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的飛行表演完結後,所有飛船慢慢回到地面上去。
 
飛船降下來後,遊客並從飛船出來,然後各自散去。
 
「飛行表演好精彩耶,爸爸。」
 
「啊…是呢。」
 
「新陳代謝一邊看表演一邊對人家摸手摸腳耶,超好色的!」
 


「不是妳叫我抱妳的嗎?深雪學姊!」
 
「哼,能夠抱人家,是你的福氣。」
 
離開了飛船,兩腳再次踏在陸地的我們,一邊閒聊着一邊前進。
 
謝西嘉和深雪學姊,都因為看到精彩的表演而非常高興。
 
不過,另外兩個女生卻不一樣了。
 


明明都是看同一個表演,但奈奈和由依老師卻不怎高興。
 
只見她們兩個都鼓起了臉頰,嘟起了嘴,由依老師更時不時說起了「笨蛋」兩字。
 
女生真是難以理解呢。
 
「兩位,等等要不要一起去吃個下午茶?」
 
為了平伏她們的心情,我提議吃下午茶。
 


雖然奈奈和由依老師,都點頭示好,但還是一臉不怎高興的樣子。
 
「爸爸,謝西嘉想試試薯條餐耶。」
 
「好啊,我也想試試呢。」
 
「嘻,要跟謝西嘉吃同一份嗎?」
 
「那個,我自己再點一份好了。」
 
聽到等等去吃下午茶,謝西嘉馬上活躍起來。
 
「深雪學姊也要一起去嗎?」
 
本意為深雪學姊也會跟謝西嘉一樣興奮,但她的反應卻超出預料。


 
「啊?新陳代謝想約人家囉?不過這次不行,人家還有事要做呢。」
 
我想深雪學姊指的「還有事要做」,就是指檢測裝甲變身器。
 
我竟然會對深雪學姊未能出席而感到可惜。
 
接着,我們和深雪學姊道別之後,就前往飯堂,一同吃過下午茶。
 
吃過下午茶後,奈奈和由依老師總算露出笑容了。
 
最後,今天的所有行程全部完結。
 
兩日後,時間來到了星期一。
 


如常被謝西嘉叫起床的我,努力撐開雙眼上學去。
 
來到了位於一號學習大樓的課室,我坐到最後排的角落位置,那是我平時坐開的位置。
 
順帶一提,謝西嘉的課室並不是在一號學習大樓之內,不過確實地點在那裡我又不太清楚。
 
總之,現在我與她分開了就是啦。
 
正當我坐下來不到一分鐘,一個非常眼熟的人影就出現在我的眼前,那是由依老師。
 
不知道是甚麼時候,她總是在很早就來到了課室,而最奇怪的是,差不多每次都在我回來之後不久。
 
「早啊,由依老師。」
 
為免又被由依老師罵我沒有跟她打招呼,於是我馬上就向她請安叫早。


 
由依老師輕輕的「嗯」了一聲,就當作也向我打了招呼。
 
然後,她來到了我身邊,放下了一份報紙。
 
「怎麼給我報紙?」
 
「當然是給你讀的啦,難道要被你當作被子用啊?笨蛋。」
 
被由依老師怒吼的命運,始終難以逃過。
 
由依老師把報紙在我面前攤開,然後翻到其中一頁。
 
「給我看,宇宙塵。」
 


為什麼要用命令式和語氣來叫我讀報紙?
 
我望了望報紙,讀了一下標題。
 
------天降少女,高空急墜,離奇不死!------
 
天降少女?…難道是指在飛行表演當天出現的那個少女嗎?
 
我的眼睛馬上放到內文去,讀了一下。
 
內文除了講述事發經過之外,還報導了少女目前的狀態和關於她的個人資料。
 
從內文中得知的就只有知道她目前還在昏迷,而個人資料就全部都是個迷。
 
名字、年齡、職業、家庭之類的資料,在內文中全部都是寫不詳。
 
為什麼是不詳,因為在少女身上找不到身份證之類的東西。
 
而且也沒有行動電話,不能聯絡她的家人,學校的學生資料庫中又找不到一個跟少女一樣的人。
 
簡直就是身份不明的非法入侵者!
 
「由依老師,學校有沒有說到怎樣處置她?」
 
既然是身份不明的非法入侵者,那麼校方一定不會把少女留在校中。
 
由依老師嘆了一口氣,然後雙手抱住挺大的胸。
 
「聽說,待少女醒來之後,就會把她交給警方處理。」
 
「交給警方處理嗎………」
 
「怎麼了宇宙塵,你在意那個少女嗎?」
 
「啊…呃…不是的…我好奇問問而已。」
 
其實我是挺在意的。
 
因為那一天,少女突然出現在我眼前,畫破了一道彩虹,並失去意識的向地面掉去。
 
到底是發生甚麼事情才會出現這一個情況?
 
現在讀完這一篇關於少女的報導之後,我更是在意她。
 
為什麼一個身份不明的少女,會突然從天而降?
 
總覺得有些事情很不對勁。
 
我帶着一絲不解,取過由依老師的報紙,然後開始上課。
 
「相信大家都有聽過飛行石,小型的飛行石,可以使人飄浮,大型的飛行石,可以讓整個城飄浮在空中,我在講的是天空之城。」
 
由依老師站在白板的面前,專心教課。
 
「天空之城,聽起來是一座城,看起來也像一坐城,不過實際上天空之城可以稱得上是戰鬥要塞,城內的機械人戰鬥力也非常之強,實在令人懷疑,到底是不是外星人的要塞,聽說最近在宇宙衛星拍到類似天空之城的遺跡。」
 
「老師!」
 
一位同學舉起手向由依老師發問,在講課時被打斷了說話的由依老師,一臉很不爽。
 
「老師,既然飛行石的效果是飄浮,為什麼又叫飛行石,不應該是叫飄飄石嗎?」
 
「因為飛的基本就是飄浮,當人一個會飄浮,然後就會飛,就好像學會跑之前,就要先學會基本的走。」
 
「老師,我是問為什麼叫飛行石,而為何不是飄飄石?」
 
由依老師的太陽穴爆出了青筋來,我可以看到她的臉上有一個生氣的符號。
 
接着,由依老師慢慢步行到那位同學身邊,一下子把那位同學雙手舉起。
 
「飛行石叫飛行石,因為它就是叫飛行石!」
 
由依老師在舉起了學生後,大吼了一聲。
 
然後,瞄準窗口,把學生由窗口擲飛出去。
 
「嗚呀!救命呀!!!!!!」
 
「哼!」
 
成功把學生由窗口擲飛的由依老師,拍了拍手上的塵塵埃,用鼻子發出一聲「哼」。
 
我說,這間課室距離地面,大約有五層樓的高度,就這樣把學生擲飛出去,沒有問題嗎?
 
就算飛行者馬上過來救援,也不能在學生墜地前拯救得到吧。
 
希望明天的報紙,不會看到這位學生的樣子吧。
 
正當各個學生為被擲飛的學生默默禱告時,下課的鐘聲響起。
 
然後大家都收拾好筆記,離開課室,討論着等等吃甚麼好。
 
那位被擲飛而出的學生,馬上就被遺忘了。
 
「宇宙塵!」
 
「嗚噫?我沒打算問飛行石啊!」
 
「甚麼呀,我是想說去吃飯啦,我肚子餓了,笨蛋。」
 
我還以為輪到我被擲飛了……呼…鬆了口氣呢。
 
我也收拾了一下筆記,然後與由依老師一同向基地前往。
 
「由依老師,其實妳也挺大力的呢。」
 
「可惡的宇宙塵,你是在暗示我是個怪力女嗎?信不信我馬上就-------」
 
「對不起!我錯了!請原諒我!」
 
「哼,笨蛋。」
 
我決定要重新評估這位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