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攻擊!?妳是說真的嗎,深雪學姊?」
 
我聽到深雪學姊這麼一說,即時為之震驚。
 
深雪學姊向我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
 
「假設少女的裝甲沒起加速作用,試想想一個人由天空掉下來,速度竟然是要全開引擎才可以追得上,不覺得很奇怪的嗎?」
 
嗯,聽到深雪學姊這麼一說,我才感到奇怪。
 


少女的下墜速度,竟然要去到引擎全開才追得上,就算要突破怪風,也不必用上這種速度。
 
「到底為什麼少女的下降速度會如此的快,以人家的猜測,大概是在墜落之前,受到了強力的推力。」
 
「強力的推力!?」
 
「對呀,就好像在彈射器彈出的原理一樣。」
 
「可是,說不定少女就是被彈射器彈出而向下墜的吧?」
 


在全憑猜測的情況下,就推斷少女是受到攻擊而向下墜,很沒說服力呢。
 
「這也是可能性的答案之一,不過機會比較少,當時唯一有彈射裝置的,就只有運輸飛船,但是大家都看到,少女並不是由運輸飛船彈出的。」
 
的確,當時彩虹的位置,並不是在飛船的正下方。
 
少女是垂直向下墜的,所以如果少女真的是被彈射器射出,她就一定是在彩虹的正上方被彈出的。
 
「先不論是不是真的被攻擊而往下飛,少女的出現也是非常的突然呢。」
 


深雪學姊再次操作電腦,把錄像推前幾秒。
 
畫面回到飛行者把彩虹完成的時刻,這一刻的彩虹是閃閃發光的,非常漂亮。
 
然後深雪學姊手動把畫面快進一秒,並指着錄像的邊緣。
 
「在這裡,那個少女。」
 
在深雪學姊幼小的手指頭指着的位置,看到了一個東西,因為畫面太少的關係所以我和謝西嘉都看不清楚。
 
深雪學姊知道我們眼殘,所以用滑鼠點了點那個位置,把畫面放大了給我們看。
 
雖然畫質不高,帶經過補正和放大之後,就隱約看到了是個人。
 
「啊,是那個少女!」


 
我像是發現了新奇有趣的東西一樣叫起來,同時深雪學姊對我點點頭。
 
「少女當時的出現,是非常突然,旁觀的人家們也未能發現她是何時出現……唉,就連錄像也看不到到底是甚麼時候出現。」
 
「所以深雪學姊就一直調查關於少女的事嗎?」
 
「對,就是這樣囉。」
 
看來並不只有我一個人在意少女的事,不過我覺得深雪學姊認真過頭了。
 
「人家覺得這件事真的好奇怪啦,身份不明的少女,突然出現,並向地面以引擎全開的速度墜去,應該是在人家們看不到的地方被攻擊了啦。」
 
我說,單憑猜測就說少女被攻擊,真的沒說服力啦。
 


「如果是謝西嘉以這種速度墜向地面,一定會被嚇死呢。」
 
謝西嘉開玩笑地講話,但當謝西嘉把這一句話講完之後,深雪學姊突然像是想到甚麼地睜大她的雙眼。
 
「謝小鬼,妳剛剛說甚麼了!?」
 
「嚯呃?那個,謝西嘉說以這種速度墜向地面,一定會被嚇死而已。」
 
「就是這個了!如果是這個,一切都的迷題都得到解答了!」
 
突然,深雪學姊非常興奮地站了起來,並一臉「呵呵,人家好聰明」的樣子。
 
「深雪學姊,妳發現了甚麼啊?」
 
我完全不清楚深雪學姊說的「這個」到底是那一個。


 
「新陳代謝真是笨蛋耶,竟然都沒想到。」
 
「我看,就只有妳一個人想到些甚麼了……」
 
「聽好了,笨蛋。一個正常的人在這麼高速下,沒有正常的裝甲包護,以頭向地的方式墜向地面,但竟然只不過是昏迷,大命不死,就連內臟也沒出現任何損傷,你覺得怎樣啦?」
 
「怎麼啊?我會覺得,這個人真是一位神人耶。」
 
所謂的神人,就是能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事,並達到了爐火純青,無人之境的境界。
 
基本上一個人以這種形式掉到地上去,內臟應該被會氣壓弄破。
 
曾經有人說過,跳樓不一定是摔地而死,也可能是在跳的中途內臟被壓破而死………我是聽說的。
 


少女的內臟不但沒有損傷,而且還只不過是昏迷。
 
真是一位不一般的少女呢。
 
噫?不一般的少女……不一般的人……不正常的人……非人……
 
「難道是!?」
 
「沒錯,你想到了,新陳代謝。」
 
能夠做到這種事的人,是神人,就是代表不是正常的人,換句話說,少女是不正常的人。
 
所謂的不正常人,也可能就是其他種類的人型生物,即是說,少女有可能是外星人。
 
外星人只是其中一個可能性,但目前有一件事可能肯定,這個少女絕對不是正常人。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宇宙生態學會稱之為非人類人型物種,為了方便稱呼,我們都會叫作「非人」。
 
我稍微把自己想到的事情整理一下,然後全部說出來,當然也把「非人」這個名稱也告訴了深雪學姊和謝西嘉知道。
 
「呃!?竟然是這樣?」
 
謝西嘉一臉吃驚的表情,她怎樣都沒想到少女是「非人」。
 
「因為少女是非人,所以以這種形式向地面墜去,只是昏迷也屬正常的事;身份不明,也都是屬於正常的事;會突然出現,也可能是在更高的天空上,因為被知道了身份,所以受到攻擊;所有事情都得到了答案。」
 
我向她們進行了分析,讓她們理解一下事情。
 
雖然「非人」只不過是一個可能性,但這個可能性是相當大。
 
深雪學姊發出了一聲「嗯」,並點頭認同。
 
不過,在下一秒,深雪學姊卻露出了「糟糕了」的神色。
 
「新陳代謝,假設少女是外星人,而她出現在地球,最大的可能性會是甚麼?」
 
「侵略。」
 
我馬上就想到深雪學姊想要我想到的答案。
 
身份不明的少女是外星人,出現在地球是目的是為了侵略,那麼她一定是先頭部隊,視察敵情。
 
但因為某些原因,被人發現了身份,然後被攻擊,所以直墜向地面。
 
所有事情都講得通了。
 
「如果真的是侵略的話,少女絕對會知道關於外星人軍隊的事,進攻日子,士兵數量等等。」
 
深雪學姊一臉認真的表情說道,不過她臉上的「糟糕了」表情還未退去。
 
不單是深雪學姊臉上有着「糟糕了」的表情,連我也一臉「糟糕了」的表情。
 
「由依老師說過,校方在少女醒來之後,會把她交給警方處理,如果是真的就麻煩了。」
 
以正常來說,人類捉到外星人之後,就會把外星人拿來當實驗。
 
化學實驗、生物實驗,以及各種瘋狂到無法想像的實驗。
 
往往在這些實驗之中,都會把外星人弄死。
 
唯一知道外星人大軍的資料的少女,如果被弄死了的話,我們就難以對外星人大軍做出防禦行動。
 
甚至,如果外星人大軍的士兵死在地球的話,說不好會引發宇宙性的問題。
 
外星人大軍有足夠的藉口,向地球宣佈開戰,到時候,地球就有危險了。
 
深雪學姊應該是和我都明白到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兩個的臉才一臉「糟糕了」的。
 
「沒辦法了,只能把少女搶過來,要在她被弄死之前。」
 
深雪學姊嘆了一口氣,然後像是下了決心地說話。
 
「可是,要怎樣才找到她的所在地啊,豆姊姊?」
 
謝西嘉這麼一問,我和深雪學姊才想到這一點。
 
這時候,我想起從由依老師那邊拿過的報紙。
 
我馬上拿出來,攤到桌上,並翻到報導關於少女的那一頁。
 
我讀了一下內文,找出了之前沒去留意的一段。
 
「報紙上寫着,少女目前身處的位置,是飛行學的飛行實習場的醫療大樓。」
 
「啊,新陳代謝,做得好,竟然有這麼棒的資訊耶!」
 
深雪學姊非常滿意地向我稱讚。
 
「可是…可是,豆姊姊,要幾時行動啊?」
 
「這種事情越快越好,就今天晚上。嗯,還得要找人來幫忙一下呢。」
 
深雪學姊說完了話後,就拿出手提電話,聯絡了幾個人。
 
看來深雪學姊真的打算把少女搶回來,然後盤問過究竟。
 
既然是關乎到地球的安危,我們不能坐視不理。
 
雖然我不想跟飛行學的學生有交戰之類的事發生,但是現在只能這麼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