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四歲那一年,被外星人襲擊過……等等啊,這個故事要由頭開始了嗎?
 
不是的,其實我想說,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主角威能。
 
主角威能中的其中一項「主角不死」不知道各位有沒聽過。
 
「主角不死」中的其中一項描述,是這樣記載的。
 
------主角不死,因為夥伴會在最危急的時候出現------ 備注:資料來源偽基百科
 


最初我還以為這是開玩笑,因為總不覺得世界上會有這麼巧合的事。
 
特別是在上一秒在心中叫喊起來的某人名字,某人卻在下一秒出現,並救了自己,這可以說是天方夜譚。
 
是的,我以前是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但現在我相信了。
 
就在電鋸男的電鋸就砍下來的一瞬間,一道強大的力場在我四周展開。
 


「噹」的一下強烈撞擊聲響徹了起來。
 
看到攻擊失敗,電鋸男馬上向後一跳,與剪草車男一同後退到五米遠的鉗子男身邊。
 
「這是……!?」
 
看到突然在我四周展開力場,鉗子男嚇得呆了眼。
 
雖然我也呆了眼,但在下一秒,開心和高興交織出來的表情,遍佈了我的臉上。
 


因為我知道會發出力場來保護我的人,就是我擔心會做出自尋短見而拼命尋找的傻女孩。
 
「謝…謝西嘉!」
 
她站在通往基地前邊空地的小徑入口處,伸出了右手,五指張開,把力場移動到的我四周。
 
她手環正發出藍色的光茫,明明是冷色系,但卻給了我溫暖的感覺。
 
在謝西嘉後邊,出現了才剛剛跑來的奈奈、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
 
「新陳,沒事吧!」
 
看到我蹲在地面,剛剛來到的奈奈對我大叫起來。
 
我緩緩站了起來,掃了一下身上的灰塵。


 
「我沒事,全靠謝西嘉救了我。」
 
我回答了一句話,使眾人都安心起來。
 
「呵呵,果然人家把手錶追加新功能是正確的事,要不然就找不到謝小鬼了。」
 
深雪學在挺起了平平的胸部,一臉自豪地說。
 
我跑去了眾人的那邊,在謝西嘉的面前停了下來,然後把臉與她成水平,望住了她的藍色的雙眼。
 
「謝謝妳,妳又救了我呢,還有…對不起…爸爸知錯了。」
 
「爸…爸…嗚嗚哇…」
 


謝西嘉忽然哭起來,並抱住了我。
 
而我,就像爸爸的一樣,撫摸着女兒的背部,安慰着她。
 
明明現在是這麼開心的時候,這個傻女竟然在哭,哈哈。
 
接着,我輕輕擦去在謝西嘉臉上還未乾透的淚珠,並跟她說話。
 
「謝西嘉可以助爸爸一臂之力嗎?」
 
「嗯!」
 
沒有遲疑,謝西嘉即時發出「嗯」的一聲。
 
我摸摸了謝西嘉柔軟的頭髮,表示感謝,然後轉身面向那三兄弟。


 
「由鬼屋到剛才為此,你們都一直人多欺人少,而現在輪到我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我聳了聳肩,舒展了一下筋骨,充滿信心地跟三兄弟說着。
 
「我們時空特警三兄弟,並不是虛有其表的。」
 
身為大哥的鉗子男,架起了鉗子準備作戰。
 
同時二弟和三弟也準備好武器,與大哥一同戰鬥。
 
「說真的,我還不想傷害局外人,不過你們聯手一起的話,我就只能攻擊了。」
 
「廢話少說,剛才受到的屈辱,現在給回你!」
 


我、謝西嘉、奈奈、深雪學姊、由依老師,擺出了戰鬥的姿態,準備跟三兄弟大打一場。
 
這不是普通的一場架,而是現代人與未來人之間的戰鬥。
 
也是一場決定了我生死的戰鬥。
 
「謝新陳先生,你真的要跟我們戰鬥嗎?」
 
在戰鬥開始之前,大哥向我問了一個問題,而我馬上回答。
 
「你說過,未來是過去的結果,但這是錯誤的,過去只是過去,未來還未到來,決定未來的不是過去,而是現在!只要還未死亡,希望依然是充在的!」
 
我這樣帥氣地回答,不過卻沒有人拍手掌。
 
這句話的聲音落下後,大哥就冷冷笑了幾聲。
 
「怪不得,你能夠把你的女兒從黑暗中拯救,這下我明白-------了!」
 
在話說到最尾的時候,大哥的鉗子筆直的飛向我。
 
同時二弟和三弟也飛奔過來,前來攻擊。
 
我們五人一瞬間分開,各自負責擊破眼前的敵人。
 
由依老師和深雪學姊負責對付二弟,也即是剪草車男。
 
奈奈和謝西嘉就負責對付三弟,也即是電鋸男。
 
而我則是跟大哥,一對一對決。
 
大哥剛剛的鉗子伸張了五米遠,但是卻沒有擊中我。
 
我乘勢筆直向大哥跑過去,並握緊拳頭,隨時準備攻擊。
 
但在下一秒,大哥揮動了鉗子,向我的身體橫掃,打落在手肩之上。
 
明明鉗子的棒身是這麼幼細,但竟然被打到後會這麼痛!
 
我被掃擊打中,跌倒在地上。
 
但是我強忍着痛楚,再次站起來,依然朝大哥的位置跑去。
 
「你不可能會接近到我!」
 
在我筆直向前跑的時候,鉗子的棒身,突然飛現在我眼前,並成了一個九十度的直角,把我向後撞開。
 
撞擊力太強,我整個人被擊退幾米。
 
幸好自己努力站穩,才沒有跌倒,不過被撞到的地方,真的好痛。
 
這一點點傷絕對不能打倒我的鬥志!
 
我再度向前衝,朝大哥的位置跑去。
 
「沒用的!」
 
這次鉗子棒身竟然變得非常柔軟,像是繩子的一樣,把我綁上,並向外擲飛。
 
「嗚呀呀呀呀呀呀!」
 
被狠狠摔在地上面的我,臉子和衣服都沾上了泥沙。
 
「我告訴你,謝新陳先生,你是不可能成功接近我並打到我的。」
 
「好大的口氣,真是臭死了。」
 
「我的回收方法跟弟弟有點不同,我比較喜歡物盡其用的。」
 
這是把我玩弄到死的意思嗎?
 
「不想受痛苦的話,還是建議你乖乖被回收------」
 
「誰要被你這傢伙回收!」
 
大哥的聲音還未落下,我就對着他大怒吼起來。
 
「未來的我…不能盡爸爸的責任…好好跟謝西嘉玩,而現在,難得謝西嘉來找過去的我,我可以為未來的自己補償過錯,但我卻要被你們這傢伙回收,這到底是甚麼鬼事情!?」
 
「…………………」
 
「這種事情…這種事…我絕不容許他發生!!!!!」
 
我握緊了拳頭,再次衝向大哥。
 
但是他的鉗子,竟然繞過了我的身邊,把我向前一推,推跌在地面之上。
 
「我不知道你要補償甚麼,我只知道我是被命令來執行回收行動。」
 
推跌在地上之後,大哥還讓鉗子捉住我的手腕,強行把我再向後擲飛。
 
在半空中轉了幾圈的我,背脊落地,痛得要死。
 
「想知道這到底是甚麼鬼事情,被回收後去問問你的創造者。」
 
這次鉗子向內捲曲,捲成了一個大圓餅,然後拍打在我的身上。
 
「嗚…呀…呀…呼嗚……呀!」
 
明明應該是有空氣的阻力來減輕攻擊力,但攻擊力還是非常的大,大得連我也忍不住慘叫起來。
 
太痛了!實在太痛了!
 
身體每一個地方,也痛得要死。
 
肺部、胸口、小腹、手,全部都痛得好像不是自己的。
 
「在未來,你可以贏過我,但在過去,你只不是一條可憐蟲而已。」
 
大哥帶着嘲笑語氣的說話,他的話語狠狠地我的穿透耳朵。
 
冰冷又無情的眼神,仿佛是要把我凍結。
 
再這樣下去,我會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