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夏天,是初夏。
 
夏天,為大地帶來雨水,疏導雨水需要暢通的渠道,但遇到隨處拋棄的垃圾、建築廢料和油污,淤塞的渠道就會為大地帶來煩惱。
 
渠道暢,通有我幫手,更會成功。
 
所以我決定今天足不出門,繼續留在宿舍睡覺。
 
只要我不出門,就不會製造垃圾,沒有垃圾就不會讓渠道淤塞,呵呵,我真聰明!
 


「爸爸!起床囉!」
 
謝西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爸爸,你看啊,今天天氣很好呢!」
 
我輕輕地睜開眼睛,矇矇矓矓地看到有個女孩,把窗簾全部打開。
 
刺眼的陽光,直射進我的眼睛,刺激着眼球。
 


我馬上把被子蓋住了整個頭,避開刺眼的陽光繼續睡覺。
 
「嗯呣!爸爸真是的,真貪睡呢。起床啦!爸爸。」
 
我感受到被子突然被拉走,雖然沒有被子,但我還是側過了身子,繼續睡覺。
 
「放過我…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學…」
 
「不行啦,爸爸,星期六也要起床的啦。」
 


「不要…我不要…」
 
「今天要一起去看飛行表演啦,爸爸!」
 
「下午才開始的啦……」
 
「嗯呣…好吧,既然爸爸不起床,嘿嘿。」
 
忽然一陣柔軟的觸感,從我後方傳來。
 
兩個軟綿綿的半球體,貼在我的背脊。
 
同時洗髮水的香味,撲進了我的鼻腔。
 
接着一對纖手,抱住我的腰間,並有向下移動的跡象,慢慢向着膀胱的位置摸向。


 
「爸爸不起床,謝西嘉就跟爸爸一起睡囉。嘻嘻。呼哈,爸爸的身體好暖烘烘的耶!」
 
「停手謝西嘉!手不能再往下邊摸!」
 
「聽說男生起床時都那個,不知道爸爸是不是都一樣呢?」
 
「停手啊!!!!!!!!!!!!!!」
 
我馬上彈跳起來,用全身的力量從謝西嘉的擁抱進脫出。
 
差點就被摸到重要部份的我,氣喘地站在床上,臉紅耳赤的。
 
「好耶!爸爸起床囉!」
 


眼前的女孩高興萬分,做出了萬歲的動作。
 
這個女孩是謝西嘉,十三歲,是未來的我的女兒,正確來說是養女,修讀女兒學。
 
與年齡相配的女孩臉,看起來挺可愛。
 
天然的黃色頭髮和天藍色眼睛,證明了謝西嘉是外國出生的女孩。
 
差不多及肩的頭髮在左右兩邊,各自有一個像白色盒子的髮圈,綁住了兩條小小的馬尾,為小女孩的印象加分。
 
「來啊,爸爸,一起吃早餐。」
 
「救命啊…明明是星期六卻跟平時一樣時間起床。」
 
「不可以貪睡啦,爸爸。」


 
在謝西嘉的催促下,我進入了洗手間,開始進行梳洗。
 
大家好,我是謝新陳。
 
比平凡更平凡的臉,是我最大的特色。
 
我自從四歲受過外星人襲擊之後,就下定決心要保衛地球。
 
現在的我,是紅慧星紀念大學的學生,修讀宇宙生態學系。
 
另外,我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一員,可以說是保衛地球的戰士。
 
梳洗過後,我換上了件便衣,然後與謝西嘉一同外出,前往位於學習區的飯堂。
 


順帶一提,謝西嘉現在穿的是平常穿的那件藍白色的連身裙子。
 
乘過校巴,我和謝西嘉來到了飯堂。
 
我們兩個點了一份西式早餐,然後慢慢地吃着。
 
「嘿嘿!太陽蛋,太陽蛋!」
 
謝西嘉今天的心情很好,如同今天的天氣一樣,晴朗無比。
 
因為謝西嘉約了我今天一同去觀賞飛行表演,說清楚一點其實是我們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都一同去觀賞飛行表演。
 
今天下午一時正,飛行學的學生們,將會公開飛行表演,地點是禮堂的上空。
 
為了更能讓我們觀賞表演,大會提供了數架小型飛船,讓觀眾能在空中觀賞。
 
我想謝西嘉會感到特別開心,除了是跟我一起去看表演之外,就是乘坐飛船。
 
只不過是乘坐飛船,但就已經開心成這樣,難道未來沒有飛船的嗎?
 
我吃了一口香腸,思考到底未來人會不會是以瞬移裝置來代替交通工具。
 
「呼啊!發現新陳代謝!」
 
突然一把女聲在遠處傳來。
 
正當我把視線望向聲音來源的時候,就已經看到有個嬌小的女生朝我這邊的桌子走過來,並二話不說坐下。
 
「呵呵,新陳代謝竟然跟蹤人家呢,就這麼想跟人家一起吃早餐嗎?好吧,人家批准!」
 
我說,我沒有跟蹤妳,反而是不是你跟蹤我了,還有,誰要你的批准了,深雪學姊。
 
剛剛坐下來的嬌小女孩,是深雪學姊。
 
大學二年級生,修讀發明學,年齡只不過是十七歲。
 
雖然是十七歲,但身高卻只有九歲的女孩左右,只有一百三十厘米至一百四十厘米左右。
 
深雪學姊會有這樣的身高,她自稱是因為在調配藥水時發生意外,導致變回了小女孩的身高和樣貌。
 
一臉小女孩的稚氣臉上,有着給了我像個頭盔的頭髮,我是指外型不是指厚度。
 
每一邊都剪得整齊,而在平陰的瀏海上,帶上了紅色的頭帶,在頭帶中間有個蝴蝶結,讓深雪學姊增加了一份稚氣。
 
另外一提,深雪學姊張開嘴的時候,總會看到她的稍尖出來犬齒。
 
「早安啊,深雪學姊。」
 
「早,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好不客氣地,用叉子搶走了我另一條在盤子中的香腸。
 
嗚…好過份!
 
「豆姊姊好過份!都欺負爸爸!」
 
「嘛,沒辦法了,因為新陳代謝是笨蛋嘛。」
 
豆姊姊是謝西嘉對深雪學姊的稱呼,通常深雪學姊都會稱謝西嘉作謝小鬼,而我就會被叫作新陳代謝。
 
因為我是笨蛋,所以就欺負我嗎?
 
「深雪學姊這麼早就起床吃早餐?」
 
「沒辦法啦,因為人家等等有個東西要進行改良或者測試啦。」
 
「有個東西?」
 
「嘻,新陳代謝對人家有興趣耶!」
 
妳這樣說話,會被其他人誤會,不知情的人會意為我喜歡妳了。
 
「等等跟人家來社辦,人家把那東西放在那裡了。」
 
深雪學姊指的社辦,就是指地球防衛學會的鐵皮屋,我通常都稱之為基地。
 
「那會是甚麼東西了?該不會是危險品吧。」
 
「如果危害到爸爸的生命,謝西嘉絕不會放過豆姊姊的!」
 
「呵呵,首先,人家的東西絕對安全,另外,新陳代謝的生命力跟曱甴一樣的,所以謝小鬼不用擔心新陳代謝的生命啦。」
 
我感覺到深雪學姊在暗示我是一隻曱甴。
 
說起上來,我自己的生命力也真是挺強的。
 
每次受到強大的攻擊都死不去,而且總會想到辦法把對手打敗。
 
但每一次都是面臨絕境的時候才能把情況逆轉過來就是了。
 
「好啦!別說那麼多,趕快給人家吃完早餐!下午還得去看表演!」
 
深雪學姊二話不說,就把我的太陽蛋放到她的口中吃掉。
 
「為什麼要吃我的太陽蛋?那是我最喜歡的啦!我還打算留到最後才吃……深雪學姊好過份。」
 
「囉嗦!能讓人家吃掉你最喜歡吃的食物,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我才不可能高興啦!」
 
「笨蛋新陳代謝!人家要你的全部吃掉!」
 
「給我停手!我的火腿啊!!!!!!」
 
「爸爸被欺負得好慘……」
 
嗚嗚嗚嗚……為什麼深雪學姊總是欺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