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可以請問一下關於你們男男社的事情嗎?」
 
我已經沒有氣力再去吐糟,只好盡快帶過話題。
 
「我們男男社,就如你所見,是男同志眾集起來的社部。我們每天會一起朗讀,一起午飯、一起玩樂,到了晚上就會親熱一番。目前正在招收新生中。」
 
不要兩眼發光的對着我說「目前正在招收新生中」呀,你是要我加入嗎?
 
「在男男社中也有修讀電影學的同志,較早之前還與肥皂劇電視學會合作拍攝了一部電視劇。」
 


「真的假的,電視劇啊?」
 
「真的,名稱是<<攻與受>>,聽說很受同志歡迎,在女生之中也有喜歡收看的。雖然我不喜歡女生,不過自己社部拍的電視劇有女生喜歡,我是很高興的。」
 
竟然會有女生喜歡男男社的電視劇!?
 
「給各位看最精彩的一部份吧。」
 
谷先生不知道從那裡拿了個控制器,然後按了按。
 


接着一個巨大的螢光幕出現在我們後邊,並慢慢出現了畫面。
 
雖然我對電視劇沒甚麼興趣,不過谷先生誠意權權的,我也不好意思拒絕。
 
畫面一開始,就是雪地之中。
 
風雪非常的大,吹得在雪地上的帳篷擺來擺去。
 
突然有兩個身穿超厚衣服的人由帳篷中衝了出來。
 


男人A拉住了男人B的手,把他拉到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
 
然後非常大聲地叫了一句------
 
「黑仔呀!家明是男人來的呀!」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還是想-----」
 
「黑仔!家明是男人,我們不可以的!」
 
看來男人B是叫作黑仔。
 
就在兩人的談論之間,帳篷中傳來了男人的呻吟聲。
 
鏡頭馬上轉去帳篷,就看到有一個男人身型的黑影跪了下來,並向另一個跪在地上「N」字型男人身型的黑影猛撞。


 
「鼓佬!停手!家明是男人呀!」
 
------如果命運能選擇---------
 
然後唱起了片尾曲。
 
「每次看到這一幕,我也覺得很震撼呢。」
 
谷先生非常感慨地說起話來。
 
我完全不覺得震撼,我只知道家明被「吃掉」了。
 
以及我身後的女生們,都紅着臉低頭下去。
 


「這是一幕講述四個青年在雪山旅行,突然情慾發作,把家明吃掉了。」
 
這應是十八禁的深夜節目吧。
 
「其實男男社就是一個這麼正常的社部,大家的相處都非常溶合,也沒有做出傷天害理的事,只是因為性取向有點不同,就被討厭了,現在男女之愛還宣稱要向我們攻擊。」
 
谷先生再按了按控制器,把巨大的螢光幕收起。
 
「所以希望你們地球防衛學會來幫助我們,保護我們這一個正常的社團,安安全全渡過今天的情人節。」
 
「這一點嘛……」
 
我摸了摸自己的後腦杓,一臉不知道現在應該怎做才好。
 
我望向了身後的女生們,希望她們能給點意見。


 
怎料因為剛才的影片對她們來說太過震撼,她們到現在還未能回神過來。
 
喂喂,妳們是喜歡了這部電視劇還是怎了?臉子紅得這麼誇張。
 
真是的,現在只能靠我自己來思考了嗎?
 
根據我的看法,男男社只不過是一個由男同性戀組織起來的社部。
 
社部的活動都正常不過,除了在晚上的親熱…………噁。
 
不過親熱是他們表達愛的方法,也算一件正常的事。
 
所以,男男社其實是跟正常的社團學會大同小異的社部,也算是一個正當的社部。
 


但是因為性取向有點不同,就被男女之愛,這一個由男女情侶聚集起來的組織攻擊,實在是挺不正常。
 
何止不不常,實在是太過誇張!
 
試想想,男女之愛有必要對男男社或者純色百合作出攻擊嗎?
 
其實只有在情人節當天無視這一班男女同志就好了,根本不必做出傷害他們的事。
 
不過恐嚇信的確是發出,以男男社和男女之愛以往的相處經歷來看,男女之愛是有機會去傷害男男社的成員。
 
雖然這次的事情與外星人,或者地球危機是沒有任何關係。
 
但是既然谷先生需要我們保護的話,或許答應他的要求,也不成問題。
 
我思考了一會兒,然後得出了結果。
 
「谷先生,我們決定接受這次任務。」
 
我望向了谷先生,只見谷先生聽到的這樣的回答,開心到差點就流下男兒淚。
 
「真的太感謝你們,地球防衛學會,也很感謝你,新陳君。」
 
谷先生高興得捉住我的雙手,一臉幸福的樣子對向我。
 
「為了感謝你們,我決定送你們<<攻與受>>無修正版,那個連吃掉家明的部份也收錄了。」
 
「那個…這樣的東西…就不要-----」
 
「這是身為男男社會長的我的一番心意,請你們收下吧。」
 
我才不想要男男社的電視劇,而且是無修正版!
 
不過谷先生強行要我代為收下,我只好勉強地收下了。
 
噁……封面是四個青年擁抱在一起,情深深地互望,而有個女生在四個青年的後邊被殺死了。
 
這樣的封面不標上十八禁的字樣沒問題嗎?
 
「新陳君…你要跟我一起成為世界第一嗎?」
 
不要突然就講出這樣的話!!!!!
 
總之,我們就接受了男男社的請求,保護他們平安渡過情人節這一天。
 
其實說保護也不算真的在保護。
 
大家想想,現在午飯時間快將完結,等等就要上課了。
 
在上課途中受到攻擊是不太可能的事,因為在眾目睽睽之下,男女之愛是絕對下不了手。
 
下課之後,學生們都會回到宿舍。
 
特別今天是情人節,相信一定有不少男生會犯下了校規,去女生宿舍那邊玩。
 
在場地和人數,這兩種情況不利之下,男女之愛要傷害男男社是有點難度。
 
還有我們能保護男男社的時間,也就只有剩下來的午飯時間,還有放學後,所以執行任務的時間其實是很少的。
 
「說到我們保護你們,其實具體來說是要做點甚麼?」
 
坐在我身後的奈奈回過了神,舉起了手進行發問。
 
對啊,這樣的問題我也沒想過呢。
 
谷先生聽到這樣的問題,也思考了一下。
 
「這個啊…嗯…雖然我很想要求你們直接保護我,但是以我的實力,單獨面對男女之愛並不是問題……這樣吧,就當作是保安員,在四周巡邏一下好嗎?」
 
谷先生講出了這樣的話,叫我們把自己當作保安員。
 
還有他說自己的實力單獨面對男女之愛並不是問題,到底他有多大的實力?
 
實力這麼大的話,為什麼還需要我們來保護?
 
唉…算了…反正接下了任務,而且還只不過是當保安這些容易到極的工作。
 
之後,在谷先生的送別之下,我們五個人離開了他的辦工室,來到了本館外邊的花園。
 
「好!既然接下了任務,就要認真去做!」
 
好像因為在谷先生的辦工室太久沒說話,深雪學姊來到花園之後,就第一個講起話來。
 
「深雪真有幹勁呢。」
 
看到深雪學姊充滿了朝氣,像個小女孩一樣,奈奈不禁微笑起來。
 
「如果真的要巡邏的話,我建議分成幾組。」
 
由依老師看來也認真起來,竟然提出了意見。
 
「深雪跟奈奈,我和宇宙塵,謝西嘉單獨留守本館。」
 
更發表出這樣的組合。
 
「不要!我才不要跟由依老師一組。」
 
「謝西嘉不要一個人,要跟爸爸一起!」
 
我和謝西嘉馬上抗議。
 
「甚麼?竟然想想反抗顧問老師的提議!好大的膽子,宇宙塵!」
 
「我不要跟由依老師一組!」
 
「謝西嘉要跟爸爸一起!」
 
「你們兩個!!!」
 
才剛開始執行小小的任務,就遇上了困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