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人對少女完全掉去了戒心,一邊吃着午飯,一邊從跟少女聊天。
 
少女也對我們這一班人感到莫名其妙,不過她還是對我們的提問一一回答過來。
 
特別是由深雪學姊提問的問題,少女是一五一十的全盤托出。
 
「人家想知道關於妳的背景呢,而且又想知道到底機械人是怎樣能做到這個境界,還有!還有!之前提過的羽者和無羽者又是甚麼?人類和機械人是怎樣結合的,嗚哇,好想知道啊。」
 
現在的深雪學姊已經變成了一個每事問的小女孩了。
 


而謝西嘉就變成了一個等着聽故事的小女孩,坐在少女的身旁,留心聽話。
 
面對深雪學姊連珠炮發的問題,少女不禁被嚇得傾後了一下。
 
「深雪,妳問這麼多問題,這位小姐答不了的啊。」
 
奈奈留意到少女的表情,連忙阻止深雪學姊無休止的發問。
 
「機甲姊姊,不如先自我介紹一下她嗎?謝西嘉不知道姊姊的名字耶。」
 


「啊,是的,我的名字是FX36951847。」
 
……………這是名字還是出註冊編號,因為少女是機械人,所以名字都是註冊編號?
 
聽到這樣的一堆號碼,不要說謝西嘉,連我也記不住。
 
「FX是甚麼意思?」
 
可能對於編號有點過敏,深雪學姊馬上追問關於「FX」的意思。
 


「FX…是我爸爸的英文名字----菲力士(Felix)。」
 
「啊啊,這樣啊。好吧,甚麼246810的好難記,人家就叫妳飛麗斯(Falix)吧!」
 
隨便為別人改名字,這樣真的好嗎?
 
雖然我沒看到少女沒有不高興就是了。
 
要是記住一堆數字,我還倒不如叫她飛麗斯好了。
 
大家互相介紹了一下之後,提問又再次開始。
 
「飛麗斯姊姊,可以介紹一下自己嗎?」
 
面對謝西嘉充滿期待的眼神,飛麗斯點了點頭,開始進行她的自我介紹。


 
不過,因為我們對她星球的文化不太認識,所以請她由人類與機械人接觸的時候開始講起。
 
根據飛麗斯的說法,她們的星球文化是這樣的。
 
在數萬年前,在距離地球不知道多遠的星球上,居住了一群人。
 
他們跟一般人也有點不同,在他們的背部是長有翅膀的,可以在天空中飛翔,因此有羽者的稱呼。
 
他們當中有男人、有女人,不過當時還沒有機械人存在。
 
直到一種奇怪的病毒出現,奪去了大部女人的生育能力後,就有科學家進行試管嬰兒,以機械代替了女人的子宮,進行生育。
 
最初大家都認為這樣的實驗會失敗,但最後卻出奇地成功。
 


雖然是成功,但是在機械體內出生的嬰兒,卻跟一般人不一樣。
 
有肉體、有五官、會叫、會笑、會哭、是一個正常的嬰兒。
 
但嬰兒的身體內臟卻是機械,心、肝、脾、肺之類的基本器官不在話下,連生殖器官也是機械。
 
更重要的一點,是背部沒有翅膀的,因此被稱為無羽者。
 
如果無羽者要飛行的話,就只能用飛行組件。
 
科學家無法解釋這件事情,也束手無策,只好認定這是神明的懲罰。
 
無羽者的出現,改變了飛麗斯的星球,所有的無羽者只是被當作生育工具,得不到人的對待。
 
雖然以後出生的嬰兒,都要是半機械人的模樣,但星球上的人,為了繁殖下一代,只好繼續以這種方式生存下去。


 
直到最近這幾年,科學家成功消滅了令女人失去了生育能力的病毒,羽者終於可以用正常的方式來繁殖下一代了。
 
然而,就因為這樣的原因,身為生育工具的無羽者,被代替了,被拋棄了。
 
一班無羽者接受不了這樣的結局,因此舉起了革命,推翻羽者。
 
就這樣羽者和無羽者之間的戰爭就開始了,而飛麗斯就是出生在這個戰亂時代的少女。
 
無羽者與羽者的戰鬥來到了未期,無羽者節節敗退,死亡的死亡,逃亡的逃亡,各散東西。
 
最終,無羽者敗陣。
 
但是羽者並沒有因此而放過所有的無羽者,誓要趕盡殺絕。
 


而飛麗斯就在逃亡中受到羽者的襲擊,被迫來到了地球。
 
因為大氣層的關係,讓飛麗斯暈倒,直掉向地面,在當時的飛行表演現場出現,然後遇上了我們。
 
這就是由過去到現在的一切。
 
「所以,飛麗斯根本沒打算侵略地球?」
 
「是的。由始至終都沒打算。」
 
聽完了飛麗斯說話,我得出了這個結論。
 
而飛麗斯帶着平淡的語氣,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這下糟糕了,我們沒搞清楚整件事,就去攻擊飛行學,甚至把他們的飛行實習場佔領了。
 
幸好飛行學的學生不可能會知道整件事情,要不然就………
 
「嘖,那班甚麼羽者的,真可惡,竟然做出這樣的行為。」
 
「對啊對啊,謝西嘉很討厭他們!」
 
兩個小女孩聽完了飛麗斯的說話,都不禁為羽者的行為感到憤怒。
 
感覺就好像聽完童話故事之後,對於故事中的壞人感到討厭的一樣,完全是小女孩的表現。
 
「決定了!飛麗斯!妳就留在這裡吧!」
 
「咦!?」
 
突然之間,深雪學姊叫喊出這樣的話來。
 
深雪學姊說的「留在這裡」是甚麼意思?該不會是把她留在基地,或者學校之內吧?
 
「喂,深雪學姊!妳是認真的嗎?」
 
「人家看起來像是開玩笑嗎?新陳代謝。」
 
嗚,深雪學姊看起來真的不像開玩笑,她真的打算收留飛麗斯。
 
「我是對這件事沒有意見的。」
 
我都還未找由依老師來說句話,由依老師就已經先開口,表達她了意見。
 
這個時候說甚麼沒意見,我加入的時候就多多意見?
 
「好啊,這樣的話,謝西嘉又多了個姊姊耶。」
 
聽到飛麗斯會被收留,謝西嘉第一個舉起雙手,表示贊成。
 
看她的樣子真的非常高興,還發出「嘿嘿」的笑聲。
 
「如果沒有人反對的話,身為會長的我,真的很歡迎。」
 
奈奈馬上就露出親切的笑容,同意了深雪學姊的提議。
 
「不行!」
 
「不行!」
 
我立即提出反對,但飛麗斯竟然也作出反對。
 
「謝謝妳們的好意,不過我不可以留下來。」
 
飛麗斯激動得站了起來,繼續向我們說話。
 
「身為無羽者的我,第一次被這樣對待,我真的好高興,要是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留在這裡。」
 
「所以,飛麗斯留在這裡吧,新陳代謝的反對,大家無視掉就好了。」
 
「對啊,宇宙塵說的話,我們完全沒聽過。噢,宇宙塵你剛剛有說話嗎?噢,你說你覺得由依老師很漂亮?啊呵呵呵呵。」
 
我的說話就可以這麼容易被無視嗎?嗚…忽然覺得自己是很渺小的存在。
 
還有,由依老師,妳別再亂說話好嗎?我那有可能會說出這樣的話。
 
「不是的,我不可以留在這裡,這是為大家好。」
 
飛麗斯帶着認真的眼神,以翠綠色的眼睛望向我們每一個人。
 
「現在的我是逃亡者,羽者馬上就會找到我,到時候,就會連累到大家。」
 
飛麗斯拒絕加入的原因,也就是我不希望她加入的原因。
 
羽者的實力,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們能把無羽者做到趕盡殺絕的地步,實力是不能少觀。
 
即時結集男男社的男人們去戰鬥,我們也不一定會贏。
 
到時候不要說保護飛麗斯,我們自身也難保。
 
我是想到這一點,所以才反對飛麗斯加入,而飛麗斯也清楚知道這一點,所以拒絕加入。
 
不過………
 
「管他甚麼的羽者,人家馬上就拆下他們的翅膀!」
 
「爸爸可是超厲害的,甚麼羽者的,哇噠哇噠的就打倒了。」
 
「就算打不倒,也可以當成肉盾,宇宙塵肉盾。」
 
「飛麗斯,沒問題的,妳就放心留在這裡吧。」
 
四位女生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完全不怕羽者甚麼的。
 
喂喂…這樣說真的沒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