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早餐後,我們三個人向着基地走去。
 
沿着小徑走着,來到了一片空地,在空地之中,有一間鐵皮屋,那就是地球防衛學會的社辦,即時基地。
 
本來在基地旁邊是一片樹林,但是因為男男社的社辦搬遷到基地旁邊,所以現在變成了工地。
 
偶爾還會見到身穿兜檔布的男人,灑着汗水努力進行建築工程,他們全都是男男社的成員。
 
最初他們進行工程是全裸的,不過知道有小女孩------指謝西嘉------在附近出出入入,所以才收歛了一下,穿回了下衣。
 


男男社是甚麼?男男社一班以谷花約瑟先生為首的男同性戀組織,至於我們與男男社有甚麼關係,我就不多說了。
 
只不過是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把男男社社辦外邊的花園重建好,這班男人真的好厲害呢。
 
本館的外型也已經做好,應該就只差內部的裝修吧。
 
打開了基地的鐵門後,深雪學姊就馬上走到基地最裡邊,在一個紙本箱內找東西。
 
「呼哈!就是這個!」
 


深雪學姊馬上就找到想到的東西,然後「鏘鏘」地展示在我和謝西嘉面前。
 
「這就是裝甲變身器!」
 
展示在我和謝西嘉面前的圓環,名叫在裝甲變身器,真是差勁的名字。
 
深雪學姊非常自豪地拍着她小小的胸部,開始向我們解釋這個東西。
 
「只要使用者把它帶在頭上,然後集中精神,想像一套裝甲,裝甲就會自己穿在使用者身上,哼哼,人家厲害了吧?」
 


「這麼神奇!?到底是怎做到的,深雪學姊。」
 
「嘛,新陳代謝太笨蛋,就算人家解釋了也不可能明白,所以就此帶過。」
 
謝新陳 = 笨蛋 ,這條公式已經深深印在深雪學姊的腦內了。
 
「新陳代謝,你能成為人家的專用測試員,要感到光榮喲!」
 
突然,深雪學姊用力一跳,把圓環套到我的頭上。
 
「啊?我是深雪學姊的專用測試員?是幾時開始成為的?為什麼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囉嗦甚麼,不願當人家的專用測試員嗎?」
 
「這又倒不是…」


 
「所以!趕快給人家想套裝甲裝來!笨蛋新陳代謝!」
 
雖然深雪學姊有時會變得很惡,但其實她並沒有生氣的。
 
我依照深雪學姊的指示,閉起了眼睛,然後幻想一套裝甲。
 
裝甲嘛…雖然要幻想,但到底要幻想一套怎樣的裝甲呢?
 
就簡單一點的原始裝甲吧!
 
突然圓環收縮了一下,壓向我的頭部,同時我感到身體有一陣陣的微熱。
 
微熱大約持續了一兩秒,然後就消失。
 


我慢慢睜開眼睛,確認發生了甚麼事。
 
「哇啊!」
 
才剛睜開雙眼,我就被自己身穿的衣物嚇到。
 
本來我是身穿一件夏季便衣,但現在變成了西洋騎士盔甲。
 
白銀色的盔甲包住了全身,除了臉是外露之外,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被包裹起來。
 
如同鏡子的一樣,盔甲潔淨得反射着四着的人與物。
 
基地內的設備,我和謝西嘉的驚訝表情,以及深雪學姊自豪的笑臉,都可以在白銀色的盔甲上找得到。
 
「騎士爸爸!超帥耶!」


 
謝西嘉非常高興地抱住了我的身體。
 
被她突然抱住,我整個人向前走了幾步,而馬上就發出盔甲的磨擦聲,簡直如同實物的一樣耶!
 
「深雪學姊,這麼棒的東西,還需要改良的嗎?我覺得已經完美了呢。」
 
「雖然很想被新陳代謝摸頭稱讚一下,但是這個東西實在並不完美。」
 
「好痛!」
 
突然,深雪學姊向我的腳,用力地踏了一下,我整個人痛得叫出聲來。
 
「深雪學姊突然做甚麼了?」
 


「看到了嗎?新陳代謝,身穿盔甲的你,竟然被人家踏了一腳就感到痛。啊,其實你被人家的美腿踏到,除了痛就應該感到爽吧?」
 
「我又不是M屬性,怎有可能會爽!」
 
說起來又真是奇怪,明明我身穿盔甲,但竟然覺得被踏到很痛。
 
正當來說,我不可能會痛,痛的而踏我的那個人,但現在卻相反。
 
「這個就是不完美的部份,現在的裝甲,就只是看爽用,功能部份完全沒有。」
 
深雪學姊抱住了小小的胸,樣子有點不高興和苦惱。
 
「人家現在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我覺得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很厲害了。」
 
「所以新陳代謝才是笨蛋,只要人家的發明品賣出去,賺到學分,就可以無限次翹課囉。為了能讓發明品賣出去,所以要變得更完美!」
 
原來是為了賺學分而發明東西啊……
 
說起來,深雪學姊的遲到記錄及缺課記錄,已經是全校頭十位了。
 
你問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學校的春季排行榜有寫囉。
 
排行榜內有不同的排名欄,而遲到排名榜和缺課排名榜上,都有深雪學姊的名字。
 
「豆姊姊!謝西嘉也要試玩!」
 
「拿去吧,謝小鬼,人家還有另一個呢。」
 
「好耶!爸爸,一起去玩啦!」
 
接着謝西嘉就拉了我到基地方邊去玩,而深雪學姊就在基地進行改良的工作。
 
謝西嘉把圓環帶到頭上,然後開始變身。
 
「小魔女謝西嘉~♡」
 
謝西嘉幻想了一件魔女衣服。
 
標準的三角魔法帽,包裹由手指到手腕的手套,無肩帶的背心型上衣,以及露出了南瓜型內褲的短裙。
 
啊!果然是小女孩!說到變身就馬上想到魔法少女耶。
 
謝西嘉很高興地在我面前轉了一圈,燦爛的笑容,以及魔女服裝,讓她增添了一份可愛。
 
真的好想拿過相機拍照呢,然後寄給未來的我,向他炫耀一番。
 
之後還變了各種服裝,巫女裝、女僕裝、老師裝、警察裝,連新娘裝都變得出來耶。
 
小女孩穿上粉紅中帶白色的婚紗,也不失一種漂亮和可愛的感覺。
 
這個裝甲變身器真是厲害,不單是盔甲,連服裝也能變出來。
 
如果賣給角色扮演者的話,應該會相當搶手的。
 
「爸爸!接花球!嘿!」
 
謝西嘉幻想出花球,向我高高拋過來。
 
我作出反應,把謝西嘉拋來的花球,抱進了懷中。
 
連道具也可以變出來啊,那麼連武器應該也可以變出來嗎?雖然沒有殺傷力可言就是了。
 
「呵呵,我接到了,這麼說,等下就會有婚結了嗎?」
 
「嘻,謝西嘉來當爸爸的新娘囉?」
 
「跟自己的女兒玩結婚遊戲嗎?」
 
「直接跳過宣誓,進入親親時間!」
 
「噫?不是純粹扮演的嗎?要親親的?不好吧!嗚哇,別突然撲到我的懷中啦。」
 
「嘿,最喜歡爸爸了。」
 
就這樣我和謝西嘉在基地外邊玩了不同的角色扮演遊戲。
 
然後,時間來到十二時左右。
 
雖然不知深雪學姊完成了改良了沒有,但等等我們要去觀看飛行表演,所以我還是進來了基地。
 
「啊~完成了…呵呵,深雪妳真是天才耶!」
 
才剛進來,就看到深雪學姊自己稱讚自己的景象。
 
「深雪學姊,該去看表演囉。」
 
「喂,新陳代謝,快來稱讚人家吧,人家完成改良了。」
 
用一個上午的時候就完成了?深雪學姊真厲害。
 
「雖然是改良完成,但是多了個追加條件,嘛,不過以後再講吧。還不趕快稱讚人家!」
 
「啊啊,是的,深雪學姊好厲害呢。」
 
「呵呵!」
 
我把還沒進行改良的圓環,放回紙皮箱裡去,同時與謝西嘉一同協助深雪學姊收拾東西。
 
然後,心情跟謝西嘉一樣非常高興的深雪學姊,一邊哼着音樂,小跳步地離開基地。
 
最後,我們三個人就向着禮堂的方向前進,一同去觀看由飛行學一班學生舉行的飛行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