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的課堂完結後,就是午飯時間。
 
午飯時間通常都會去我加入了的「地球防衛學會」社辦用餐,那個社辦其實是一間鐵皮屋,我通常稱它為基地。
 
記下了論文的事情,然後收拾好筆起,我就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正當要向課室門口前進,準備離開之時,剛剛清潔好雙手的由依老師叫住了我。
 
「喂,宇宙塵!」
 


「嗯?怎麼了?」
 
「怎麼了?你裝傻嗎?巧克力啊!」
 
「甚麼巧克力了?」
 
「當然是你要給我的巧克力囉!」
 
這個女人發甚麼傻了,忽然向我拿巧克力。
 


再說,如果我真的要派巧克力,也應該先給謝西嘉吧。
 
「別再裝了,老師知道你把巧克力收起來,準備給我一個驚喜,對吧。」
 
「這個嘛,巧克力的確是有…不過是謝西嘉今早給我的,難道由依老師想要嗎?」
 
「甚麼!竟然連宇宙塵也收到巧克力!嗚…嗚…嗚…嗚…」
 
由依老師非常傷心地悲嗚起來。
 


我說,我會收到女兒給的巧克力應該是一件正常的事吧。
 
「我不依啊!我也要巧克力!我也要!宇宙塵給我巧克力!」
 
哇呀,都已經二十七歲了,還像個小朋友一樣。
 
真沒這個由依老師好氣了。
 
我嘆了一口氣,然後把由依老師強行拉離了課室,向着基地前進。
 
來到了基地,在剛打開門,就看到有三個女孩正在聊天。
「謝西嘉已經給了爸爸巧克力呢!」
 
「嗯姆,人家也想吃吃巧克力嘛。」
 


「沒想到新陳最先收到謝西嘉送的巧克力。」
 
最先講話的是謝西嘉,她與另外兩個女孩坐在桌子的周邊,非常開心地聊天。
 
第二個講話的是深雪學姊,雖然稱呼她為學姊,但她卻只有一百三十多厘米,年齡也只有十七歲,很難想像是我的學姊。
 
深雪學姊的頭黑短髮剪得非常整齊,在平陰的瀏海上邊,綁上了一條紅色的蝴蝶結。
 
一張孩子臉的她,說起話時,總會露出犬齒。
 
接着第三個講話的是奈奈,她也是我的學姊,不過我比較喜歡直接叫她奈奈的。
 
奈奈有一頭黑色的及肩髮,在右邊綁上了一條長長的馬尾,很有少女的味道。
 
她水嫩的雙眼,非常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啊!爸爸!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
 
發現我來到了基地的謝西嘉,馬上跑到我身邊,馬上抱緊。
 
呵呵…這個女兒還真黏人呢。
 
不過,每次謝西嘉黏着我的時候,奈奈總會有點不高興。
 
看,現在又是這樣了。
 
之前還因為謝西嘉的出現,令我和奈奈的關係惡化起來呢。
 


「新陳代謝!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也像個小朋友一樣,飛奔到我面前。
 
她的閃閃發光的雙眼與我對上,好像在期待甚麼似的。
 
「吶,人家想要吃巧克力,快點給人家吃。」
 
「抱歉,我身上只有謝西嘉給我的那一份巧克力啦。」
 
「不緊要啦,人家想吃巧克力嘛。」
 
深雪學姊完全不理會在今天收到巧克力的意義,看來她只不過純粹想吃巧克力而已。
 
「不,巧克力是謝西嘉給爸爸的,只有爸爸才可以吃謝西嘉給的巧克力!」


 
聽到深雪學姊想吃掉今早給我的巧克力的謝西嘉,即時不滿地鼓起了臉頰。
 
「甚麼啊,謝小鬼,別這麼小器,人家想吃巧克力。」
 
「不要!謝西嘉的巧克力只有爸爸才可以吃。」
 
我說…妳們兩個雖然未成年,但也不要太過像小朋友吧。
 
「深雪,巧克力的話,我今天收到很多。」
 
忽然,奈奈對正想從謝西嘉保護的我手上搶走巧克力的深雪講起話來。
 
「呼哇,真的嗎?」
 
「嗯,因為太多,自己也吃不下,真是覺得好麻煩耶,吃太多可是會變得胖胖的。」
 
「那個!那個!人家可以要巧克力嗎?可以嗎?」
 
深雪學姊跑到奈奈的面前,請求她給自己巧克力。
 
奈奈輕輕的微笑,然後就把一堆又一堆的巧克力交給了深雪學姊。
 
「小奈奈……妳到底收到幾份巧克力了?」
 
在我身後的由依老師,毫無生氣地半瞇起雙眼,沒精打彩地說了句話。
 
奈奈豎起了一隻手指按住了臉頰,眼珠朝上旁望去,思考着到底收到多少份巧克力。
 
「一個…兩個…五個…十個…十五…二十個…嗯…應該有三十個左右吧,實際數量真的不清楚。」
 
由依老師蹲在牆角哭哭了。
 
不過,三十份的巧克力數量,會不會真是太多了。
 
看來奈奈在學校的人氣還不能小觀。
 
「新陳代謝,別說人家不給你,喺!這是人家給新陳代謝的巧克力。」
 
深雪學姊把剛剛從奈奈手中拿到的其中一份巧克力交給了我。
 
在巧克力的包裝紙上,寫着了「本命」二字。
 
我想這是無意間出現的吧,因為深雪學姊又不可能真的送我本命巧克力。
 
而且,對於深雪學姊來說,巧克力只不過是甜品,甜品就是用來吃。
 
哈哈,有夠像個小女孩的想法呢。
 
「人家才不是想跟新陳代謝分享才送給你的啦!」
 
「哎呀呀,真的謝謝妳呢,深雪學姊。」
 
「哼哼,要再多多的感謝人家啊!」
 
深雪學姊別過了臉,從她的臉頰上,可以看到有微泛紅。
 
深雪學姊給了我巧克力之後,就轉身向奈奈發問。
 
「呢,奈奈,妳不給新陳代謝巧克力嗎?」
 
「呀…那個…呃…我……」
 
忽然被這麼問道,奈奈竟然講不出話來。
 
慌慌張張的她,臉頰變得非常紅。
 
我還發現,奈奈好像在把某些東西緊緊收在自己身後。
 
我有點好奇,那會是甚麼東西呢?
 
「奈奈,妳該不會沒有準備給新陳代謝巧克力嗎?」
 
「呃…其實…那個…哈哈,我忘記了,哈哈…哈哈。」
 
面對這樣的失魂場面,奈奈只好苦笑以對。
 
「其實我也不是十分想要巧克力,所以,奈奈妳就別介意吧,而且我自己也沒有準備巧克力給各位。」
 
為了緩和尷尬的氣氛,我只好這樣講話起來。
 
「喔哈哈…對不起呢…哈哈…哈哈…」
 
奈奈繼續苦笑,她的耳朵變得跟臉一樣紅了。
 
不過,我總覺得,奈奈不像是會把情人節送巧克力這些事情忘記的女生。
 
算了,要追究這些事情,只會讓氣氛變得尷尬。
 
身為男生的我,就應該明白到甚麼事應該做,甚麼事不應該做。
 
而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
 
「吃飯囉!」
 
我拿出了便當,放到桌子上去,並坐到旁邊,準備吃午飯。
 
大家也把便當拿出,然後共享吃午飯的歡樂時光。
 
「謝西嘉不客氣囉。嘿嘿!烤雞蛋耶!」
 
「嗚哇!新陳代謝!你這個看起來很好吃耶!」
 
「喂!妳怎可以吃掉我的煎雞排……嗚嗚…深雪學姊好過份。」
 
「能與大家一起吃午飯,真的太好了。」
 
「…嗚…嗚…嗚…嗚…嗚…嗚…只有我沒有巧克力…嗚嗚…」
 
我說,由依老師妳還要哭到幾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