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太過突然了,去死去死團團長的出現,並向谷先生和阿修羅一同作出攻擊,這件事的出現,令我們都反應不過來。
 
「你們啊,真的好愚蠢耶。」
 
去死團團長露出奸狡的邪惡笑容,並一腳踏在阿修羅的腹上。
 
「真多虧這傢伙的執着,這場戰爭才會出現,我們的計劃才得以實行。」
 
計劃得以實行?這個人在說甚麼了?
 


被踢倒在地上的谷先生,按住了傷口,勉強站起。
 
因為傷口實在太深,而且又受到了去死團團長的攻擊,使傷口出血的情況惡化起來。
 
谷先生的血液不斷從傷口中流出,流到地上。
 
「果然我並不是多疑………我是不應該信任你的。」
 
「哼,我也沒想到你疑心會這麼重,差點就壞了我大事。」
 


谷先生苦笑了幾下,自嘲着自己,而去死團團長依然保持奸笑。
 
現在到底發生甚麼事了,援軍變成了亂入者,並向所有人發動攻擊?
 
「憑你剛才的攻擊…我已經清楚發生了甚麼事………去死去死團…才是這場戰爭的幕後黑手吧!」
 
「正是這樣!」
 
去死團團長面對谷先生的提問,直接了當地回答過去。
 


去死去死團才是這場戰爭的幕後黑手?這場戰爭不是由男女之愛的引起來的嗎?嗚哇,我好混亂。
 
「對於我們去死去死團來說,所謂的情侶,根本不會分男男、女女、或者男女,只要是情侶,我們就會一概殺掉!」
 
去死團團長開始解釋着這一切,把整件事情的真相都說出來。
 
「然而,阿修羅這個傻瓜,卻憎恨得想把同性戀的情侶消滅。嘻嘻,這可真是弱智都極點了!我們去死去死團就是捉住了這個傻瓜的想法,引發一場戰爭。」
 
說到這裡,去死團團長向阿修羅投了像是看到垃圾的眼神。
 
「我給了這個傻瓜兩封恐嚇信,署名寫上了男男社和純色百合,本來就已經想消滅同性戀者的這個傻瓜,借題發揮,藉這兩封恐嚇信藉口,趁機消滅同性戀。嘻嘻,完全照我們的劇本路線來行走呢。
 
我給這傻瓜的信上寫着在情人節當天你們會進攻過去,而這傢伙也信以為真,在情人節當天先下手為強,攻擊純色白合和男男社。
 
情人節這個可惡的節日變成了戰爭之日,對於我們去死去死團來說,真是高興得不得了,看着一班情侶互相撕殺,我們真的看得哈哈大笑。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當你們分出了高下之後,剩下的一方,就由我們去死去死團親自收拾,而我們就成為了這場戰爭的最後贏家,所有情侶在情人節都不快樂,但是我們就超快樂耶!」
 
去死去死團團長在把真相全部說出來之後,對天大笑。
 
谷先生的眉頭馬上一皺,因為他知道自己由一開始就已經被人引着走了。同時,谷先生也為自己的愚笨感到氣憤。
 
連我自己也感到相當氣憤,我竟然沒能發覺到去死去死團的計劃,這點事情應該一早想到…可惡!
 
而且我還做出引狼入室的行為,贊成讓去死去死團成為我們的援軍,我真是一個超級腦殘!
 
我想,就連男男社對男女之愛的作戰計劃,也是去死去死團整部作戰計劃的一部份。
 
先把男男社的兵力分散,好讓男女之愛更容易打敗男男社的成員,然後再把男女之愛的成員引入男男社之內,由去死去死團收拾。
 


雖然男男社的成員未必能全數把男女之愛的成員打倒,但至少也能讓男女之愛損失超過一半的兵力。
 
人數眾多的去死去死團,要收拾剩下的男女之愛成員,實在是輕而易舉之事。
 
哼!真是個想得美的計劃呢。
 
雖然途中出現了意外,打亂了去死去死團本身的計劃,但是最後結局也朝着定好的結局發展。
 
就是把剩下的一方收拾掉,也就是把谷先生收拾。
 
「我原本沒想過男男社的會長能打敗男女之愛的會長,看來我有點低估你了。嘛…不過,沒所謂,反正你最後也是死在我的手上。」
 
「嘖!」
 
去死團團長重新架好戰鬥動作,而受了重傷的谷先生,一邊按住流血不止的傷口,一邊進入戰鬥狀態。


 
以谷先生現在的力量,要再次召喚出黃金激光劍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谷先生,把心一橫,放棄召喚黃金激光劍,而是把菊花文字召喚於右手之中。
 
但正當召喚出光芒的時候,去死團團長卻先下手為強,向谷先生發動攻擊。
 
「我可不會給你進攻的時間耶!哈哈!」
 
去死團團長一個躍起,從上空揮動巨鐮,朝谷先生的頭部砍下去。
 
谷先生立即反應過來,向後一跳,成功避過。
 
但是傷口的撕裂程度馬上嚴重起來,痛得讓谷先生皺緊眉頭。
 


雖然成功避過一擊,但谷先生卻未能召喚出光芒,而且,去死團團長像隻狗一樣,死咬不放,不斷攻擊。
 
巨鐮的鐮刃,不斷朝谷先生斬去,無情又兇悍,如同猛獸一樣,不斷把谷先生迫退。
 
負傷在身,手無吋鐵,這八個字就是在講現在的谷先生了。
 
一直處於被動的谷先生,面對巨鐮的揮斬,只能一直迴避。
 
即使谷先生朝後一躍,想拉開距離召喚光芒,但都馬上就被去死團團長追上。
 
與此同時,谷先生每作出一下閃避,血液並從傷口飛淺而出,傷口更發痛起來。
 
「去死吧!」
 
巨鐮橫向一揮,谷先生也只能後退迴避。
 
「嗚……」
 
在後退之後的一秒,谷先生忽然失衡,差點跌在地上,相信是因為血液大量流失的關係。
 
谷先生非常勉強地重新站穩,但就因為花了時間來站穩,一時刻的分心,被去死團團長有機可乘。
 
「致命審判!」
 
巨鐮敲在地面,一道黑色的十字出現在谷先生的腳下,然後爆發出黑色的光。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痛苦的慘叫起馬上從谷先生的口中衝出。
 
黑色的光消失後,就只見谷先生搖搖晃晃的站着,像是失去了精神崩潰了的人。
 
去死團團長捉緊機會,一個旋風踢,向着谷先生的傷口踢去,攻擊其弱點。
 
痛苦的慘叫成又再度傳來,谷先生整個人被遠遠踢飛,摔在我們的前邊。
 
「谷先生!谷先生!」
 
我馬上爬到谷先生的身邊,蹲在他的面前,呼叫着他的名字。
 
奈奈也跟我一樣,非常擔心地來到谷先生的身邊。
 
「振作點谷先生!看着我!看着我!眼睛不可以閉上的!」
 
我放聲大叫,努力留住谷先生意識,同時,奈奈把我之前交給她的校服外套,包住了谷先生的傷口,嘗試幫他止血。
 
谷先生聽到我在呼叫他,便輕輕把頭轉向我。
 
「新陳君……」
 
「振作點谷先生!我在這裡啊!谷先生!」
 
「……你要…」
 
「是…我要甚麼了?」
 
「你要跟我一起成為世界第一嗎……?」
 
白痴!這個時候還在講這些鬼話!這個男人是不是腦袋有問題?
 
「我要!我要跟谷先生成為世界第一!所以!振作點!谷先生!振作點!」
 
雖然我很想吐糟一下他,但是對一個重傷的人吐糟,感覺不是應該要做的事。
 
為了讓谷先生繼續保持意識,我敷衍着他,答應了他的問題。
 
谷先生一臉高興,像是完成了一個心願。
 
突然,一道光芒從我的下方升起,所謂的下方,正確一點來說,就是我男人的重要部位。我和奈奈被眼前出現的強光嚇得再次愣住。
 
谷生在用最後的氣力,捉住了我那個部位,將力量傳入我的那裡。
 
全身的血液沸騰起來,並像是在向着同一個地方流去。
 
心臟強力地跳動,所有細胞都被激活了起來,力量不斷突破極限。
 
然後在我的大腦出現了一個赤裸的男人,他背對向我,輕輕的回望一笑,並說了一句話:
 
「不做嗎?」
 
頓時光芒消失,腦海內的裸男影像也失去。
 
「拜託你了………新陳君…」
 
谷先生微笑地對我說話,我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站起來,擋在去死團團長的面前。
 
「這次換我來當你的對手。去死去死團團長。」
 
我沉穩地這麼一說,但是去死團團長卻露出了「這裡有個笨蛋耶!」的表情,並嘲笑我。
 
「連男女之愛的會長也贏不過的人,就想跟我戰鬥!?很好,反正我也看你不順眼,竟然一個男生加入四周都是女生的學會,而且還跟一個十三歲的女兒在飯堂卿卿我我,這實在罪該萬死!我要給你制裁!」
 
去死團長接受了我的挑戰,馬上就擺出戰鬥動作,準備發動攻擊。
 
這時,我閉起了雙眼,把所有力量集中在一點,全部放在自己的重要部位上,然後大喝一聲!
 
「卍解!!!!!!!」
 
身穿的褲子整條馬上爆裂成布碎,同時比起激光劍還要長,還要粗,還強壯的東西出現了。
 
這是由全部能量集結而成的武器,能量波動由根部湧上尖端,並發出「嗞嗞嗞」的能量聲音。
 
這是男人天生擁有的重要部份的本能達到極限,並突破了固體型態,將能量和靈魂結合的終極之物。
 
本能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