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過去只不過是可憐蟲,但在未來竟然擔下了這樣的重任,真是可笑。」
 
大哥越是嘲笑我,就越拍得起勁。
 
「未來的你到底是用了甚麼方法才爬升到那個位置?金錢嗎?關係嗎?還是靠女人啊!」
 
這傢伙到底是在講甚麼?怎麼我一句話也聽不懂。
 
雖然不知道他在講甚麼,但後邊的三樣東西,我是不會用來爬升甚麼位置的。
 


「未來的我…嗚呀…一定是靠實力的!」
 
大哥的眼角閃過一絲殺意,非常想馬上就殺死我。
 
但他沒有這樣做,只是把捲曲鐵餅,九十度角鎚在我的肚子上。
 
「嗚呼呀!」
 
痛得要命的肚子,傳來一陣強烈的嘔吐感,幸好沒吃晚餐,不然馬上就嘔。
 


大哥停下了攻擊,以一種看待爛泥的眼神望向我。
 
「實力?你到底有甚麼實力?被打的實力嗎?」
 
大哥突然用鉗子把我舉起,我整個人被高舉到半空中。
 
「這個位置原來是只要被打就可以當囉,怪不得我當不了。」
 
接着他又把我擲到他的身後去,我整個人又再次跌在泥地上。
 


「這班元老,竟然把你推舉上去,真是完全搞不懂。」
 
我也很搞不懂到底這個人在發甚麼神經。
 
由剛才開始,他就在講過不停。
 
從語氣中,非常明顯感覺到他的怨恨。
 
「你以為讓我成為特警我就會高興了嗎?」
 
大哥又一次把我舉起,然後撞向地面。
 
「嗚呀……你到底在講甚麼話了!?我完全不懂。」
 
「哼,你根本沒有必要懂,反正這是發生在未來的事。」


 
「未來的事?」
 
大哥鬆開了捉住了我的鉗子。
 
「對啊!你說過現在可以改變未來,所以只要把你殺了,我的未來也可以改變。」
 
大哥好像已經玩厭了虐待遊戲,他慢慢走近我的眼前。
 
「只要殺掉你,我就可以取代你的位置吧。哼。」
 
他已經不再用「回收」這個字眼,直接說殺掉我。
 
慢慢步行過來的大哥,在腰間取出了小刀,準備給我致命的一擊。
 


我強忍住痛楚,坐起了上半身,不斷向後退。
 
「可憐的蟲子,你已經無路可退了。」
 
雖然我不斷後退,但大哥漸漸迫近,仿佛我根本沒有動着。
 
小小的銀色小刀,如同死神之鐮一樣,寄宿着強大的殺意。
 
「你的未來要完蛋了,而我的未來就復活了!」
 
可惡,這樣下去,我真的完蛋了!
 
有甚麼辦法?有甚麼辦法?
 
最初的時候還說甚麼改變未來,但是我的未來現在快要完了。


 
未來…到底我的未來是怎樣……
 
「謝西嘉!未來的我到底是個甚麼人?」
 
我突然大叫出這一句話,所有人的眼光聚集在我身上。
 
正在擋住電鋸攻擊的謝西嘉,驚訝得微微張開嘴巴。
 
「爸爸…突然問這個…?」
 
「告訴我!謝西嘉!未來的我,是個甚麼人啊?身份、地位、職業、家庭!告訴我。」
 
「謝新陳,你現在還打算拖甚麼時間!?」
 


不知道我打算做甚麼的大哥,開始跑起來想盡快了結我。
 
「爸爸!危險呀!」
 
「告訴我!」
 
我完全不理會謝西嘉的警告,完全不理會奔跑過來的大哥。
 
「那個…爸爸…呃…一家三口,有大屋,有飛船,好多朋友…呃…還有…」
 
謝西嘉慌慌張張地回想起未來的我是一個怎樣的人。
 
她的聲音傳來了我的耳邊,但是大哥奔跑過來的聲音也同樣傳來了我的身邊。
 
我和大哥的距離宿短得非常快,他像是不想我聽完謝西嘉的說話。
 
「還有…還有…那個…對了!好像是那個 地球國防甚麼部長或者隊長或者司令甚麼的。」
 
隊長、部長、司令………
 
這樣的差距會不會太大了。
 
未來的我到底是地球國防的甚麼人………可惡!只能賭一局了嗎?
 
我緊緊盯着眼前為了殺死我而奔跑過來的大哥,並努力站起來。
 
我不知道我做不做到,這或許是非常瘋狂的事,但我要試試看。
 
現在我要解釋一下我的計劃,但可能會挺複雜。
 
正常來說,未來是充滿了很多未確定因素或已知因素,以科學來說就是可變因素和固定因素。
 
所謂可變因素就是隨着現在每一個決定,而在未來發生改變的因素。
 
舉一個例子,就是你今天洗冷水澡,然後到天台吹風,那麼你明天可能就生病。
 
而固定因素,就是必然發生的因素,不管現在做任何決定,都不會改變未來。
 
例如死亡,不管我現在做甚麼,最後都會面對死亡。
 
可是反過來想一下,如果能在未來找到固定因素的話,現在就能利用這一項固定因素,去改變未來的可變因素。
 
簡單一點來說,就是我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事,所以我今天做就要做甚麼。
 
給一個事例,我知道明天會測驗,所以我今天溫習,明天的測驗就會合格。
 
而現在,我知道了我未來會是地球國防隊長、部長、司令隨便一個……三個職位差距好多耶。
 
依照大哥所說,他非常妒嫉我的位置,我猜應該是指職位。
 
以此推斷,我的職位一定比他要高。
 
既然現在知道自己未來的部下會對過去的自己造成不利,想殺掉過去的自己讓未來的自己消失。
 
所以,應該要怎麼做呢?
 
「我說!」
 
我挺直了自己的身子,深呼吸了一口氣,面向着正在奔跑過來的大哥說話。
 
「有說話要講,就留待拜山的時候再講吧!」
 
大哥已經完全不理會我要做甚麼,在他的眼睛之內,就只有把我殺掉。
 
「爸爸!快逃!」
 
「新陳!閃開呀!」
 
謝西嘉和奈奈對向我大叫,向我作出警示。
 
謝西嘉…奈奈…對不起,我這次不會逃避。
 
「新陳代謝!你呆了在幹甚麼!?」
 
「跑起來!宇宙塵!」
 
努力跟二弟抗對的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對我傳來了吼叫。
各位,請祝我的計劃成功,我要在隊長、部長、司令這三個職位的差別上賭一把。
 
賭上的,就是我的未來!
 
我握緊了手中的拳頭,並向大哥的方向踏出了一步。
 
瞄準,並計算好距離和時間……
 
就在快要與我撞上的一刻,我的拳頭筆直打出。
 
同時,我大叫出來的聲音,撼動着空氣,也撼動了未來。
 
「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加入時空特警!!!!!!!!!!!!!!!!!!!!!!!!!」
 
我的拳頭打落在大哥的身體上。
 
我剛剛叫起的說話,迴響着四周,最後慢慢落下。
 
然後,大哥握住刀子伸過來的手,在快要碰到我身體的一刻,瞬間停下來。
 
不單只是這樣,二弟和三弟的動作也停住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身體停下來了……」
 
大哥保持向我伸手的姿勢,一臉不解的向我發問。
 
「因為……」
 
我把我打出的拳收回。
 
「未來已經改變了。」
 
在我發出這一句說話的時候,他們三兄弟的身體慢慢消失在我們眼前。
 
鉗子男先生,你說過我接近不了,也打不到你。
 
但是我現在做到了,我接近了你,也打到你了。
 
對呢,未來已經改變了。
 
就被現在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