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着傷痕累累的身體,搖搖晃晃的後退,拉開與阿修羅的距離。
 
這傢伙,由剛才開始,都只是抱着玩樂的心態來戰鬥的嗎?
 
阿修羅先把鞭子召回去,然後雙手握成了拳,並在牠的四周,散發出鬥氣。
 
鬥氣的出現,攪動着空氣,產生了強風。
 
地面上的碎石,全部被強風吹起,在空中亂跑亂跳。
 


強風的出現,使我差點就被吹倒在地上,我現在只能勉強地站穩。
 
「竟然要我動真格,你這傢伙!」
 
阿修羅的眼神變得更加尖銳,只不過是視線,就已經使我有被千針所插的痛楚。
 
阿修羅加強了鬥氣,鬥氣強得使地面都龜裂。
 
然後牠召喚出光芒,不過光芒並不是聚集在牠的身邊,而是在我四周出現。
 


而且數量比之前用白玫瑰攻擊時還要多,是要多出數十倍。
 
「呼喝!!!!」
 
阿修羅大喝一聲,鬥氣連同光芒一同爆開。
 
在我身邊的光芒,全部變成了紅玫瑰的花瓣,把我包圍着。
 
而爆開了的鬥氣,則使花瓣以我為中心旋轉起來。
 


密集的花瓣在我眼前旋轉得非常快,把外邊的景物全部蔽住。
 
突然一片玫瑰花瓣向我衝過來!
 
是的,不是飄,而是衝。
 
花瓣撞上了我的身子,把我整個人撞得後退了幾步。
 
明明只是一片花瓣,但是被撞上就有如同被大石擲到的一樣痛。
 
突然,另一片花瓣又在我身後撞過來,我的背部即時感覺到痛楚。
 
「嗚!」
 
痛苦的呻吟聲還未落下,另一片花瓣就從我側邊撞過來。


 
然後另一片又撞過來我的背部,在下一秒另一片又撞了過來,接着又是一片,然後又是一片。
 
「嗚!呀!嗯!呼呀!嗚嗯!嗚…!」
 
被花瓣包圍的我,就好像被單身走進狼群中的獵人一樣,被重重包圍。
 
花瓣不斷向我撞擊,我連喘一口氣的時候也沒有。
 
更糟糕的是,撞擊的間距正不斷減少。
 
下一片花瓣的撞擊時間,比上一片花瓣的撞更時間更要快。
 
速度變得越來越快,我已經連發生了甚麼事情都不知道,只知道身體不斷被猛襲。
 


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
 
花瓣如同爆雨向我襲擊,無數次快速又無情的打在我身上。
 
不要說迴避,我連唯一可以做到的痛苦慘叫,都已經做不到了。
 
花瓣的撞擊速度已經快過神經線的訊息傳遞,我的痛楚感覺漸漸隨着意識慢慢失去……
 
不行了…我已經不能再支援下去了……
 
明明我已經成為了保衛地球的戰士……為什麼…我還是被打敗了……
 
書本上不是都說…正義的戰士…永遠都會贏…的嗎……
 
「必殺!玫瑰送葬!」


 
阿修羅大叫一聲,全部的花瓣一同撞上我的身體。
 
但花瓣沒有離開我的身體,依然緊緊黏着。
 
然後在下一瞬間!
 
----------------------------------------------------------------------碰磅-----------------------------------------------------------------
 
在我四周的花瓣一同爆炸!
 
一片的威力雖然少,但現在是數千片------說不好是數萬片------一同爆炸啊!
 
爆炸的威力震動着四周,連空氣都差點被爆散。
 


震耳欲聾的強大爆炸聲,令所有物體都震動起來,瓦礫、本館、大地,以及人心。
 
我整個人被炸飛到半空中,然後狠狠墮到地面去。
 
沒有發出慘叫,不是因為我不痛,而是已經慘叫不成聲。
 
絕對走運的是,我沒有因此而死去。
 
不過,我已經距離死非常接近了………
 
現在的我正面朝天,天空是一片的藍色,我看到有幾個天使正向我招手。
 
動也動不了的我,已經不能再戰鬥了…如同屍體一樣躺在地上。
 
「呼啊!這真像曱甴,竟然死不去,好強的生命力呢。」
 
阿修羅解除了所有由光芒變成的東西,並稱讚着我的表現,不過我對於牠的稱讚絕對沒有感到高興。
 
「新陳!新陳!新陳!」
 
行動能力回復過來的奈奈,馬上跑到我的身邊,並蹲了下來。
 
「振作點!新陳!你不可以死的呀!」
 
明明天藍天,但竟然有水滴在我的臉上,真是神奇。
 
「對…不…起…嗚嗯…我被打敗了……」
 
我從喉嚨深處,用最後的氣力擠出了聲音來。
 
「新陳!站起來!你還未輸的!新陳!振作點!」
 
不知道是不是由天空滴到我臉上的水,越來越多了。
 
「奈奈…抱歉了…呼嗯…我先走了…地球拜託妳了……」
 
「不要!新陳你不要走!我不要你走呀!」
 
這時阿修羅發出了笑聲。
 
「我馬上就從你上黃泉,保衛地球的戰士啊!」
 
阿修羅的雙手爆發出新的鬥氣,包裹着右手的是代表了陰的黑色,而包裹左手的是代表了陽的白色。
 
兩道鬥氣自動幻化成劍的型態,讓阿修羅握着。
 
接着,阿修羅把左右手同時交握,陰氣和陽氣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交雜了黑白兩色的鬥氣。
 
鬥氣馬上爆開,一把左右兩色的黑白劍出現在阿修羅的手中。
 
「能成為陰陽劍的劍下亡魂,是你的榮耀。」
 
很好啊…我馬上就要死了。
 
「奈奈…快走…我已經沒救了…」
 
為免阿修羅在我死去後向奈奈攻擊,我向奈奈勉強說了句話。
 
但是奈奈卻沒從我身邊走開,更站了起來,在我身子前邊「大」字型的展開雙手,對向了阿修羅。
 
她這是在做甚麼?想要保護我嗎?
 
「傻了嗎…快走開…走開!」
 
「我不會走開的!」
 
感覺奈奈好像拿出了勇氣,大聲向我回話。
 
「這一次!這一次!輪到我保護新陳!」
 
這個人傻了嗎?保護一個跟屍體一樣躺在地上的人?
 
我想盡量挺起身子,站起來把奈奈推開,但是完全使不上力。
 
嘴巴不斷發出「快走…我叫妳走呀!」的聲音,但是奈奈已經聽不進去。
 
「哼!沒辦法了,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就把你們全部送到黃泉!這可是我最大的仁慈了耶!」
 
阿修羅沒有因為奈奈的出現而放棄,反而要把我和奈奈一同殺掉。
 
牠說完了句話,就跑起來,向着奈奈的方向衝過去。
 
阿修羅把劍向上一拉,陰陽劍自行放出了鬥氣,加強了阿修羅的力量。
 
「奈奈!走呀!走開呀!」
 
我大叫,但奈奈卻沒有理會,依然擋在我前邊。
 
「阿修羅!停手!你要殺就殺我!跟她無關係!」
 
「這一切已經太遲了!受死!」
 
阿修羅的劍向着奈奈的身體斬下去-------
 
吀!
 
------然而卻沒有斬中奈奈的身體。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個男人衝到奈奈的面前,以他手上像是「♂」的刀,擋住了阿修羅的攻擊。
 
「你要消滅的人是我們,何必要傷害其他無辜的人?甚至趕盡殺絕。」
 
男人即時發力,把阿修羅推開。
 
看到男人突然殺出,被推開了的阿修羅,先是拉開了距離,重新擺好戰鬥姿勢。
 
「哼,你終於登場了嗎?」
 
「抱歉,因為我是本集的主角。你知道嗎?主角通常是壓軸出場的,很多故事都是用這樣的手法。」
 
這種東拉西扯的說話方式,相信就只有一個人會這樣說話
 
出現在我們眼前,保護了奈奈和我的男人就是------
 
「男男社會長,菊花約瑟,登場!」
 
谷先生拿着他的愛刀------菊花文字,帥氣地登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