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隆!嘆隆!
 
小型煙花在天空中綻放,爆出了不同顏色的圖案。
 
在禮堂的四周被好幾架舊式氣球飛船包圍着,請來觀賞的遊客,正依照工作人員的指示,進入飛船之內。
 
今天學生、校工、老師,以及其他學校服務員,全部變成了遊客呢。
 
人數多得像是在禮堂附近舉辦了個嘉年華會呢。
 


「哇呀…好多人,妳們要拖我啊,不然會走失。」
 
「嘿嘿,謝西嘉跟爸爸在拖手手呢。」
 
「雖…雖然人家不是小孩子,但…為免走失,新陳代謝你就好好拖住人家的手吧!」
 
我緊緊握住兩個女孩的手,在人流中帶領她們前進,跟奈奈她們匯合。
 
穿過人群,來到「八號飛船」附近,馬上就看到奈奈的身影。
 


「奈奈!」
 
「呀,新陳,你們來了。」
 
奈奈是地球防衛學會會長,也是我的學姊,修讀神秘學。
 
水嫩嫩的雙眼,小小的鼻子和嘴,以及幼細的眼眉,都在少女的臉蛋之上。
 
輕柔順滑的頭髮,在右邊綁上了一條馬尾,非常的顯眼。
 


「嗨,奈奈,今天天氣很好耶!」
 
「是呢,深雪。那個…妳是在跟新陳拖手嗎?」
 
「嗚嘰…哈哈…才沒有呢…哈哈。」
 
深雪學姊突然甩開我的手,有點忸怩地苦笑。
 
而奈奈則一臉「這是真的嗎?」的樣子,不知為何樣子看起來像是在妒忌。
 
然後,奈奈從裙袋中拿出了登船票,並交到我們的手上。
 
登船票寫上了「請乘坐八號船」,裡邊指的八號船,就是在我們身邊不遠處的舊式氣球飛船。
 
雖然我們已經拿過登船票,但還未可以出發去乘坐飛船,因為還差一個人。


 
「由依老師呢?」
 
沒錯,由依老師還到來。
 
「由依姊在買爆谷呢。」
 
我還真的第一次見到有人看飛行表演買爆谷。
 
有人說:「日照不要講人,夜晚不要講鬼」,這句話是真的。
 
才剛說到由依老師,就看到她在「情侶爆谷」攤位,買了一筒大杯裝爆谷和兩杯大裝可樂,正向我們身邊走來。
 
由依老師是我的班主任,任教宇宙生態學。
 


她除了是我的班主任外,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顧問。
 
年齡二十七歲,但看起來卻像是二十歲的少女。
 
與實際年齡完全不相配的少女五官,就在沒有年齡皺紋的臉蛋上。
 
奶油黃色的及腰髮,雖然看起來不怎柔順,但也沒有到扣減分數的地步。
 
由依老師來到我們身邊,一直盯着我。
 
而我又望着她,兩個人互相對望,持續了十秒左右。
 
「宇宙塵!你就不跟我打招呼的嗎?」
 
然後,由依老師打破了沉默,對我怒吼。


 
我突如其來的怒吼,嚇得向後一傾。
 
為了這樣的小事而怒吼,由依老師真像個小朋友,明明都已經是成年人了嘛!
 
「啊!由依老師!你好嗎?今天天氣真好呢!」
 
為免她繼續向我怒吼,我馬上向她打起招呼來。
 
順便說一下,宇宙塵是由依老師對我的稱呼,原名好像是甚麼宇宙渣滓的排泄物的。
 
「哼!宇宙塵,都不想一下爆谷是為了誰而買的!」
 
「噫?是為了誰?」
 


「笨蛋!」
 
甚麼呀,又向我怒吼。
 
我們一行五人匯合了之後,就隨着工作人員的指示,憑登船票上到飛船去。
 
飛船內部分為上下兩層,下層是從室內透過巨大的玻璃觀賞表演,而上層則是開篷的,遊客不必隔着玻璃來觀賞。
 
為了更能欣賞飛行表演,我們五個人都來到了上層。
 
雖然遊客數量很多,但上層的空間是十分廣闊,所以包括我們在內,所有遊客都能找到個好位置看表演。
 
時間來到了下午一時正,所有飛船隨着指示一同升空。
 
「哇哈!在飛了!在飛了!爸爸!飛船起飛了!」
 
看到飛船漸漸離地,謝西嘉感到非常興奮,就好像小朋友第一次乘坐飛機的時候。
 
她的雙眼閃閃發光,在飛船的邊緣跑來跑去,更不斷探頭出去,觀看外邊的景色。
 
「啊!好厲害呀!在飛耶!在飛耶!」
 
謝西嘉一邊開心地奔跑,一邊叫喊着。
 
看到她高興的笑臉,連我自己也被感染了,高興得笑出來。
 
在我身旁的深雪學姊也感到非常興奮,興奮程度跟謝西嘉一樣,不過她卻沒有像謝西嘉一樣跑來跑去。
 
「新陳代謝,人家看不到啦!人家看不到啦!」
 
因為飛船的圍欄高度比深雪學姊的身高還要高出一點,所以深雪學姊是完全看不到外邊的景色。
 
由飛船起飛的一刻開始,她就一直拉我的手,要求我抱起她,讓她看外邊的景色。
 
「抱抱啦!新陳代謝!抱抱啦!」
 
深雪學姊一直這樣跟我講,在左邊說完,就跑到右邊再說一次。
 
我說啊,被旁人聽到的話,會被誤會的啦。
 
「算了,當我怕了妳啊。」
 
「好耶!」
 
我蹲了下來,讓深雪學姊從我後邊抱住我背部。
 
深雪學姊很輕耶,而且身體也很柔軟。
 
這下子她才沒有吵來吵去,終於可以看到外邊的景色。
 
唉,長得嬌小就是這麼不方便。
 
「深雪學姊妳要坐穩呀。」
 
「新陳代謝,飛船在飛起來啦!這麼巨大的東西都能飛起來耶。」
 
明明是發明學的學生,竟然對飛船能飛在天上感到這麼驚訝和興奮,感覺就像魔術師對於自己變出來的魔術感到驚訝的一樣。
 
我注意到,在我右邊的由依老師,不知為何散發着紅色氣火紅怒氣。
 
怒氣使她一口氣把兩杯可樂喝光,就算喝光也了可樂,她也對着吸管猛吸。
 
同時,在我左邊的奈奈,不為何也嘟起了嘴,並微微鼓起了臉,散發着黑紫色的嫉妒之氣。
 
她一直盯着我的臉,好像有話想說,但又不說出來,只是沉默的盯着。
 
她們兩個怎麼了啊?
 
飛船慢慢向上升起,在天空中努力向上爬。
 
隨着高度的上升,風力漸漸增強,風聲不斷迴響在耳邊。
 
神奇的是,在飛船內的我們,竟然沒有缺氧或者感到寒冷。
 
聽說是因為飛船內設有環境圈,在環境圈內的遊客,就如同在地面上的一樣。
 
飛船升得越來越高,本來在地面變是很巨大的事物,變得如同螞蟻一樣細小。
 
「爸爸!你看!」
 
終於跑回來我身邊的謝西嘉,伸手指向天空上邊。
 
我抬頭一望,就看到有一部類似小型運輸船的飛船,在高空中等待着。
 
那小型運輸飛船應該是一班表演者乘坐的飛船,看來一班表演者已經準備就緒,正在等待觀眾呢。
 
我們乘坐的飛船,停了下來,沒有再向上升起,並與其他的飛船保持水平。
 
在我們頭頂遠處的飛行運輸船,投射出了一個巨大的人影,看來是大會司儀。
 
「歡迎大家來臨飛行表演會,我是飛行學老師。今天晴朗的天空,就是一班表演者的舞台,希望大家能夠盡興而返!所以說,飛行表演開始囉!」
 
投影消失,運輸飛行船的倉門打開,同時,七個東西飛出。
 
起初還以為是小鳥,但原來是身穿飛行裝備的七位表演者。
 
隨着他們的出現,所有觀眾都拍有歡呼,以示歡迎和支持。
 
今天的飛行表演,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