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哇,好厲害…他們消失了。」
 
看到敵人突然消失在眼前,深雪學姊一臉驚訝。
 
「新陳…你是怎樣做到的…為什麼大叫一聲就可以讓他們消失?」
 
奈奈一臉不解的望向我,其實不解的不單單是她,還有謝西嘉、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
 
「這個問題嘛,要問一下未來的我囉。」
 


「噫?未來的爸爸?」
 
「看來未來的我職位也挺高的。」
 
相信大家也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讓我來解釋一下吧。
 
知道了未來的部下會對過去的自己不利,那麼只要現在下定決心,不會讓他加入時空特警。
 
那麼未來的部下,就不會成為時空特警,也不會出現在這裡,要把我回收。
 


但我說過未來是充滿了不確定因素,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個時段,因為其他原因,還是令三兄弟加入了時空特警,那麼未來就不會改變。
 
大家先回想一下,大哥是這樣講過:
 
------你以為讓我成為特警我就會高興了嗎------
 
另外也回想一下,謝西嘉是這樣講過:
 
------還有…還有…那個…對了!好像是那個 地球國防甚麼部長或者隊長或者司令甚麼的------
 


以這句話推斷,我成為了地球國防隊長、部長、司令的時候,就是三兄弟成為時空特警的時候。
 
重點來了,當時我是處於甚麼職位,隊長、部長、還是司令?
 
雖然我的職位是比三兄弟要高,但如果只是隊長這一個位置,在未來的不確定因素中,就有更多可能在其他因素的影響下,依然讓三兄弟成為特警。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當時的那句話,為沒可能起效。
 
所以我要賭的並不是隊長這些低等職位,而是部長,甚至最高級的司令,以及沒有其他因素影響。
 
而當我看到三兄弟消失了後,我就知道,我賭贏了。
 
要把我這些想法解釋給她們知道,相信一定需要不少時間。
 
所以還是算了。


 
「好了,我們走囉,一起吃晚飯好嗎?」
 
戰鬥完結,謝西嘉也找到,一切都結束了,這個時候最好就是吃晚飯囉。
 
大家都舉手讚成。
 
但是就只有一個人沒有說話,只是低着頭。
 
「謝西嘉?」
 
謝西嘉低下了頭,站在原地不動。
 
這個時候,在謝西嘉身後出現了一個光環,這看似是時空裂縫。
 


是謝西嘉的時光機?到底是在何時修好了?還是說一開始根本沒壞掉?
 
「爸爸……」
 
謝西嘉猛然抬頭望向我,她的眼睛好像積下了淚水。
 
「謝西嘉…要回去了……」
 
「是嗎,要回去了嗎…」
 
我慢慢步行到謝西嘉身邊,再次蹲下來,與她的眼睛成水平線。
 
「有空的話,記得要回來探望爸爸啊。」
 
「嗚嗯……嗚…爸爸!」


 
在離別的時候,謝西嘉終於忍不住傷感,又再一次大哭起來。
 
她緊緊地抱住我,好像不捨得與我就這樣離別。
 
「嗚…對不起…爸爸…謝西嘉…給了爸爸…這麼多的…麻煩…嗚嗚…嗚…」
 
「哈哈,真是傻女兒,怎會是給爸爸麻煩,跟謝西嘉一起,爸爸好高興。」
 
「嗚…嗚嗯…真的嗎?」
 
「倒是謝西嘉,跟爸爸一起開心嗎?」
 
「嗯…謝西嘉…嗚…好開心!」
 


這個時候,奈奈也走近了我們身邊,同樣蹲下來。
 
「謝西嘉,有空要回來跟我們一起玩,我們會好想妳的。」
 
已經如同真正的小朋友的謝西嘉,也忍不住抱住了奈奈。
 
在剛開始謝西嘉和奈奈的關係好像不怎好,但現在卻變得如同家人的一樣。
 
「嘻,總覺得自己有了個女兒呢。」
 
面對有點任性地抱住自己的謝西嘉,奈奈覺得挺開心的。
 
「妳啊,要好好對爸爸,不可以總是生爸爸的氣。」
 
「啊…嗯,我答應妳了呢。」
 
「約定了啊!未來可是會改變的。」
 
還親密到做下約定呢,不過未來可是會改變的?這句話是甚麼意思了?
 
謝西嘉終於慢慢鬆開了抱住奈奈的手,然後擦了擦眼睛。
 
「爸爸…」
 
「嗯?怎麼了?」
 
------啜------
 
突然,我的臉頰被謝西嘉的小嘴碰上了。
 
不單只是我感到吃驚,連在我身旁的奈奈也感到非常吃驚。
 
之後,謝西嘉沒再說甚麼話,就走到時空裂縫前邊,向我們眾人敬了個感謝之禮,然後就跳進了時空裂縫,消失在我們眼前了。
 
…………嘿…真是個傻女兒。
 
「新陳!你怎麼臉紅了!難道你對自己的女兒動心嗎?」
 
「嗚哇!別誤會!我怎會這樣啊!」
 
「新陳…好可疑!哼!」
 
哎呀呀,看來又要把奈奈哄回來了。
 
謝西嘉的事件過了一個星期後。
 
今天我們四個人一起在飯堂用完餐,然後回去基地休息。
 
為了答謝各位在謝西嘉的事件上幫忙,我今天請了她們吃大餐。
 
「說起來,我的學分也快要見底了,真的不可以再亂用了。」
 
我一邊與她們步行到基地前邊的空地,一邊抱怨着。
 
「啊,宇宙塵要測驗嗎?很好,老師就給你S級的測驗吧!」
 
「S級?由依老師妳是笨蛋嗎?」
 
「宇宙塵!竟然說我是笨蛋!!!」
 
「呼呀,由依老師要發飄了!快逃。」
 
「給我站住!」
 
有點故意惹由依老師生氣的我,像箭一樣跑開,飛快地跑到基地的鐵門前邊,並打了開來。
 
然後「碰磅」的一聲,我不知道被甚麼東西撲倒。
 
一臉很柔軟的臉在我的胸口上不斷磨蹭,還感覺到兩個柔軟的半球體的輕柔觸感。
 
另外,一陣洗髮水的香味直撲進鼻子。
 
我記得這種氣味,那是我在宿舍的洗髮水香味。
 
用這種香味洗髮水的人,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個人………
 
「爸爸!」
 
聽到一聲熟悉的叫聲,我完全不必靠洗髮水來推,就知道把我撲倒的人是謝西嘉。
 
「謝西嘉,來探望我們了嗎?」
 
我挺起了身子,望向謝西嘉。
 
看到謝西嘉撲倒了我的她們,紛紛圍上來。
 
「不是啦,爸爸,謝西嘉是來上學的,看呀,這是入學申請書!已經得到批准囉。」
 
甚麼!上學?入學申請書?已經得到批准?
 
「哈,以後謝小鬼就是人家的學妹囉,謝小鬼是修讀那一科?」
 
「就是女兒學囉,謝西嘉要學習做一個最得爸爸歡心的女兒。」
 
深雪學姊知道自己多了個學妹,非常的高興。
 
不過,女兒學到底是甚麼學科來的啦!
 
「學習是一件好事,但未來的我批准了嗎?」
 
我帶着有點驚慌的表情提問。
 
要是又因為與未成年甚麼啦的罪行,又招來麻煩,這次說不定我又被回收了。
 
「爸爸放心啦,未來爸爸已經向時空管理局拿到了批准啦!」
 
既然是這樣的話就好了,我真的好想不跟三兄甚麼的對戰呀。
 
「那個…謝西嘉,可不可以先站起來。」
 
由剛才撲倒我的一刻開始,我的重要部份就被壓住了……好尷尬啊。
 
「不!謝西嘉要一直跟爸爸這樣啊!」
 
「謝西嘉,我是爸爸啊。」
 
「所以呢?」
 
「要聽爸爸的話!」
 
「不要~!」
 
哎呀呀,真沒她辦法了。
 
算了,反正這是一個瘋狂到令人……不,連青蛙也發出「GAP」一聲的瘋狂世界…就讓謝西嘉任性一下吧。
 
「嘿嘿,最喜歡爸爸了。」
 
 
 
 
《第二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