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者們飛向每一首飛船,與觀眾揮手見面。
 
看到其中一位飛行者飛到我們面前,謝西嘉和深雪學姊非常高興地向飛行者揮手回去。
 
因為近距離看到飛行者,我才看得清他們的飛行裝備。
 
機械裝甲包裹着全身,頭部帶上了一個看起來挺厚重的密實甲盔,跟電單車頭盔一樣。
 
相信整套機甲應該有類似太空衣的功能,供氧和保溫。
 


機甲的背部,有一對機械翅膀,在機械翅膀的後方邊位,有着大量的小型噴射器。
 
噴射器大概是由氣流推進的,所以沒看到火光之類的東西。
 
所以整個飛行者在遠處來看的話,就會覺得像是鳥人在天空飛翔的一樣。
 
另外每一位飛行者的機甲都有不同的顏色,一共七種,是依照彩虹的顏色來計設的吧。
 
每位飛行者繞場一周後,馬上向着飛船與飛船之間的正中央飛向,然後在即將撞上時,一同朝上高飛。
 


他們向上飛到一定高度之後,就像個煙花爆開般散開。
 
在散開的同時,各自拉出了顏色氣體,造成了煙花爆開的圖像。
 
圖像在空中保持幾秒左右,然後自動消失。
 
接着,飛行者們在天空中帶動着顏色氣體,像是在天空繪圖一樣,畫出了一個個圖像來。
 
很厲害,要在高速飛行之下,不與其他成員撞上已經有夠難。
 


還要做出各種轉向,拉動顏色氣體,在空中繪圖。
 
所有飛行者都要在顏色氣體消失之前順利完成圖像,真是一件困難到極的事耶!
 
不知道他們練習了多久才做到呢?
 
「呼哇!爸爸!這是小熊呀!」
 
「新陳代謝!快看!快看,這個好厲害!」
 
兩個小女孩一直在我身旁大呼小叫,不斷發出讚嘆的聲音,嘖嘖稱奇。
 
特別是被我抱住在身後的深雪學姊,她在讚嘆的其間,一直動來動來去。
 
而且更在我耳邊發聲,害我的耳朵有點痛。


 
再說,她一直在動來動去,讓我明明是抱住她大腿的手,變成抱住了她的臀部。
 
糟糕了,我好像摸到她的小褲褲……還好深雪學姊沒留意到。
 
之後,飛行者的表演持續着,不斷在天空繪圖,畫出一個又可愛又漂亮的圖像。
 
經過了一小時之後,七位飛行者在天空繪出了一道彩虹,作為結束。
 
繪出彩虹的氣體,增加了水份,水份在太陽的映照下,閃閃發光,讓整道彩虹光發似的,令人眼前一亮。
 
「這個好漂亮啊。」
 
我被眼前會發光的彩虹深深吸引住,不自禁地發出讚嘆。
 


我全神貫注地望着彩虹,眼睛集中在彩虹的正中央,一次過把七種顏色映入眼內。
 
嚯!
 
突然,有個東西「嚯」一聲地畫開了彩虹,把閃閃生輝的彩虹一分為二。
 
本以為是表演的項目之一,畫破彩虹的是其中一個飛行者,但是所有飛行者已經飛到遠處。
 
「是個女生呀!」
 
突然,其中一個拿着望遠鏡的遊客大叫起來。
 
在場所有人為之一震,我馬上借走那位遊客的望遠鏡,並望向那個畫破彩虹,向地面墜去的東西。
 
「甚麼!?」


 
才剛望過去,我就驚叫了起來。
 
剛才「嚯」一聲畫破彩虹的,是一個少女!
 
雙馬尾型的淡粉紅色頭髮,非常突出,看起來不像是染成,應該是天生,但是有人會天生是淡粉紅色的頭髮的嗎?
 
女少的雙眼是閉起來的,應該是失去了知覺。
 
身上穿有機甲,但跟飛行者們穿的不一樣,如果飛行者穿的是冬季型密實機甲,那少女穿的就是夏季型爽朗機甲。
 
「新陳,發生甚麼事了?」
 
身邊的奈奈非常擔心地向我說話,同時她也把頭探出,望向正在下墜的東西。
 


「是個女生,向下墜的是個人呀!」
 
我以最響亮的聲線叫喊出來,所有遊客都發出了震驚的聲音。
 
「再這樣下去,少女就會墜地死亡!」
 
我說了句話,再把深雪學姊放下來,然後急跑向工作人員的身邊。
 
「有沒有!飛行器或者降落傘之類的東西!我要去救人!」
 
我雙手搭在工作人員的雙肩,猛搖動着他。
 
「啊…那個…有是有的,但是在駕駛室內…」
 
「快!快給我!這樣下去,那個人會死的!」
 
「是…是的…好的。」
 
工作人員急忙跑向駕駛室,拿取飛行器給我。
 
但駕駛室距離上層相當遠,就算等等拿到的飛行器有極強的加速,都沒有可能在少女墜地前救回她。
 
正當我感到絕望,腦海中有個「救不到了嗎?」的想法時,又有一個遊客大叫:
 
「那個飛行者去救人啦!」
 
我馬上返回完位,拿起望遠鏡望過去。
 
馬上就看到之前的一個飛行者,正以高速飛向少女。
 
本來只用氣流來推進的小型噴射器,現在噴發出強烈的火焰來增加強氣流,讓速度再一步提升。
 
空氣瞬間被畫破,飛行者把與少女的距離縮短。
 
但是一陣強風吹過,由下而上的強風,阻礙住飛行者。
 
在險急的時候才吹起怪風,這是在耍人嗎?
 
「加油!加油!」
 
「新陳代謝!人家又看不到啦!」
 
謝西嘉對着已經向下方飛到很遠的飛行者打氣,同時深雪學姊因為看不到情況的原故又要我抱起她。
 
不過因為情況危險的關係,我已經沒注意任何抱的姿勢,直接把深雪學姊緊緊抱在懷中。
 
「笨蛋!別抱得這麼緊吧…人家會…痛的。」
 
有點害羞的深雪學姊向我吼叫,不過我沒有理會她,眼睛依然隔着望遠鏡望向少女和飛行者。
 
高速向下急墜的少女,離地面越來越近。
 
她的雙眼依然沒有睜開,還是閉上,真的完全失去意識!
 
另外,飛行者把噴射器的引擎開到最大馬力,突破了怪風,追近少女。
 
應該是得知道事態的地面工作人員,連忙張開氣墊。
 
自動充氣氣墊在打開的一刻,即時脹大。
 
雖然是有氣墊,但是由高空急墜下來,除非是有數百個氣墊一同墊着,不然根本不可能平安無事。
 
飛行者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沒有放心下來,依然高速追向少女。
 
飛行者與少女的距離漸漸拉近,但同時少女已經離地面不遠了。
 
飛行者一個裝甲全開,肉體脫離了機甲,以安全繩連繫着身體和機甲跳出去來。
 
下一秒,飛行者張開雙手,把少女公主抱的抱住,同時利用安全繩把身體拉回到機甲之中。
 
成功穿回機甲後,飛行者改用機甲的手抱住少女,這下子總算成功捉住少女了。
 
但是,並不等於危機過去!
 
因為已經離地面相當的近,大約有五十層樓這麼上下的距離。
 
看起來雖然與地面還有一段距離,但是飛行的速度,現在是引擎全開呀!
 
情況就像一枚導彈在全速的狀態下,在與你有五十層樓的距離衝向你的一樣。
 
這樣下去,飛行者和少女都會直接墜向地面,一同死亡。
 
但是飛行者好像完全沒有減速的意向,依然保持同一個速度,向地面飛向。
 
他這是在做甚麼了,嚇傻了嗎?
 
我瞪大了雙眼,心臟猛烈跳動,為着他們的安危感到擔心。
 
距離地面的距離只剩三十至二十層樓這麼高,但速度卻沒有改變。
 
距離快速變成了十層左右!
 
要撞上地面去啦!這下真的要撞上去了!
 
就在只剩最後兩層之際,飛行者一個急速角度改變,配合逆向噴射,在撞上地面前一刻,貼在走面橫向飛行。
 
最後慢慢減速,停止了飛行,站在地面上去。
 
飛行者解開了機甲,望向天空,向着我們一班觀眾微笑,雖然應該就只有拿望遠鏡的人才可以看到他的微笑。
 
工作人員迅速抱走少女,向着醫療處的方向跑去。
 
這時所有人都拍掌歡呼起來,大家都為飛行者表示讚賞。
 
明明只有拿望遠鏡才可以看到,但是現在就好像每一個人都把到飛行者的事跡一樣。
 
我放下了望遠鏡,才看到,原來在眼前的天空,投射出飛行者救人的實況轉播。
 
甚麼啊!早知道我就不用拿望遠鏡望得這麼辛苦囉!
 
「呼…真是嚇到我冷汗直流呢!」
 
我呼出了一口氣,這麼說道。
 
「新陳代謝真沒用呢。」
 
而深雪學姊則嘲笑我。
 
這時奈奈,嘟起了嘴,一臉不滿地說:
 
「新陳…你還要抱深雪深到幾時。」
 
這刻我才發覺,原來我自己正把深雪學姊胸貼胸地抱在自己懷中,而深雪學姊卻不知為何用了個樹熊抱的方式抱住我。
 
……………………………………嗯。
 
我感覺接下來輪到另一位飛行者,將會在空中把我救回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