鉗子男的眼睛望向了手中的書本,然後依書直說告訴我關於謝西嘉的事。
 
「謝西嘉,原名是愛帕絲,出生於英國,是中英的混血兒。」
 
果然是混血兒,看到她天然的金色頭髮和藍色眼睛,我就知道。
 
不過,原來謝西嘉不是這個女孩真正的名字,真名是愛帕絲嗎?
 
「愛帕絲本應是一個幸福的女孩,但不幸的是,父母在她四歲的時候,因為火災而離世。」
 


「父母離世?等等,你是說她的親生父母嗎?再說我會是她的親生父母嗎?」
 
「你聽到最後,就自然明白了。」
 
要是我真的是她的親生父親,這不就是預告了我未來的死法。
 
「愛帕絲四歲那一年,入住了孤兒院,因為太過善良,終日被其他年長的孤兒欺負。然後六歲那一年,愛帕絲受不了欺凌,終於自尋短見,躍進河中。」
 
果然!這個傻瓜果然是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人!
 


童年已經這麼做了,長大之後的現在,會再做一次這樣的事情絕不出奇。
 
奈奈、深雪學姊、由依老師,妳們一定要找到謝西嘉啊!
 
「幸運的事,當時有一個男子經過河邊,救了愛帕絲。男子傾聽過愛帕絲的身世之後,決定收養了愛帕絲,並改命為謝西嘉。」
 
啊,那個男子人真好呢。
 
「把自己由絕望中救走,把自己由地獄中帶走,把自己由黑暗中拯救,謝西嘉非常喜歡她的新爸爸,六歲那一年,謝西嘉被收養之後,就一直過着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樣的結尾很好,很適合小朋友收聽,很有童話感覺。
 
「但在謝西嘉十歲那一年,收養她的爸爸因為工作,變得非常忙碌,再沒有時間照顧她,跟她玩耍,養父甚至因為工作的關係搬離了家中,在家中就只剩下謝西嘉和養母。再次失去父愛的謝西嘉,非常傷心,她又再一次做出傻事。」
 
又做傻事,這女孩到底有多傻啊!?
 
她果然是一個傻孩子。
「這次的傻事真是天大般的傻事,在十三歲那一年她偷用了家庭的積蓄,買下了一架時光機,然後由末來回去過去,與過去的養父見面,但這樣的行為,就令她過去的養父觸犯了時空法例。」
 
這個場面實在有點似曾相識。
 
鉗子男收起了書本,放回身後,然後托了托眼睛,開口問我。
 
「問題來了,養父到底是誰?」
 


「是誰啊……有沒有提示,連人名也沒有選擇耶。」
 
「謝新陳先生,你到底是有多笨蛋啊?」
 
鉗子男無奈地搖了搖頭,在他身旁的電鋸男和剪草車男也一起無奈地搖頭。
 
「是你啊,謝新陳先生,謝西嘉的養父是你。」
 
「是我?我是養父,不可能吧,你一定是騙我!」
 
我怎可能相信啊,連一點點的證據也沒有,就說我是謝西嘉的養父?
 
的確,謝西嘉是一直稱呼我「爸爸」的,但這也不代表甚麼吧。
 
知道我不願相信,鉗子男拿出了一部手掌型的電腦,並把某個東西的影象,投射在我眼前。


 
「謝新陳先生,請看清楚,這是領養證明書,右下角的是你的簽名。」
 
嗚…不可能…這真的是我的簽名。
 
無論是名字還是筆跡也是出自我自己的手。
 
「這麼一說……謝西嘉…是我的女兒……」
 
現在的我才恍然大悟起來。
 
謝西嘉是我的女兒,在跟謝西嘉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已經告訴過我,但是我由始至終也沒有相信過她。
 
不單單如此,我還想把她趕走,送回去所謂的親生父母那邊去。
 


------「為什麼……為什麼不相信謝西嘉是爸爸的女兒……」------
 
------「為什麼…嗚…未來的爸爸已經不理會謝西嘉…連過去的爸爸也不理會謝西嘉了……嗚嗚嗚……嗚哇!!!」------
 
一瞬間,我的腦海浮現出謝西嘉當時傷心慾絕的樣子。
 
她的聲音是如此的悲傷、痛苦和傷心。
 
當時她流下的眼淚,現在一一打在我的心上。
 
她當時所說過的話,我現在全全完完明白了。
 
謝新陳……你這個笨蛋!真是糟透了極了!竟然這樣去傷害一個小女孩的心靈!
 
這一刻,我的良心使我非常內疚,我發不出任何一句話來。


 
我只能不斷地憤憤咬牙,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真是傻孩子,讓過去的養父背上罪名被回收,就等同把未來的養父殺死,未來就是過去的結果。好了,謝新陳先生,雖然在未來會失去你這一個寶貴的人才,但是法律是必須遵守的。」
 
電鋸男和剪草車男再渡迫近,倒在地上的我,不管怎樣用力向前爬,也絲毫未前進過。
 
「再見了帥哥,我捨不得你耶耶。」
 
「我告訴你,其實回收的時候是很痛的。」
 
散發着死亡氣息的兩人已經站到我身邊,由地面向上去,他們兩人就如同巨人一樣。
 
非常高大,非常可怕,非常恐怖。
 
在鬼屋見到的鬼鬼怪怪的恐怖,完全不能跟現在面對死亡的恐怖相提並論。
 
他們會殺得下手的,一定會,絕對會!
 
「等!等一下啊!在被回收前我有一件事想請求一下!」
 
我大聲一叫,讓眼前的兩人停下了行動。
 
「謝新陳先生,有甚麼事了。」
 
他們的大哥鉗子男,有點點不滿我要求多多,不過因為我是被回收的人,所以聽我最後的要求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吧。
 
「我不想死後為別人帶來麻煩,要收屍,清潔甚麼的,麻煩死了,所以,我希望換個地方行刑!」
 
這是我一部份的真心話。
 
為了增取更多時間來讓奇蹟發生,我只能這樣做。
 
雖然不知道所謂的奇蹟會不會發生,但是,只要生存下去,就一定會有希望。
 
「真是為人着想呢,謝新陳先生。那麼,你打算在那裡被回收了?」
 
「基地!我要在基地前邊的空地!」
 
說不定奈奈她們會在基地那邊,如果真的碰上了她們,我就得救了。
 
鉗子男點了點頭,然後收起了鉗子。
 
接着由待在兩旁的電鋸男和剪草車男按住我的雙手,扶着我前行,要求我帶路。
 
因為太寒冷的關係,我要求先穿回衣服,然後再出發。
 
就這樣,我們來到了基地前邊的空地。
 
真好笑,竟然在路上完全沒見到有任何人出現。
 
明明才七時左右,但卻能做到水靜河飛,現在是上天要耍我了對不對。
 
本來期望在基地那邊也會有奈奈她們的出現,誰知道出現的就只有樹木等等的東西。
 
哼…挺不錯嘛。
 
竟然能有樹木們做我行刑的觀眾,數起來這裡最少有六十棵吧。
 
我們站在基地前邊,剪草車男和電鋸男把我按蹲在地上去。
 
「喂喂,帥哥,再考慮一下跟我歡渡一晚吧,我會幫你求情的啊。」
 
電鋸男陰聲細氣地在我耳邊說話。
 
「跟你歡渡一晚,我還寧願去死。」
 
「嗚呀,不怕死的男人真的好帥耶。」
 
把我按蹲在地上後,鉗子男的鉗又伸過來,捉住了我的衣服。
 
「謝新陳先生,還有其他要求嗎?」
 
「那個…可不可以吃完晚飯再回收,畢竟做餓鬼是挺辛苦的嘛。」
 
「抱歉,這樣實在太費時了。」
 
「那麼…可以給我喝杯水嗎?」
 
「抱歉,沒有杯子。」
 
「那麼……」
 
「謝新陳先生,別再浪費時間了好嗎?三弟,這次交給你。」
 
聽到鉗子男下達命令,電鋸男只好乖乖起動電鋸。
 
電鋸馬達的聲音隨即回響在耳邊。
 
死亡的氣息一瞬間遍佈四周,充斥在我的身體之內。
 
「嗚…再等一下好嗎?聽說晚上十二時正行刑比較好耶!」
 
「回收開始!」
 
他完全沒把我的說話聽進耳邊!
 
死定了!這次死定了!
 
沒想到身為故事主角的我,在第二集就要跟大家告別了。
 
要是這次沒能死去的話,我最想做的事,就是馬上跟謝西嘉道歉………
 
不過…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
 
再見了,很多謝各位一直收看我這個笨蛋故事的朋友。
 
再見了…我的女兒謝西嘉……以及…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