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是鬼屋的工作人員嗎?怎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公園這裡舉行了鬼屋活動而我不知道嗎?
 
「上一次被局外人打擾,不過這一次,不可能有其他人出現了。」
 
剪草車男托了托眼鏡,無情的說起話來。
 
「收回的時候,可能會有一點點痛,不過就只有一點點而已。」
 


然後下一秒他即時展開攻擊。
 
如同流暢的刀法,剪草車的影子畫破了夜間,不斷在我面前揮舞着。
 
不過剪草車的體積也算挺大,所以揮舞得也有一點笨拙,容易讓我閃過。
 
可是攻擊我的還不只剪草車男,電鋸男也一同進攻。
 
電鋸男從我的側邊砍下電鋸,我快速側身閃過,但在閃過之後,又要即時避開來自剪草車男的攻擊。
 


太不公平了!又是二打一!而且他們有武器我沒有。
 
在再次閃過來自他們兩人的攻擊後,我連續打了數個後空翻,拉開了距離。
 
「你們是鬼屋的工作人員吧,我很抱歉隨便進入你們的工作範圍內,不過我在找人,沒空跟你們玩!」
 
我大聲的講起話來。
 
聽到我這麼一說,電鋸男和剪草車男一臉「這傢伙笨得好誇張」。
 


「帥男配迷糊屬性,真的格格不入啊。」
 
「謝新陳先生,沒想到以前的你是個笨蛋。」
 
然後他們兩個講出我完全不懂的說話。
 
突然我整個人離開了地面,飄上到半空中…不…不是飄起,是被舉起到半空中。
 
有一把鉗子捉住了我背面的外衣衣領,然後把我舉起。
 
「到現在還未察覺到嗎?謝新陳先生。」
 
我沿着鉗子伸過來的方向望過去,就在最少有五米遠的地方,有一個梳了個整齊頭髮,裝了黑色西裝,並帶上了黑色眼鏡的男人。
 
他單手握持一支伸縮鉗,一臉輕鬆就舉起了我。


 
「大哥啊!」 「嗚嗯,大哥也帥帥的。」
 
這個人是他們的大哥嗎?
 
鉗子男拿出了一本書望了望,然後收回身後,並跟我說話。
 
「謝新陳先生,我們並不是鬼屋的工作人員,我們是時空特警!」
 
「時空特警?這是甚麼東西?」
 
「我們是負責回收時空犯罪者。」
 
「甚麼時空犯罪者?我是良好市民,我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啦!」
 


「那麼,謝新陳先生,你認識謝西嘉小姐嗎?」
 
「當然啦!我現在也在尋找她!快放開我。」
 
「就由你認識她的一刻開始,你已經犯罪了,謝新陳先生。」
 
不會吧,這樣講的話,倒不如說我出生在世上是一種罪。
 
「時空法例.第二百章.第一百二十四節---與未成年未來少女身體接觸---通稱「衰十一」」。
 
「你說的那個是十二個字好不好!」
 
「這點小事,就別在意太多了。」
 
這個算是小事嗎?我的罪行名字算是小事嗎?他該不會是隨便找個罪名給我吧。


 
不對啊,不是的!當時是謝西嘉自己騎在我身上的啦!我是被害者!
 
「現在就要把你回收……嗯,以你們的年代來說…回收是用於垃圾的吧。」
 
鉗子男又再次拿出書本,快速讀了幾讀,然後又收回身後。
 
「以你的年代來說,咳嗯------現在就要執行死刑!」
 
「死…死刑!?你怎可以跳過司法程序呀!律師!我要見我律師!」
 
電鋸男和剪草車男再次啟動手中的武器,一步一步慢慢朝我而來。
 
不行!不可以就這樣死去。
 


甚麼時空法例根本笨蛋,有身體接觸就犯罪,太瘋狂了。
 
「回收完後,那個叫謝西嘉的女孩也會被我們的同事帶走,所以請你安心上路。嗯,現在應該前往中吧。」
 
竟然還要對謝西嘉出手!?
 
不可以!我不可以讓他們這樣做!絕不可以!
 
我馬上脫下了被鉗子捉住的外衣,在脫掉的一瞬間,寒風侵襲身體,非常的冷。
 
我的雙腳回到地面,然後即時拔腿就跑。
 
「不可以跑啊!帥哥。」
 
「真的,就只有一點點痛!」
 
「誰要死在你們這班人手上!」
 
在電鋸和剪草車雙管齊下攻擊的一刻,我即時轉身跑開,閃過攻擊。
 
目標是公園的出口。
 
我要從這一班人的魔掌中脫出,不可以就這樣死去。
 
「錯就要認,犯法就要死刑!」
 
正當我穿過剛才的攻擊,繼續在紅磚路上奔跑時,鉗子男大叫了一聲。
 
在一聲過後,鉗子男的鉗捉住了電鋸男的外衣,然後把他伸向我。
 
這可以說是人肉炮彈!
 
「帥哥!我來了!」
 
電鋸男舉起手上的電鋸,朝我背脊砍下。
 
在千鈞一髮之際,我及時向左一跳,盡力閃過。
 
雖然肉體沒事,但自己的內衣卻被刀片磨到,一瞬間分開。
 
連最後一件包裹着自己身體的衣服也沒了,真是冷要爆炸。
 
閃過攻擊,我又再向前逃跑,距離公園出口還有四百米的直線距離。
 
忽然,這個時候,電話響起。
 
應該是奈奈她們致電過來的,難道已經找到謝西嘉了嗎?
 
明明後有追兵,但我還是接聽了電話。
 
「新陳,你這邊有甚麼發現嗎?」
 
是奈奈,聽她的說話語氣,應該沒有發現謝西嘉。
 
「奈奈,我被人追殺了!我被昨天在鬼屋見到的兩人追人殺了!他們還有一個大哥,我現在一打三啦!」
 
「新陳,沒事吧,快點逃走呀。」
 
「我已經在逃了!他們已經派出其他人去接謝西嘉,謝西嘉這次真的有危險呀!」
 
「撐着點,新陳,現在就叫她們來幫你。」
 
「不!妳們去盡快找到謝西嘉,他們出現在學校之內,也代表謝西嘉還在學校之內!」
 
「你真的可以嗎?新陳,一打三太危險了。」
 
「傻瓜,我可是保護地球的------」
 
「謝新陳先生,逃跑時是不可以使用電話的啊。」
 
正當我要把最後一句話講出的時候,來自身後的剪草車男,成為了新的人肉炮彈。
 
襲擊過來的剪草車男,揮下剪草車,把我的電話摔在地上去。
 
攻擊還未有停下,剪草車男把剪草車一橫,以車背向我攻擊。
 
動作實在太快,我完全反應不過來。
 
車背狠狠打在我的大腿上,即時使我失衡,向前一仆。
 
鼻子狠狠摔在地面上,真的痛死!
 
但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就算要爬,我也要爬去出口。
 
「還是不願就範嗎,謝新陳先生。」
 
鉗子男慢慢步行到我的身邊,然後用鉗子捉住了我的褲子。
 
我依然拚命向前爬,但完全沒有前進過。
 
「好了,馬上執行回收吧。」
 
電鋸男和剪草車男也走近了我,準備好以手中的武器給我死刑。
 
「等等啊,在死之前是不是有遺言可以講啊!」
 
我為了掙取時間,好讓奇蹟甚麼的會發生,就講出了這句話來。
 
鉗子男又讀了讀書,然後跟我說。
 
「根據回收手冊,是沒有說你有遺言的機會。」
 
「呃…不是吧,連遺言也沒有!?」
 
「真遺憾,是沒有的。」
 
這時,鉗子男托了一下眼睛。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知道,關於謝西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