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之劍瞬時把所有能量部入爆發出來,並對準去死團團長的臀部強力突刺。
 
能量全部爆出的威力,震撼着一切,大地搖動起來,連天空也震動起來。
 
「呼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的強勁吶喊和去死團團長的叫聲交雜在一起,已經分不出叫出來的聲音是誰跟誰了。
 


但這又有甚麼關係,此刻,我和去死團團長,直着本能,連結在一起。
 
本能之劍,讓我感受得到去死團團長,讓去死團團長感受得到我。
 
我們在本能之中相遇,在本能之中見面,在本能之中認識。
 
一團白光在我和去死團團長的一邊出現,把我們包圍着。
 
場景一轉,我們來到了本能的世界,這裡有一道金黃色,閃閃生光的草原,有一個男孩正在哭泣。
 


「嗚…嗚呼……嗚嗚嗚……」
 
哭泣的男孩,樣子有點像去死團團長,我想去死團團長變回小孩,一定也是這個樣子。
 
「小朋友,為什麼要哭啊?」
 
我走到小朋友面前蹲下來,與他的視線成水平。
 
「嗚…不見了…嗚……」
 


「有甚麼不見了嗎?」
 
「名字…我的名字…不見了…我真實的名字不見了……嗚嗚…」
 
這個跟去死團團長有點相像的男孩,忘記了自己的名字。
 
「我不見了名字…嗚嗚…不見了名字…就不能遇大家相見了…嗚嗚…」
 
男孩的眼淚越掉越多,每一顆眼淚,都大顆得如同葡萄種子的一樣。
 
「我好寂寞,我好孤獨,我好害怕…嗚…這裡好窄狹…這裡好冷…這裡好黑暗……」
 
明明是處於金黃色的大草原上,而且正直春季和夏季相交的時候,太陽也高高掛在高頂上,但男孩竟然這樣說。
 
在旁人眼中,可能不明白為什麼男孩會這樣說,但是我明白。


 
因為本能讓我和他連成一起,所以我白明了他的感受。
 
「來,跟我一起走走看。」
 
我牽起了男孩的小手,把想拖着他在金黃色的大草原上走動。
 
「不行…我忘記了…我忘記了…我忘記了怎樣走。」
 
「放心,不用害怕,我也會伴在你的身邊。來,試試踏出一步。」
 
「也會…?」
 
「嗯,你看,大家都在你的身邊呢。」
 


男孩停下了哭泣,望向我的身後,看到了一張又一張不同的面孔。
 
有男的,有女的,有年輕的,有年長的,有同性戀的,有異性戀的。
 
「來,走出來吧,你做得到的,因為你有一個很棒的名字。」
 
「我的名字…?」
 
我點了點頭,然後輕輕拉動男孩的手。
 
男孩雖然有點害怕,但是他沒有拒絕我的邀請。
 
他戰戰兢兢地提起了腳,小心翼翼地往外踏出,然後------
 
「嗚…哇哈!看到了這裡好廣闊,好溫暖,好光亮呀!」


 
成功向前踏出一步的男孩,終於看清楚了四周。
 
其實他一直身處金黃色的大草原上,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其實他一直在溫暖之下,只是他不知道;其實他一直身處於光明之內,只是他不知道。
 
但現在他知道了,因為他勇敢向前踏出一步了。
 
雖然這是一小步,但已經是男孩的一大步了。
 
四周的人,包括了我,為到他成功踏出了一步,都高興得拍掌起來。
 
「記起了嗎?你真實的名字。」
 
我望向男孩,向他提問。
 


「嗯!我的名字,我記起了。我的名字叫是------」
 
男孩把剛才傷心欲絕的表情揮走,讓笑容充滿了他的臉孔,他以最燦爛的笑容,告我了我他的名字。
 
「------愛。」
 
一道白光包圍住本能的世界,金色的草原消失,而已經記起了名字的男孩,也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這裡是男男社的天台,眼前有一個跟男孩有點相像的男生,如果男孩長大了,一定會跟這個男生一樣,這個男生是去死團的團長。
 
受到了最強的一擊,去死團團長躺在地上,暈了過去。
 
而我在身上的本能之劍,隨着剛才的一擊而消失。
 
相信要把本能之劍再一次召喚出來,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我是這樣覺得。
 
我與去死團團長之間的戰鬥完結了。
 
男女之愛、男男社、純色百合、去死去死團,他們之間的戰爭,也終於完結了。
 
所有成員都停下了戰鬥,男男社的成員穿回了衣服,情侶們互相落淚擁抱,去死去死團的成員漸漸散去,純色百合的成員照顧着所有受傷的人。
 
之前被去死團團長召喚出來的雷雲,漸漸地散開,陽光再一次照到大地上去,天空放晴了。
 
結束了,這一場戰爭真正的結束了。
 
一個月後。
 
春天已經過去,現在已經是初夏了。
 
一切恢復了正常,課堂照常,學會照常,非常的和平。
 
男女之愛再沒有做出對男男社和純色百合過份的行為,他們和平相處,見面時候都會打照呼,如同朋友一樣。
 
雖然我是說過一切恢復了,但其實並不是的………
 
「那個,為什麼你要出現在這裡,谷先生。」
 
現在是午飯時間,我照平時的一樣,來到基地吃飯,而今天基地多出了一個男人------谷花約瑟先生。
 
「因為男男社社辦已經被破壞得體無完膚了,所以我目前只能待在這裡囉。順帶一提,新的男男社社辦已經決定建在這裡的旁邊。」
 
怪不得我來吃飯的時候,看到基地外邊有建築工程。
 
另外,建築工人好像都是男男社的成員,他們都全裸上陣工作,這樣會不會被其他人投訴了?
 
「喂!等等啊!為什麼你要把新的社辦建在我們的旁邊?」
 
「因為,這樣可以有更多時間跟新陳君見面嘛。」
 
「我才不想跟你見更多面!」
 
我對着谷先生怒吼,但是谷先生好像沒有理會的我說話。
 
坐在一旁的女生們,面對這個同性戀者與我的關係,都不禁瞇起了眼睛,一臉無奈的表情。
 
「新陳君,讓我們一同吃飯吧。要我餵你嗎?或者你餵我?」
 
「都不要!我自己吃!」
 
我連忙別過了面,吃了一大口飯,谷先生看到我的反應,非常高興地說了一句「真可愛呢」。
 
「啊…到底新陳代謝跟這個男人發生甚麼事了。」
 
「宇宙塵變成同性戀了嗎?」
 
「爸爸被吃掉了…嗚嗚…」
 
喂喂!妳們別亂說話好嗎?
 
「啊!對了,這個東西是給妳們的。」
 
我把剛剛放進口的飯吞掉了後,便從衣服裡拿出了幾個東西,那是白色的巧克力。
 
「喺,這是給妳們的情人節回禮,雖然我是用買的,但也是一份心意吧。」
 
情人節的一個月後,就是白色情人節,聽說是收到巧克力的人向送巧克力給予回禮的日子。
 
雖然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都沒給我巧克力,但沒緊要吧。
 
「嘻嘻!巧克力耶!謝了,新陳代謝!」
 
「哼,雖然是用買的,不過算吧,我就先收下了,宇宙塵。」
 
「嘿,謝謝爸爸,最喜歡爸爸了!」
 
看,她們三個都開心極了。
 
「奈奈,這是你的。」
 
「我真的可以收下嗎?新陳。」
 
「當然囉,拿好。」
 
收到我給的白色巧克力,奈奈比起其他的女生都要高興,她的臉上染上了一層紅色。
 
「新陳君,我的呢?」
 
谷先生來發出沉穩的聲音跟我說話,同時他的雙眼發放着光芒,像是期待着甚麼似的。
 
「沒有。」
 
我斬釘截鐵,快速又無情地回答谷先生,而谷先生即時一臉失望,好不開心。
 
「嗚…明明新陳君說過要跟我一起成為世界第一的……」
 
「喂!這種事就不要提起好嗎?」
 
「新陳君,要再一次跟我成為世界第一嗎?話說我帶了《霸王別姬》的電視劇來當禮物送大家呢。」
 
救命啊!到底要怎樣跟這個男人溝通啊!
 
這真是一個瘋狂到令人發出…不…連青蛙也發出「GAP」一聲的瘋狂世界呀!
 
「少年,要跟我一起成為世界第一嗎?」
 
谷先生望着你,含情脈脈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