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人!?」
 
聽到深雪學姊這麼一說,我們全部人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一臉「竟然如此?」。
 
深雪學姊繼續望向少女,並歪了個頭微微笑了一下。
 
「對吧,人家沒說錯吧。」
 
少女忽然臉紅了起來,並別開了臉,發出了一聲「嗯」。
 


她之所以會臉紅,我猜大既是因為被深雪學姊看透了她的身體吧。
 
就如同一個少女被男生知道了她的三圍是多少的那樣。
 
聽到少女「嗯」一聲的回應後,深雪學姊已經肯定了少女就是機械人,雙眼更閃閃發光。
 
「告訴人家!告訴人家!是誰製造妳出來,吶!告訴人家吧!」
 
現在的深雪學姊,就如同看完了魔術的小女孩一樣。
 


雖然我不知道深雪學姊是怎樣知道少女是個機械人,但是對於機械之類十分熟識的深雪學姊,我是沒有半點懷疑的。
 
少女的臉雖然害羞的別開了,但是翠綠色的眼珠,卻偷偷望向了深雪學姊。
 
深雪學姊依然是保持一臉好奇和興奮的模樣,少女看到以後,不禁被嚇到。
 
「妳…不討厭我?」
 
少女在被嚇到的狀況下,戰戰兢兢地說了句話。
 


「討厭……?怎可能討厭啊?人家是覺得超神奇的啦!」
 
「神奇?」
 
「對,只需要幾個零件,以及一個程式,就可以還機械動起來,像個人一樣動啊,不神奇嗎?對吧!對吧!」
 
回想起來,自己小時候都會覺得這些機械的東西很神奇。
 
為什麼只要按個開關,電視機的螢光幕就會亮起?
 
為什麼電視機能轉播英雄與壞蛋的戰鬥?他們是活在電視機之內的嗎?
 
為什麼那個白衣長髮女鬼可以由電視機爬出來?為什麼我不能爬入去?
 
不過,長大了之後,就沒再問這些問題了。


 
對於深雪學姊的說話,少女聽完了後,即時像是感動地瞪大了眼睛,她的眼睛好像還變得水汪汪的。
 
「竟然不討厭無羽者……難道你們不是羽者嗎?」
 
啊!奇怪的名字又被提起了。
 
之前在跟少女戰鬥的時候,她說過了「無羽者」和「羽者」這兩個名字呢。
 
「無乳者!?人家有乳的啦!只是……嗚嗚……很小個而已…」
 
「深雪學姊,這是羽毛的羽,不是乳房的乳。」
 
這個學姊應該好好上一下中文課。
 


我望向少女翠綠的眼睛,跟她說起話。
 
「我們是人類,不是甚麼無羽者或者羽者啦。」
 
「那麼…你們為什麼要追擊我…果然是羽者的同黨!?」
 
「不對,我們不認識羽者或者無羽者,追擊妳是因為你會侵略地球。」
 
「地球……原來這空間是地球。為什麼我要侵略地球?」
 
「我怎可能知道。」
 
現在到底誰在被盤問?為什麼我都當受刑和被問的那個?
 
「喂喂,來吧,告訴人家啦,誰製造妳的啦,人家想請教一下那個人啊。」


 
深雪學姊打斷了我和少女的對話,繼續展開着屬於她自己的盤問。
 
少女輕輕嘆了口氣,然後深呼吸了一下,開始說話。
 
「我並不是純機械人,是半機械人。」
 
驚人的發言,讓我們摸不着頭腦之外,還讓我們吃了一驚。
 
不過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卻不如我、奈奈、謝西嘉般吃驚。
 
應該這麼說,由依老師是比較不驚訝,而深雪學姊是完全不驚訝。
 
「由依老師,半機械人是甚麼?」
 


由依老師是宇宙生態研究系的老師,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顧問,應該會知道半機械人是指甚麼。
 
「宇宙塵有聽過小飛俠吧。」
 
「啊,彼得潘,有聽過。」
 
「是阿童木呀,不是彼得潘!笨蛋!」
 
我怎知道妳在講那一位,兩位都是有小飛俠的稱呼……
 
「阿童木是機械科技的重大突破,因為他是一個有感情的機械人,是有心的,可以說是半機械人的始祖。然後經過漫長的改良,出現了能如同人類般吃喝玩樂、有情感、能說話,總之就是能做到人類能做的事,這就是半機械人。」
 
「這麼說,多啦A夢也是半機械人的一類?」
 
「可以這麼說,不過那並不完全仿人,最有名氣的仿人事例,是EVA系列,肉體那部份做得跟人一樣,有血、有肉、有骨架、有關節、也能進食、也能暴走。」
 
聽到由依老師這麼一說,我不多不少也對半機械人這種物種有認識了。
 
總之就是人類和機械人的混血兒吧。
 
這時深雪學姊拿了一支針,把封住了少女手腳的黑球刺穿,讓她回復自由,同時從少女的身上站起,並坐到床上去。
 
「繼續說,繼續說,人家要聽。」
 
雙眼已經閃閃發光的深雪學姊,雙手握拳放到小小的胸前,非常期待少女繼續說話。
 
「啊!謝西嘉也要聽!」
 
另一個女孩也興高采烈走上前,來到床邊坐着。
 
兩個女孩像是在聽睡前故事般的一樣,把少女當作說故事的大姊姊,完全忘記了她是侵略地球的人。
 
不過少女也沒有因為回復了自由而攻擊或者逃走,甚至只是坐好,並向期待不已的兩位女孩說話。
 
「我的身體,內臟是機械,但是身體卻是人類般一樣有血有肉。人類能做到的事,身為半機械人的我,也能做到。」
 
「那麼那麼,生小孩子也可以嗎?」
 
「是的。」
 
「嗚哇,機甲姊姊好厲害耶!」
 
「那個,人家想問,無羽者和羽者又是甚麼?」
 
「嗯…這要由頭開始說一次了。」
 
這時奈奈也走近了她們的身邊,插了一句話。
 
「不如一邊吃飯,一邊說吧,大家都還未吃飯呢。」
 
啊,連奈奈都對少女放下了戒心嗎?
 
喂喂,她可能是侵略地球的人,你們怎可以這樣對她?
 
由依老師在這個時候,把基地的燈亮起,同時把所有窗簾打開。
 
本來漆黑一片的基地,頓時光猛起來。
 
同時由依老師也把飯盒放到桌子上,準備吃飯。
 
這麼一說,所有的盤問結束了嗎?
 
「吃飯囉。」
 
「來啊來啊,一起吃飯吧。」
 
謝西嘉和深雪學姊拉住了少女的手,迅速把她由床上拉起,然後帶到飯桌面前,並讓她坐下來。
 
「新陳,不吃午飯嗎?」
 
連奈奈也走到飯桌前邊坐下,就只有我一個不知所措地呆站在原地。
 
不是要盤問少女的嗎?為什麼現在變成怎她同桌吃飯?事情到底變成了怎樣了?
 
「新陳,今天我準備了你的飯盒。不介意的話……可以試試吃嗎。」
 
所有人都進入了吃午飯的狀態,奈奈還由她親手準備的飯盒遞到我的坐位前面。
 
「不行,爸爸的飯盒是這個,這是謝西嘉親手煮的愛心飯盒啦!」
 
謝西嘉看到奈奈拿出了給我的飯盒,她也不甘示弱地拿出早就準備好給我的飯盒。
 
這樣下去,她們兩個又會為着我應該吃那一個飯盒而吵來吵去。
 
等等,現不應該是為了飯盒而吵來吵去的時候吧。
 
盤問的事怎麼辦了?少女可能是侵略地球的人啊,妳們怎可以掉以輕心的。
 
難道在過程中,少女向她們洗腦了嗎?是那時候開始洗腦的,怎麼我沒發現的?
 
由依老師,請妳不要自顧自地吃午飯好嗎?
 
深雪學姊,請不要靠近那看起來很危險的少女,她可能是壞人啦!
 
拜託妳們兩個別在為我應該吃那個飯盒而吵起來她嗎?奈奈!謝西嘉!
 
嗚……………大家變成這樣…………都對於盤問的事掉到九霄雲外了。
 
既然這樣的話------
 
「別吵,兩個飯盒我都吃!」
 
------我把奈奈和謝西嘉的飯盒一手搶過來,並化悲憤為食量,努力吃着眼前的兩個飯盒。
 
甚麼盤問的也給我去死,我管它的盤問甚麼了。
 
說起來,奈奈的廚藝也不錯。
 
當然謝西嘉的也很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