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谷先生在眼前出現,阿修羅像是看到獵物一樣笑了起來。
 
「真好,這樣的話,我就省了尋找你出來的時間。」
 
谷先生沒有回應牠的說話,只是沉默着。
 
「本來打算直接攻擊你本陣,把你直接打倒,誰知這個小子竟然說到修理我……而且還惹我生氣,哼。真害我浪費了很多時間呢。」
 
說起來,阿修羅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其實是為了攻擊本陣,直接向大將發動攻擊。
 


「你的對手是我,請不要對他們出手。」
 
谷先生把刀擋在我們面前,像是要保護我們的一樣。
 
「哼,沒問題,我可以放過他們,但是就要用你的性命來交換!」
 
阿修羅說完了這句話,就向谷先生衝去,以陰陽劍發動攻擊。
 
谷先生馬上作出反應,先把某個東西掉到地上,然後舉起刀擋下了阿修羅的攻擊。
 


擋住了阿修羅攻擊的谷先生,雙腳分別一前一後地站穩,並奈奈說話。
 
「女孩!那是阿部高和的特濃牛奶,是漸進恢復劑!趕快給新陳喝掉。」
 
站在我身邊的奈奈,確認了一下剛剛被谷先生掉到地上的東西。
 
那是一公升裝的特濃牛奶。
 
雖然不知道阿部高和是品牌名,還是人名,但既然是恢復劑,喝掉也沒有壞。
 


於是奈奈二話不說,就把牛奶倒進我的口中。
 
可是我剛剛說話的時候,我已經把最後的氣力用盡,現在連張開口也沒有力。
 
剛才倒的牛奶沒能進到我的口中,只是從臉頰兩旁流到地上。
 
與此同時,谷先生繼續與阿修羅戰鬥。
 
雙方不斷揮動手中的刀劍,兩把武器不斷碰撞起來,不斷擦出了火花。
 
你一斬,我一擋,各不相讓。
 
為了讓奈奈能安全地讓我喝下牛奶,谷先生連續快斬,把阿修羅迫退,拉開了與我們之間的距離。
 
阿修羅雖然能召喚出光芒,讓光芒變成玫瑰攻擊。


 
但是在谷先生的快速猛攻下,連咏唱都沒有機會,阿修羅只能用手上的劍跟谷先生戰鬥。
 
阿修羅的劍術也不算差,甚至能和谷先生打成平手。
 
面對完全沒有露出破綻阿修羅,谷先生也有沒有機會使出技能來攻擊。
 
雙方相持不下,陷入了僵局。
 
另外,沒能把牛奶倒進我嘴裡的奈奈,開始焦急起來。
 
雖然她有繼續嘗試把牛奶倒向我的口,但牛奶都沒能進到我的口裡。
 
奈奈喃喃自語「怎麼辦好了」一會後,突然像是下定了決心說了一句「沒辦法了!」。
 


「新陳,忍耐一下,馬上就……」
 
她說了句話,然後把牛奶倒進自己的口中,讓她的口盛載着牛奶,接着用手強行把我的嘴打開。
 
下一刻-------
 
我的嘴唇感覺到一陣柔軟的觸感,同時一陣少女的香味,直撲進我的鼻腔。
 
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因為意識非常的薄弱。
 
我只知道奈奈閉了起來的雙眼,以及紅透了的臉,就在我的眼前。
 
同時,溫暖的牛奶流入我的口腔之內………
 
不單只是溫暖,更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甜味……


 
這種甜味,由口腔直湧進內心,然後隨着每一個細胞,擴散到全身。
 
身體的痛楚慢慢減弱,傷口開始癒合,體力漸漸回恢過來,像是被治癒了的一樣。
 
這是牛奶的效果,還是那種甜味所帶來的效果………?
 
吞下了牛奶的我,意識清晰起來,聲音也能發出了。
 
溫暖和柔軟的觸感,遠離了我的嘴唇。
 
奈奈的雙眼離開了我的眼前,然後她繼續把牛奶倒進自己的口中,又再一次用同樣的方式讓我飲下牛奶,直到我把所有的牛奶喝完。
 
「咳…咳…」
 


我恢復過來的氣力,已經能讓我咳嗽了。
 
「新陳…沒事吧…振作點!」
 
奈奈把我的頭放到她的肩頭上,從後邊扶起了我。
 
「咳……沒事…體力好像漸漸恢復了。」
 
「嚇死我了!新陳!你這個笨蛋!」
 
不知為何,奈奈竟然流下了眼淚,而且還叫我笨蛋。
 
「新陳你這個笨蛋,竟然不顧自己的身子來保護我…嗚…你真是個笨蛋!」
 
「哎呀…竟然對一個剛剛復回過來的人怒罵呢…咳咳!」
 
奈奈忽然輕輕抱住了我的身子,她的頭輕碰住我的頭,在我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謝謝你…新陳。」
 
……………總覺得有點心跳加速。
 
「那個,谷先生怎樣了?」
 
體力已經恢復到能順暢地說話的我,想站起來,盡快去協助谷先生。
 
但是奈奈就馬上阻止我站起來,像是想要我休息一下。
 
她繼續讓我的頭靠在她的肩頭上,好好休息,並叫我不必擔心谷先生。
 
「新陳,你現在要好好休息啊!」
 
唉…沒辦法了。
 
雖然現在的我已經恢復了一半體力,但是要協助谷先生戰鬥,似乎非常的勉強。
 
而且谷先生和阿修羅的戰鬥,也沒有我插手協助的空間。
 
碰吀!
 
谷先生的刀和阿修羅的劍,砍在一起。
 
他們兩人緊緊地咬牙,互相在比力,各不相讓。
 
「為什麼!為什麼要把攻擊我們?」
 
谷先生一邊瞪大雙眼,直視着阿修羅,並跟牠對話,同時一邊使力把阿修羅的劍壓回去。
 
「可笑!不是你們首先說要攻擊我們嗎?還要問我為什麼要攻擊你們?」
 
阿修羅同樣瞪着谷先生,並回應他的說話,同時使力把谷先生的刀壓回去。
 
「我們並沒有攻擊你們的意思!根本沒有說過要攻擊你們!」
 
「哈,可是我就有攻擊你們的意思了!」
 
阿修羅突然側身一閃,從谷先生的側邊繞到他的身後,並準備給予斬擊。
 
谷先生即時反應過來,一個側身轉,然後把刀一橫,擋下了斬擊。
 
「世界只能存在一種戀愛,而這種戀愛就是男女之間的戀愛。男人與男人的,女人與女人的,這都是邪魔外道!不能存在!」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承認我們的愛,雖然是同性的戀愛!但都是一種愛!」
 
「哼,說甚麼鬼話,違反大自然的愛,能稱得上是愛嗎?你們是病毒!」
 
「不對的!不是的!我們只是想跟喜愛的男生在一起,就只是這樣,完全沒打算違反甚麼大自然!我們不是甚麼病毒。」
 
阿修羅瞬時把劍向下一拉,然後快速橫置,向谷先生揮向。
 
谷先生立即後跳,然後捉緊阿修羅落空的一刻,發動了斬擊。
 
然而,阿修羅的反應相當快,馬上就把劍擋住了谷先生的斬擊。
 
「大自然不存在同性的戀愛,同性的戀愛是不被准許!」
 
「世界這麼大,難道就不能讓我們的愛存在下去嗎?」
 
「不!能!」
 
阿修羅大叫一聲,然後把踢起了腳。
 
有點分心在於對話上的谷先生,一時大意被踢中了腹部,整個人後退了幾步。
 
阿修羅迅速後退,與谷先生拉開距離。
 
「我成立男男社,是希望各位同志能夠面對自己的愛………」
 
谷先生重新站穩,再次架好戰鬥動作。
 
「他們對於自己的性取向感到十分害怕,不敢面對,但我告訴了他們,這並不是甚麼大問題,甚至不是一個問題。因為這樣的愛!也是一種愛!……難道你就不能明白這種愛也是愛的一種嗎?」
 
「哼,自古以來,戀愛就只能是一男一女,而神明創造人類是也是這樣設定,大自然也都是這樣!不可能有同性的戀愛出現!這是規則!」
 
「為什麼你就不懂?情況就像兄妹戀,或者師徒戀的一樣,雖然是有違常規,但這些也是愛,對於你們來說,你們也會承認這些愛吧!」
 
「嘖……!」
 
阿修羅無話可說了,看來兄妹戀之類的不正常戀愛,阿修羅也是視為愛的一種呢。
 
「認同我們吧!阿修羅十世!我們沒有跟你們戰鬥的意思,情人節是個對於你們和我們來說,都是個神聖的節日!沒有必要戰鬥下去。」
 
「谷花約瑟,或許你是說得沒錯…你們的愛也可能是愛的一種………但是!即使世界准許了這種愛!我也不能接受有這種愛的存在!現在是以我的名字來跟你開戰!一擊定勝負吧!」
 
「你這傢伙!真是頑固!」
 
他們兩個人擺出了最後決勝的戰鬥動作,準備以這一擊結束這一場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