
「對,就是這樣。」
 
我們從深雪學姊的手中接過手錶,帶在各自的手腕上。
 
同時,我們交換過了手機的電話號碼,好讓我們方便取得聯絡。
 
之後,我們四人便分開行動,前往不同的地方尋找謝西嘉。
 
由依老師負責的是學習大樓和基地四周等等的地方。
 
深雪學姊負責的是女生宿舍和宿舍四周。
 
奈奈負責學校大門四周。
 
而我則是負責各個有可能讓謝西嘉最容易自尋短見的地方。
 
記得在學校飯堂的後邊,有一個公園,公園之內有一個挺大而且挺深水的地方。
 
要是要用作自尋短見,這裡一定是選擇之一。
 
我想可能性的地點後,我馬上急奔前往。
 
由住宿區到教學區最快也要用上三十分鐘,坐車的話就十五分鐘,不過心急如焚的我,已經沒有侯車的耐性。
 
拼盡全力奔跑的我,只希望盡快找回謝西嘉。
 
我不可以讓這個女孩有一個萬一!
 
花了好一些時間,我終於跑到飯堂後邊的公園。
 
現在時間差不多六時半,正值春季的現在,黑夜已經前來做訪,氣溫慢慢下降。
 
公園的地型是這樣的。
 
在長方型公園內,四周種植了大量樹木。
 
公園的正中間,有一個湖,湖旁邊有一間划船租用小屋。
 
在湖的四周,正圍繞着一條由紅色磚頭鋪成的散步通路,每過一百米就有一張椅子。
 
這裡絕對是一個飯後休憩的公園。
 
「謝西嘉!謝西嘉!」
 
來到公園的我,馬上大叫起來,呼喚起謝西嘉的名字。
 
但回應我的,就只有從耳邊吹過的風聲。
 
我馬上走近湖邊,我雙眼檢視湖面上每一個地方。
 
我還繞着湖面走了一圈,一邊走一邊叫喊謝西嘉的名字。
 
雖然已經入夜,但是幸好有街燈幫忙,還是能勉強看清楚四周。
 
不知道是好是壞,湖面沒有發現謝西嘉。
 
這一下我又安心了一點點。
 
「謝西嘉,妳去那裡了啊……」
 
我一臉苦惱低頭自語。
 
都怪自己不好,竟然在一個把我當作爸爸的女孩子面前,講出要送她回去親生父母那邊,像是要捨棄她的說話。
 
要是謝西嘉有甚麼不測,我真的應該一死以謝天下了。
 
突然,一道寒氣迫近!
 
這不是因為氣溫下降的造成的寒氣,這種寒氣我感受過,而且就是在昨天的鬼屋內。
 
「耶哈!」
 
轟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一個瞬間反應,閃避過來自後方的攻擊,然後拉開距離。
 
可是攻擊還未完,一部剪草車在我旁邊擊下,幸好我又能閃避過去。
 
「喲,帥哥,好想你啊。」
 
「謝新陳先生,我們是來收回你的。」
 
出現在眼前,在我急切於尋找謝西嘉的時候向我作出攻擊的人,就是昨天在鬼屋見到的電鋸男和剪草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