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之劍…這個名字不怎帥氣,不過現在不是執着這事問題的時候。
 
雖然我在去死團團長面前展露出本能之劍,但是他看起來不怎害怕。
 
「哼!就憑這東西就想打倒我,開甚麼玩笑了!」
 
去死團團長把巨鐮直指向天,然後天色瞬時陰沉起來。
 
在去死團團長的頭頂,正有一大片黑色的雷雲出現。
 


「比起我的怨恨,你這些能量跟本微不足道!」
 
雷雲頓時打起雷來,雷電直擊在巨鐮的鐮刃之上。
 
那雷電並不是平常見過白光閃電,而是一漆黑色的閃電,簡直就像是由怨念集結而成的閃光一樣。
 
被雷電打中的巨鐮,整把散發出黑色的能量,看清楚一點,這並不是能量,而是怨氣。
 
強大的怨氣集結在一起,成為了能量,附加到巨鐮之上。
 


「你明白單身一個人的寂寞嗎?你明白看到情侶在眼前卿卿我我時的辛酸嗎?你明白永遠得不到愛的痛苦嗎?你不明白!但是我明白!」
 
去死團團長把充滿了怨氣能量的巨鐮豎立在自己的面前。
 
「我明白這些事情,我明白大家對這些事情的感受,我完全理解,我們所有單身的人都能理解!我們的感受一致!我們的感覺一致!我們的想法都是一致!」
 
接着,去死團團長的四周也散發出怨氣,他把自己的強大怨氣加入到巨鐮之中,巨鐮馬上爆發出強烈的黑色光芒。
 
「這就單身者的 ------ 靈魂共嗚!!!!!」
 


刺眼的黑光,衝擊着眼睛,一瞬間所有事物都看被黑光吞噬。
 
強光過去,就看到巨鐮的新姿態。
 
巨鐮的變得更巨大,鐮刃的大小與手柄的大小,完全不成比例。
 
鐮刃一整個在發光,是發出黑色的光,彎位變得更變,尖位變得更尖,發散出一種憎恨一切的強大氣息。
 
感覺這把巨鐮的鋒利程度,已經到達連靈魂也能斬斷的程度了。
 
「耶哈哈哈哈!準備好面對制裁了沒!你這罪該萬死的罪人!」
 
看到去死團團長的真面目,我不禁有點膽怯。
 
但現在不是退縮的時候,谷先生把力量交給了我,就是希望我能把這個敵人消滅,保衛情人節和一眾的情侶們,不分同性戀或者異性戀,甚至雙性戀。


 
谷先生是相信我能做到,所以才把力量交給我。
 
我現已沒有退路,也不打算後退,我要贏,我絕對要贏,我會贏!
 
瀰漫着最終決戰氣氛的現場,一片安靜,在耳朵裡就只能聽到風聲和能量湧現的聲音。
 
這時,一片葉子在我和去死團團長的眼前吹過。
 
我和他都明白到,在這片葉子在我們眼前吹過之後,就是最終決戰的開始。
 
吹再度用力吹起,葉子像是被趕走了的一樣,從我們的眼前吹走了。
 
「喝呀!!!!!!!!!」
 


先進行攻擊的是我,我一個快步,直跑到去死團團長的面前,以本能之劍來一個突刺進行攻擊。
 
去死團團長快速側身一閃,閃在到我後頭,揮動巨鐮斬向我。
 
巨鐮與我的距離馬上拉近,全身都能感覺到寒冷的感覺,在這把巨鐮鐮刃的四周,溫度彷如跌到冰點以下,失去了生機的一樣。
 
我一個轉身,以本能之劍抵擋住巨鐮的攻擊。
 
兩股能量碰撞在一起,爆發了強風,強風把我們兩個分開,各自彈開後退。
 
「靈魂審判.死刑!」
 
去死團團長使出了技能,黑色的十字突然出現在我的腳下。
 
在黑色十字的強光出現之前,我一個側身翻脫離了十字的範圍,閃避過攻擊。


 
但在閃避完成的一刻,去死團團長馬上進行追擊,以巨鐮全力向我橫向揮斬。
 
差點就被命中的我,在千鈞一髮之際,以本能之劍擋住。
 
但是攻擊力實在太強,雖然我擋住了,但被打退了好幾步,差點跌倒。
 
不行,要是正面向去死團團長作出攻擊,馬上就會被擋下,甚至被反擊。
 
那麼,就只能從背部攻擊嗎?
 
才剛被打退的我,馬上向去死團團長跑去,去死團團長即時揮動巨鐮迎擊。
 
但是,我一個旋轉,便從去死團團長的側邊,迴避過攻擊,並閃到他的身後。
 


正當我要用突刺,對準他背後一擊時,去死團團長使出了靈魂審判。
 
為了不被擊中,我閃後迅速後退。
 
可惡,正面被擋住,背後也有範圍技保護。
 
要是我被靈魂審判擊中,就被進入脫力的狀態,然後被巨鐮猛攻,直到死亡。這可真是會把人拉進絕望深淵的攻擊呢。
 
有甚麼辦法可以攻擊到他,有甚麼辦法?
 
「新陳君……要與本能…同化!」
 
與奈奈同作安全地方的谷先生,拼了命地向我說了句話。
 
這是甚麼意思?本能?要與本能同化?到底是怎樣做。
 
正當我在思考的時候,去死團團長又再次向我攻擊。
 
不斷的攻擊,讓我的大腦只有閃避和閃避,根沒有思考的時間。
 
甚麼與本能同化,到底是要怎樣做,再說,本能的真正面目又是甚麼。
 
巨鐮再度襲向我,我一個飛身後退,連續打了多個後空翻,拉開了與去死團團長的距離。
 
但去死團團長高速跑起來,距離又馬上縮短,他的巨鐮又再次向我揮斬過來。
 
我馬上以本能之劍擋下,不單只是擋下,為了封鎖他的攻擊,我緊緊捉住了他的雙手。
 
「不要以為這樣就攻擊不了你!你這傻瓜!」
 
正因為我與去死團團長是面對面的距離,他與本能之劍的根部,就只有一隻手的距離,只要用腳一踢,就可以擊中根部。
 
雖然本能之劍是無型之物,但是弱點也是一樣,應該說,所有男人的弱點都是一樣。
 
「嗚呀!!」
 
去死團團長一個猛踢,踢到了根部,全身的筋瞬間拉緊,痛楚馬上流遍全身。
 
去死團團長又再來一踢,這一踢比剛才的更用力,痛得我連眼水也擠出了來,這一種痛聽說比起生小孩痛十倍的。
 
可惡!果然是男生,馬上就瞄準那裡進行攻擊,要是我是女生,他應該就不能立即想到用這樣的方式來攻擊。
 
不…或者去死團團長會直接攻擊胸部吧,因為男生都是好色的生物,這是男人的本能……
 
男人的本能?是指性嗎?
 
想清楚一點,谷先生不是說與男人的本能同化,而是與本能同化,所以不一定是指男人的本能。
 
那麼是指女人的本能嗎?假設女人是指母親,那麼母親的本能就是愛護孩子,是所謂的母愛。
 
但是谷先生也不是在說女人的本能………嗚……到底本能是甚麼,人類的本能是甚麼?
 
回到世界的起點,神創造人類的時候,到底是設定了人類有甚麼本能啊?
 
再說,為什麼是設計成男性和女性,而不是單性?而且兩雙為什麼又會自動走在一起?
 
為什麼會有異性戀,為什麼又會有同性戀,為什麼又會有雙性戀,為什麼又會有性,為什麼又會有母愛,把人與人連在一起的又是甚麼?…………為什麼會有十萬個為什麼?
 
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性、母愛、雄性、雌性、男人、女人、男與男、女與女、男與女、人與人,在這些事物之間的共通點到底是……………
 
………………讓全部都連成一線,並串連來的……………
 
就是本能!不是在指人類的本能,而是指世界的本能!
 
我明白了!
 
真有點佩服自己,能在被踢到重要部份的痛楚之下,明白到本能為何物。
 
我鬆開了手,即時拉開與去死團團長的距離。
 
去死團團長馬上繼續展開追擊,但是我只是呆站在原地。
 
我不是傻了,也不是有甚麼計劃,而是我現在就要與本能同化。
 
「了結你!必殺.愛即斬!」
 
巨鐮發出咆吼,黑色的光芒全數釋放。
 
「新陳!」
 
「新陳君……」
 
奈奈和谷先生呼叫了我的名字,像是叫我馬上避開。
 
但是我沒有閃避,巨鐮斬開了我的身體……………正確一點說,是我上一秒的身體。
 
被斬開了我上一秒的身體,化作成粒子向四周散開,然後聚集在去死團團長的身後。
 
與本能同化了的我,下一秒出現在去死團團長的身後,然後迅速抱住了他的腰。
 
「你之所以會得不到愛,是因為你憎恨愛,你憎恨你想要得到的東西,所以你無論如何都不能得到!自己得不到愛,所以就要別人也得不到愛,你真是可憐極了!」
 
「甚麼!?」
 
去死團團長看到我突然出現在他身後,並跟他說話,感到十分吃驚。
 
「我告訴你,你才是最愚蠢的人!」
 
我把本能之劍,對準了去死團團長的臀部。
 
「讓本能把天與次元都一拼突破!------必殺.本能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