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我們高速把午飯吃完,好讓有更多的時間來處理眼前的「情人節事件」。
 
我們隨着男子的帶領,離開了基地,向着男男社的社部前進。
 
「男男社的社部是位於體育館上邊的附近的位置,所以我們要走的路並不是很多。」
 
男子一邊前進,一邊告訴我們男男社的位置。
 
「嗯,的確不遠…但是,你要捉住我的手到幾時呀!」
 


「對…對不起!我不知不覺間…嗚…我不是人夫控的啊!」
 
「你還要一邊捉住我的手一邊道歉!?」
 
「對不起!」
 
這一刻,真希望自己是個女生。
 
走了一段路,我們來到了男男社的社部面前。
 


男男社的整個社部都被石牆包圍起來,入口處有一道高聳入雲的鐵閘。
 
因為收到恐嚇信的關係,鐵閘外邊有兩對男人在把守。
 
不過他們一邊把守,卻一邊談情……是的,我是說談情。
 
男子帶領我們到兩對男人面前。
 
「暗號!」
 


兩對男人同的這樣講話。
 
「暗號是,阿部高和的特濃牛奶。」
 
男子望了望四周,好像在確定甚麼東西似的,然後說出了暗號。
 
兩對男人點了點頭,確定了男子的身份,可是還未放行。
 
「後邊的人是…?」
 
男子望了望我們,從他的眼神中,可以感覺到他在跟我們說「等等要安份守己啊」。
 
「他們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是會長請他們來保護我們------」
 
「真的嗎!?」


 
男子的聲音還未落下,兩對男人就非常高興地大叫起來。
 
然後他們捉住了我的手,非常用力地上下搖晃。
 
雖然我知道他們是想要握手示好,但這樣搖的話…嗚嗚!
 
「謝謝你來幫助我們!這下子真的得救了!得救了!」
 
兩對男人同時講話,聲音重疊在一起。
 
「我說…嗚哇…-我們還未…嗚…決定接下任務…」
 
「真的得救了!好感謝你!最愛你了!」
 


我的說話他們已經聽不進耳,而且他們更講出了我覺得超噁心的說話。
 
我身後的女孩們投來了「你糟糕了」的視線。
 
而謝西嘉則是投來「爸爸好可憐」的視線。
 
之後通過了鐵閘,我們來到男男社的範圍之內。
 
目前身處的地方,應該是一個花園,就像來到了外國貴族豪宅時,總會在大屋門前見到的花園。
 
我們行走於花園中間的道路上,道路是筆直通向男男社的本館。
 
本館有五層樓之高,感覺有點英國貴族風格。
 
男子帶領我們進到裡邊,由樓梯步行到五樓。


 
聽男子說,他們會長的辦公室是處於五樓,要找他就必須要到五樓。
 
在前往的途中,在本館內看到不同的男人向我們一行人投來了開心不已的目光。
 
其實是向我投來了開心不已的目光………
 
噁……被這麼多男人這樣望,害我混身不自在,特別是知道他們都是男同志後。
 
明明奈奈才是會長,怎麼害我現在變成了會長了。
 
沿着樓梯走了一會,終於來了五樓。
 
在五樓,就只有一間房,應該是說整層就是一間房。
 


男子在門前叩了幾下,然後門後邊就傳來了聲音。
 
「請進來。」
 
那一把聲音很沉實,也很穩重,感覺相當成熟。
 
之後,男子才緩緩地打開了門,帶領我們進去。
 
進到了房間後,才發現這裡真的超級大,果然是以全層作為房間耶。
 
目前身處的應該是會客室的部份。
 
廣闊的大廳旁邊種植了盆栽,並有數道通往不同地方的門子。
 
另外在會客室的最盡頭,兩道大型的落地玻璃窗,讓外邊的陽光照進了來。
 
就在陽光照耀之下,一個人影從辦公桌那邊站了起來。
 
因為是背光關係,所以未能看清楚容貌。
 
「小明,辛苦你帶他們來,你可以先退下了。」
 
人影發出了男人的聲音,相信剛才由門後邊傳來的聲音是由這個人影發出的。
 
現在才知道原來一直跟我們交談,並為我們帶路的人叫作小明……真是個路人甲的名稱。
 
接着小明就離開了房間,消失在我們眼前。
 
人影做出了轉身的動作,把落地玻璃窗的窗簾落下,然後亮起了吊在天花板的水晶吊燈。
 
「不好意思,要各位前來本館跟我見面。」
 
因為背光消失了的關係,終於可以見到他的真面目。
 
「先自我介紹,我是男男社的會長---谷花約瑟。」
 
谷花約瑟?菊花若塞?
 
這真是個怪名字,到底是姓谷,還是複姓谷花?叫他谷先生就好了。
 
谷先生轉了個身,把臉望向了我們。
 
谷先生是一個挺高大的男人,應該有一百八十多厘米高。
 
而且他也挺健壯的,胸肌、腹肌、二頭肌,全部都線條分明,給了我一個健身教練的感覺。
 
很像陸軍裝的短髮,有點粗糙的臉子,臉型有點像梯型,這就是谷先生的外表。
 
目前他穿着了像是技工的衣服。
 
「谷先生…你好…我是地球防衛學會的代表,我是謝新陳。」
 
聽過了谷先生的自我介紹後,我禮貌上也作過了自我介紹。
 
突然谷先生步近了我臉前。
 
他的黑實眼睛與我對上,目不轉精地望我的雙眼,更以粗厚一雙手掌,搭在了我的肩頭上。
 
「新陳君………」
 
嗚噫!谷先生突然做甚麼了?
 
我頓時給不出反應,只好睜大雙眼發着事情發展。
 
「新陳君……您要跟我一起成為世界第一嗎?」
 
世…世界第一?世…世界第一初戀!?
 
還有為什麼要用「您」,而不是「你」,他是要我和我的心都跟他成為世界第一嗎?
 
嗚噫!不要!不要!我不要!
 
我的初戀那有可能是跟男同志!
 
我保持着向後傾的姿勢,而谷先生卻想繼續進迫。
 
要不是謝西嘉已經在谷先生的身後用力拉着他,相信我的貞操馬上不保。
 
「對不起,我真的有點情不自禁。」
 
「嗚…我好想回家。」
 
回過神來,谷先生邀請我們在辦工桌前邊坐下,開始進行交談。
 
因為我是男生,所以有非常棒的待遇,能夠坐單人沙發。
 
而身後的女生們,就只能坐木椅子。
 
我想因為她們也是客人之一,所以才有木椅子坐。
 
要是身份是局外人的話,應該就只有站的份。
 
「那個…聽說你們收到恐嚇信,那是幾時的事了。」
 
首先我提問了關於恐嚇信的事。
 
谷先生顯得有點悶悶不樂,他回想了一下,然後回答我。
 
「那是前天的事,記得我在早上開課前想先到本館拿個東西,然後就在自己的辦公桌前邊收到了恐嚇信,順便一提,本館的名稱叫「本能寺」,意思是男人的本能,有意思吧。」
 
別突然說了奇怪的話好嗎?
 
「最初還以為是惡作劇,但收到消息指出,純色百合她們也收到同樣的恐嚇信。我不太喜歡她們,應該說我不喜歡女生。」
 
我不想知道你喜不喜歡女生!
 
「男女之愛有可能會做出這樣的行為,向我們作出攻擊,本來男女之愛就與我們是有點水火不容了。唉,好難明白為什麼男人會喜歡女人,甚至討厭男人。」
 
我說,男人會喜歡女人是正常不過的事,相信神創造男女時也是設計成這樣的吧。
 
「記得有一天…從那天起我不辨別前後,從那天起我竟掉亂左右……」
 
請不要用歌詞來代替說話好嗎?還有谷先生你突然講甚麼鬼話!我對你的回憶沒興趣!
 
唉……誰來告訴我要怎樣跟這個人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