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羅緊緊握住手中的陰陽劍,口中唸唸有詞,應該是在咏唱咒語。
 
受到咒語的影響,陰陽劍釋放出鬥氣,同時變成了靈氣型態的劍。
 
變成了靈氣型態的陰陽劍,與自己釋放出來的鬥氣融合成一體。
 
不論是長度還是闊度,都比之前的型態為多,像是進化了似的。
 
阿修羅握緊了陰陽靈氣劍,一個側身,準備向谷先生作出最後的一擊。
 


「沒辦法了……」
 
谷先生看到阿修羅已經到達不把自已打倒就不甘休的地步,他非常無奈地說了一句話。
 
然後,谷先生輕輕閉上了眼。
 
接着,一道強氣,由谷先生的腳部出現,並向頭部湧去。
 
谷先生釋放的強氣越來越大,大得再次讓空氣流動起來,變成了強風。
 


然後下一刻!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谷先生大喊一聲,身穿的技工衣服和褲子,甚至鞋子,都在同一個時刻爆開。
 
爆開的衣服、褲子、鞋子,全部變成了布碎被強風吹走。
 
現在的谷先生可以說是赤裸裸的!
 


果然是男男社的會長,脫光衣服的動作比他的成員要帥很多!
 
才怪!
 
為什麼又是要赤裸裸上陣啊!而且是要爆衫!?你知道這樣會嚇到人嗎?暴露狂社社長!
 
男男社的成員都喜歡赤裸跟人打架的嗎?
 
我身後的奈奈發出了一聲「嗚哇!」,然後把頭低下去,感到十分尷尬。
 
幸好我訓練有素,腦袋自動在谷先生的重要部分加上馬賽克。
 
我不知道阿修羅有沒有感到尷尬或者甚麼,只知道牠兩邊面的表情全不對稱。
 
右邊面的女性樣子露出了閃閃生光的眼神,而左邊面的男性樣子則露出妒嫉的眼神。


 
下一秒,谷先生的左手展現出光芒,光芒在他的左手爆開,變成了另一把菊花文字,當然也是「♂」這個樣子的。
 
接着,谷先生把兩把刀合在一起,而兩把刀在合起來的一刻,又再次爆發出光芒。
 
這道光芒跟之前的不同,是黃金色的,而且也非常耀眼,感覺非常神聖。
 
谷先生把黃金色的光芒放到重要部位的上邊,下一刻,黃金色的光芒向四方八面爆開,這景象可以叫作光芒四射。
 
實在太耀眼,這種神聖的光令我的眼睛都睜不開!
 
光芒綻放之後的兩三秒,耀眼的神聖之光退去。
 
「這是!?」
 


阿修羅睜大了雙眼,不論是左邊還是右邊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不單只是阿修羅感到驚訝,連我都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那是因為谷先生的下體的重要部份------
 
「我這傢伙不好惹,求饒趁現在。」
 
谷先生臉帶笑容地說出了這一句話。
 
------變成了穿上黃金聖衣的激光劍!
 
所謂的聖衣,其實並不是布製的衣服,也不是黃金色的盔甲,只是一層包裹着激光劍的黃金能量。
 
那是跟黃金聖鬥士們身穿的聖衣近似的啊!


 
「第十三件黃金聖衣.性座聖衣!登場!」
 
明明是日照時間,但在天空中卻閃現出數顆星。
 
若把這幾顆星連線起來的話,就會看到一個男人幸福無比的表情,這就是「性座」嗎?
 
武裝起來了的谷先生,變得非常神聖,給了我一種神人現身的感覺,這個「GAY佬」真是厲害。
 
這是武裝神「GAY」啊!
 
谷先生重新擺好戰鬥姿態,在準備展開攻擊之前,他再一次向阿修羅說話。
 
「阿修羅十世,停手吧,你現在停手的話,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我都不會追究。」
 


谷先生好言相向,但是阿修羅卻完全聽不進耳。
 
「哼,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要徹底把你的愛消滅!」
 
在話聲落下後,阿修羅便握着陰陽靈氣劍,向着谷先生衝過去。
 
谷先生看到阿修羅完全沒有打算收手,感到非常無奈。
 
面對進攻過來的對手,谷先生只好馬上應戰。
 
兩雙互相跑起來,向着對相急奔。
 
「呼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兩個人像是猛獸的一樣,發聲吼叫,讓自身的力量提升。
 
聲音撼動了四周,響徹了雲霄,迴響着我們的耳中。
 
谷先生全力跑向阿修羅的時候,在四周爆散着黃金色的氣流,在他四周的所有景物,都被這道氣流染上了一層黃金色。
 
阿修羅也一樣,在牠奔跑的時候,四周爆散出黑白交雜的顏色,在牠身邊的景物,都被染成了黑白兩色。
 
「谷花約瑟!!!!!!」
 
「阿修羅十世!!!!!」
 
兩股氣流碰撞在一起,瞬間爆起了強風。
 
四周的景物瞬間變成了黃金、黑、白色交雜而生的顏色,連我也不清楚這是甚麼顏色了。
 
下一秒,兩股氣流容合在一起,產生了強大的光芒,猶如閃光強爆開的一下刻。
 
吀!
 
一道劍擊的聲音清翠地響起,谷先生和阿修羅互相交錯。
 
雙方左右換了個位置,像是向兩人一同使用了「一閃」來攻擊似的。
 
兩人在交錯過後,身體僵硬起來,保持着斬擊的動作。
 
阿修羅保持着揮劍向前斬的動作,而谷先生就是奔跑完停下來的站立動作。
 
茲!
 
突然谷先生的右側腹部,出現了一條血痕,血痕更噴出了血來。
 
本來站着的他,失去了部份氣力,單腳跪到地上,並按住自己流血中的右側腹部。
 
「哇哈哈!是我贏了!谷花約瑟!」
 
阿修羅收起了陰陽靈氣劍,讓陰陽靈氣劍變回了靈氣,然後消失。
 
牠轉身望向谷先生,放一聲笑。
 
「果然最後是真愛勝……嗚!…嗚…嗚呀!」
 
正當阿修羅以為自已得到真正的勝利,並發出勝利宣言之時,牠整個人的表情,頓時強烈扭曲在一起。
 
眼、眉、鼻、嘴、臉,全部都向着臉孔的正中央扭曲在一起,在扭曲的時侯,阿修羅連慘叫聲也叫不出來。
 
不單只是臉孔,阿修羅整個人的身體都開始扭曲起來,如同一團泥膠被小朋友搓來搓去的一樣。
 
最後,在整個身體和臉孔到底扭無可扭的地步,即時恢復回原位。
 
阿修羅被扭曲的痛苦即時得到釋放,露出了一臉幸福的表情。
 
牠的雙眼幸福的瞇成了一線,眉頭八字型的皺起,嘴巴微微張開,發出了一聲:
 
「啊嘶~!」
 
終於牠倒在了地上,「弓」字型的凸起了腰,並抽搐着。
 
「秘技.菊花綻放!」
 
按住了傷口的谷先生,勉強站起,輕聲地說出招式的名字。
 
谷先生收回了黃金激光劍,面向阿修羅。
 
「阿修羅…這一場戰鬥你輸了。但這並不是代表男女的愛輸給了同性戀的愛,所有的愛都是同體的,不分這個和那個。」
 
谷先生慢慢步行到阿修羅的身邊,蹲在牠的身旁。
 
「不論是男和男,女和女,或者是男和女,種種的愛,都是愛,我們都是活在同一種愛之下,讓我們去感受同一種愛吧。」
 
「嗚…你這傢伙……」
 
阿修羅的抽搐減弱,身體沒有再「弓」字型的凸起,說話也回復了正常。
 
雖然阿修羅的語氣,好像還有些不服氣,但是牠卻對住了谷先生微笑,就好像同意了谷先生說話。
 
這一場男女之愛與男男社的戰爭,就在谷先在和阿修羅的互相微笑下正式結束。
 
本來是這樣的。
 
「致命審判!」
 
突然一把巨鐮敲向地面,一道墨黑色的十字出現在谷先生和阿修羅的腳下。
 
「喝呼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墨黑色的十字升起了黑色的光芒,谷先生和阿修羅的慘叫聲隨黑色光芒的出現而叫起來。
 
黑色光芒降下,谷先生脫力地跪在地面,而阿修羅則是失去了意識地暈過去。
 
我和奈奈被眼前的一切嚇呆了,連谷先生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呆了。
 
這個時候,一個男生走到谷先生的身邊,用力踢向他的背部,讓谷先生向前仆到地面上。
 
「喲,男男社會長,我說過在戰鬥的時候不會離開你的吧!」
 
這個男生竟然是來當授軍的去死去死團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