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謝新陳,二十歲,是紅色慧星紀念大學的大學生,修讀「宇宙生態研究學」。
 
現在是春天的節尾,夏天快將要到來,這種溫度真的好適合睡覺。
 
不會太冷,也不會太熱,恰到好處。
 
可是學還是要上,說真的,我好想一直就留在被窩內睡覺啊。
 
所謂春天不是讀書天,好!今天就留在被窩內睡覺,不去上學了。
 


噫?
 
怎麼我覺得好像被某個東西壓住了?
 
我睜開了還是很想繼續睡覺的雙眼,望了望四周,但沒發現到甚麼。
 
不對…我發現我的被子好像凸得有點誇張。
 
我目前的睡姿是正躺睡,所以在肚子的位置有點凸是正常的事。
 


但現在卻比孕婦還要凸………有個東西在我的被子之內!也在我肚子之上!
 
我馬上翻起被子,查看發生了甚麼事。
 
然後我就發現……有個女孩睡在我的肚子上邊,她的頭正靠在我的胸口之上。
 
天然金黃色的短髮,在頭髮的各兩側,有一個像是白色盒子的髮圈,綁住了兩條小小的馬尾。
 
她是謝西嘉,是我的女兒,正確來說是我的養女,是個未來人。
 


「啊…早安啊…爸爸。」
 
謝西嘉慢慢睜開她藍色的雙眼,睡眼惺忪的。
 
「我說!現在不是說早安的時候!給我起來啊!還有妳到底是怎樣進來的!」
 
如果你睡醒後,突然發現有個女孩睡在自己的身上,你會有怎樣的感覺?
 
覺得很爽?你是變態的嗎?
 
聽到我怒吼,謝西塔揉搓了雙眼,慢慢坐起來。
 
不是坐在床上,而是坐在我的肚子上。
 
從她穿的校服裙子中,可以看到白色的小褲褲,她沒注意到自己走光嗎?


 
「嗚呵…本來謝西嘉是來叫爸爸起床,但看到爸爸的睡臉,就不自覺鑽進來了。」
 
「我不想知道妳為什麼會出現,給我走開啊!」
 
「外邊的保安先生已經被謝西嘉打倒了,爸爸再叫多大聲也不會有人聽到囉。」
 
「為什麼要打倒保安先生!還有我為什麼要叫?」
 
謝西嘉的眼睛突然散發出奇怪的氣息,像是想吃掉我的一樣。
 
我用力地把謝西嘉推開,然後奮力站起。
 
「耶,爸爸推倒謝西嘉了!」
 


「妳在高興甚麼啦!」
 
才剛剛被我推開的謝西嘉站了起來,並一躍傾前,抱住了我的手臂。
 
「爸爸!巧克力!巧克力!」
 
突然謝西嘉講起了莫名其妙的說話,因為話題轉變得太快,害我跟不上話題。
 
「今天是情人節嘛,爸爸。」
 
啊……是嗎…原來今天是情人節…我都沒留意到。
 
因為我又沒情人,所以對這個節日完全沒留意呢。
 
「難道爸爸沒準備巧克力嗎?嗚…爸爸真是的……」


 
謝西嘉看到我現在才知道今天是情人的驚訝表情,就猜到我沒有準備巧克力,非常失望。
 
不過在下一秒,她又變回了開心的模樣。
 
然後不知道在那裡拿取出了個長方型的盒子,遞到了我面前。
 
那是一個用白色絲帶綁了個蝴蝶結於酒紅色的包裝紙上的盒子,感覺好像禮物。
 
「這是謝西嘉給爸爸的本命巧克力!」
 
謝西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她的臉頰微微泛紅。
 
「啊…哦。多謝。」
 


第一次收到女兒送給我的禮物,我實在不知道應該給出怎樣的反應。
 
總之,我收下巧克力就是了。
 
然後,難得我起床了,就換了衣校服,跟謝西嘉一起上學去了。
 
謝西嘉修讀的是女兒學,跟我的課室位置不同,所以在禮堂站下車之後,就各行各路了。
 
來到了位於學習大樓一號的課室,我坐到自己平常坐的位置。
 
由依老師還未到來,我無聊得四周張望。
 
在課室之內,大家互相派送巧克力,有男生給男生的,有女生給女生的,也有女生給男生的。
 
當中有所謂的義禮巧克力,也有本命巧克力。
 
情人節果然是巧克力滿天飛的節日吧。
 
不過,為什麼沒有同學給我巧克力,呃…其實我也不是很想要的。
 
看着同學們互派巧克力的我,等了一會之後,班主任由依老師就來到課室,開始上課了。
 
由依老師是一個二十七歲的女教師,不過外表卻像是二十歲左右的少女,是心智像跟小朋友一樣沒分別的人,我是這麼認為。
 
她就除了胸部比較大和真實年齡比較大之外,就甚麼都很小,例如氣量。
 
奶油黃的及腰髮是染成的,跟謝西嘉的天然金黃色有很大的差別,不過也算得上是不錯看的顏色。
 
進來了課室的由依老師,不知為何一臉不高興。
 
她以仇視的目光望着各個互派或者收到巧克力的人。
 
「咳嗯!同學!現在要開始上課了!」
 
雖然不清楚她發生了甚麼事,不過課還是要上的。
 
由依老師一邊講課,我一邊抄下筆記,也有時候四周游望,發白日夢。
 
「假設外星生物是有腦袋,但腦袋之內會否有感情?外星生物與外星生物之間會有愛情嗎?如果有愛情,是否也有同性戀的情況,這些事情,請各同學於下星期以論文形式交回。」
 
由依老師一如往常的給我們奇奇怪怪的功課。
 
以我來說,要以外星生物的愛情作為前題而寫論文,不算是一件很難的事。
 
就算後天要交回論文,我也可以做得到的。
 
不過,有一位同學,就對於以下星期交回論文感到非常不滿。
 
「老師!下星期就交回論文,會不會太快啊?我們需要更多時間!」
 
那位不滿的同學站起身,大聲的叫喊着。
 
由依老師看到這個同學提出異議感到非常不爽,她的太陽穴浮現出青筋了。
 
「說得對,大家的確要多點時間,所以各同學的論文兩個星期後才交回,但你除外!」
 
由依老師豎起了一根手指,自鳴得意地指向那個同學。
 
「甚麼!老師妳怎可以這樣啊!」
 
「你本週未交論文。」
 
「這太無理了吧!」
 
「四天後交!」
 
「……………嘖!」
 
「後天交!」
 
「甚麼嘛!由依老師今天是收不到巧克力而不爽,所以隨便懲罰學生嗎?」
 
那個學生這麼一說,全場開始議論紛紛,探討着由依老師是不是沒收到巧克力。
 
呵,由依老師會收到巧克力?這太不可能了。
 
就算是收到巧克力,也是女生送的義禮巧克力。
 
看看由依老師的臉,瞬時變青,好像真的被那個學生說中了的一樣。
 
「嘛…我跟老師同是天崖淪落人,所以別懲罰我好嗎?啊,真的好想收到巧克力呢。」
 
「同學!!」
 
這時由依老師傳來了一聲憤怒的吼叫。
 
一位二十七歲依然沒有談過戀愛,甚至沒有被追求過,每次情人節也收不到巧克力的女性憤怒之魂,正要爆發了。
 
「你很想到巧克力對吧!老師就給你巧克力!你要大便味巧克力?還是巧克力味的大便?」
 
由依老師不知從那裡取出了兩個咖啡色的物體,正帶着憤怒的步履走近那學生身邊。
 
嗚噫!其中一個是大便!?
 
不會吧,由依老師竟然拿這個東西來攻擊學生!?
 
「老師別過來!好恐怖!好恐怖呀!我不要大便呀!」
 
「太遲了,已經決定給你大便味巧克力和巧克力味的大便!」
 
「嗚哇!…咳…哇…咳嗯!嗯!救…命…咳嗚……」
 
由依老師把手中兩個咖啡色的東西,強行塞進學生的口中。
 
那個學生的樣子像是快要死掉,已經不能用文字來形容。
 
我看,其實由依老師手上的都是巧克力,她也沒可能拿這麼髒的大便在手上。
 
不過手上的巧克力是不是大便的味道………就真的只有那位快要死掉的同學才知道了。
 
就這樣,今天的上午部份課堂,在一片怒火中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