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半救人半侵略的作戰完結後,我們帶少女回到基地,接受治療。
 
雖然說是接受治療,但是我們只是找了張不知那來的床,讓少女躺在上邊去。
 
因為不知道她何時會醒來逃走,所以我們用黑球黏在她的雙手雙腳。
 
這樣的重量,就算少女醒來後用噴射器飛行,也動不了。
 
最後,這一晚我們在基地解散,各自回宿舍好好休息,盤問甚麼的,待明天下午繼續。
 


時間來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課堂完結了後,我們所有人馬上齊集在基地。
 
昨天被打暈的少女,也已經醒來。
 
她躺在床上,一臉「要斬要殺的請便」的樣子。
 
「給我把所有事都從實招來!」
 


面對少女,由依老師把四周的窗簾和燈關上,並好不客氣地拿了太陽燈照向少女。
 
「……………………」
 
少女沒有回應,非常安靜地等待死亡。
 
「嘴硬是吧,呵呵,你有看過合桃爆開的景象嗎?------哇噠!」
 
由依老師拿出一個鉗子,把手中的幾個合桃一瞬間粉粹。
 


「……………………」
 
「嘖!……快說,誰派妳來的?」
 
「……………………」
 
「哼!宇宙塵!給我繩,我要把她龜甲綁,然後玩死她!」
 
「由依老師,這樣不好吧。」
 
「囉嗦,快給我就對了!快點!還是你也想要被龜甲綁?噁心耶,宇宙塵原來是M屬性。」
 
「喂喂,妳現在是盤問她,還是盤問我?由依老師!」
 
「有差別嗎?」


 
我要重新為這個老師評分,我是說真的。
 
這時我留意到深雪學姊一直注視着少女。
 
她一邊用小手摸着下巴,一邊望着少女,像是在思考的一樣。
 
奈奈也留意到深雪學姊,於是開口一問。
 
「深雪,妳有發現嗎?」
 
「呃…沒有。」
 
「是啊。」
 


還以為深雪學姊會有甚麼頭緒,原來是沒有。
 
「給我趕快把所有事講出來!你有看過鞭子打人的景象嗎?」
 
「……………………」
 
由依老師繼續恐嚇少女,不過已經接受了隨時會死亡的少女,完全沒感到恐懼就是了。
 
少女依然保持沉默,一臉接受死亡的安詳樣子。
 
「嗚哇!好可惡!不吃苦是不行啊!!!!」
 
啪!------鞭子打落肉體的聲音響起。
 
「好痛!由依老師妳為什麼要打我!」


 
但被打的竟然是我。
 
「因為宇宙塵是M男嘛。」
 
「妳到底是在盤問誰啊!!!!!!!!!」
 
「哼,等等我要用電刑,宇宙塵給我準備一下。」
 
「妳不會是對我用電刑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不要突然電我好不!」
 
「怎樣了,害怕了嗎?不想受苦就告訴我知道妳的事!」
 
「………………………」
 


少女還是沒有回應,保持着沉默。
 
拜託妳,說些甚麼好嗎?再這樣下去,我會被由依老師殺死的。
 
「姊姊,請問妳是誰派來的啊?」
 
這次換成由謝西嘉溫柔地向少女問話。
 
少女面對謝西嘉的溫柔,頓時感到驚訝,不過在下一秒,她表情又退去了。
 
「姊姊,妳誰派來的啊?」
 
謝西嘉再次溫柔地問道,比起由依老師,謝西嘉的盤問方式,真的好得多了。
 
少女眨了眨眼,然後動起嘴巴說了句話。
 
「黃易,派來的。」
 
太好了,少女終於說話。
 
不過,這不是一個廣告的對白來的嗎?
 
「喂!給我認真點,這次我要用火刑了,宇宙塵,準備好了嗎?」
 
少女的說話馬上被由依老師識破,由依老師這次換成火刑,她的手中正拿着個赤紅的火熱鐵棒。
 
「由!由依老師!冷靜點!不要把鐵棒對向我!」
 
「怎麼了,害怕了嗎?害怕的話,就把所有事都說出來!說你是M男,講出你喜歡怎樣的女孩!快說!」
 
「喂,現在真的變成盤問我了嗎?」
 
我會受不住這次的火刑,拜託,誰來救一下我。
 
「先等一下。」
 
這時深雪學姊突然講起話來。
 
所有人的眼睛望向她,並安靜下來。
 
深雪學姊慢慢走近少女的身邊,看起來非常冷靜的。
 
深雪學姊好像真的發現了甚麼耶,太好了,這樣我就不用受火刑了。
 
少女看到深雪學姊冷靜地走近她身邊,又再一次感到驚訝。
 
可能少女猜不到深雪學姊到底想用甚麼方法來迫供,所以這次的驚訝表情,持續了超過十秒。
 
由依老師是強硬迫供,謝西嘉是軟性的,而深雪學姊呢?
 
深雪學姊來到少女的身邊,然後脫了鞋子,走到床的上邊。
 
深雪學居高臨下的望向少女,然後慢慢蹲下來,並騎在少女的腹上。
 
「怎…怎麼了…」
 
少女被深雪學姊莫名其妙的舉動嚇到,不禁講出話來。
 
深雪學姊沒有回應,只是望着少女的翠綠色眼睛。
 
少女的提問得不到回應,害她變得更為緊張,額上流下了顆粒大的汗珠。
 
不要說少女不知道深雪學姊的想法,連我們都不得而知。
 
突然,深雪學姊微笑了一下。
 
然後她的雙手------
 
「噫呀!」
 
------按住了少女的胸部,並不斷揉搓。
 
被深雪學姊不斷揉搓胸部的少女,害羞得不禁尖叫起來,臉紅耳熱的。
 
而深雪學姊則不斷發出「好厲害啊」「好神奇啊」的聲音。
 
在旁邊看着這一切發生的我們,都看得目定口呆,大家的下唇都快要跌過下巴。
 
就只有謝西嘉覺得這樣的揉搓很好玩,一臉興致勃勃的,欲想一試。
 
少女的眼淚水不斷從眼角流出,嬌喘的聲音在基地之內不斷迴響着。
 
現在到底是發生甚麼事了,再這樣下去,這部故事真的被列為十八禁了啦!
 
少女一邊嬌喘,一邊哀求深雪學姊停手,但是深雪學還是不斷地搓來搓去。
 
終於在少女快要面臨精神崩潰前一刻,深雪學姊才停下了手來。
 
「告訴人家知,到底是誰製造妳出來,真的好厲害啊!」
 
「嗄…嗄…嗄…嗄…嗄…嗄嗄……」
 
完成了不知道算不算是酷刑的深雪學姊,一臉興奮地跟少女講話,但被玩弄完的少女,只能不斷喘氣,沒能即時回應。
 
對於深雪學姊剛剛的提問,我有一個疑問。
 
「深雪學姊,妳說的製造是甚麼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點執着字眼的問題,但我總覺得用「製造」是奇怪。
 
人類不是貨品,大概只有貨品才會用「製造」這個字眼的吧。
 
「新陳代謝好笨耶,難道你不知道的嗎?」
 
「知道甚麼了?」
 
「人家說這個少女啊------」
 
深雪學姊一臉高興地靠向少女的臉前。
 
「是個機械人啦。」
 
並這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