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眼前的女生們講出這樣的說話,飛麗斯頓時被嚇得目定口呆。
 
曾經是工具一樣存在的飛麗斯,相信是第一次受到如人一樣的對待。
 
被喜愛、被尊重、被收留,相信在她出生的那一顆星球,是沒可能感受得到。
 
「對不起,我不想連累大家。」
 
雖然飛麗斯感受到以往感受不到的感覺,但她還是拒絕了女生們的好意。
 


「飛麗斯,不用怕啦,這裡好安全的,留在這裡吧!」
 
面對飛麗斯的拒絕,深雪學姊還是不甘罷休,嘗試說服她。
 
但是飛麗斯依然拒絕,並搖了搖頭。
 
「我的存在,會為各位帶來危險,我不希望害到大家,難得各位對我這麼好。」
 
「但是但是!」
 


「對不起,真的不可以。」
 
深雪學姊好不甘心地低下了頭,更嘟起了小嘴。
 
奈奈看到深雪學姊失落的模樣,連忙安慰了一下她,然後再跟飛麗斯說話。
 
「飛麗斯不能與我們在一起,真的很可惜呢。不過,飛麗斯目前有其他的地方去嗎?」
 
「關於這一點,我是沒有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不如先留在這裡待一會,找到目的地的話,再出發吧。再說,之前的戰鬥,也害妳的裝備受損呢。真的對不起。」
 
「啊…這樣說是沒錯……」
 
「深雪是發明學的學生,對於機械之類的事,也非常擅長,相信可以幫到妳的。」
 
奈奈一邊帶着微笑,一邊跟飛麗斯說話。
 
她的微笑和頭頭是道的話語,讓飛麗斯拒絕留下來的想法動搖起來。
 
「妳裝備是由我們弄壞的,所以請讓我們補償好嗎?」
 
「嗯……那就麻煩妳們了。」
 
最後,飛麗斯決下先留下來,待裝備修理好再離去。


 
雖然深雪學姊知道飛麗斯是暫時留下來,但失落的表情卻即時消失,笑容又再度出現在她的臉上。
 
「嘻,好耶。」
 
還高興得做出了個萬歲的動作。
 
看到深雪學姊這樣的表情和動作,令我聯想到一個小女孩終於求到爸爸買娃娃時候的情景。
 
深雪學姊即時跑上前,緊捉着飛麗斯的雙手。
 
「飛麗斯,多多指教呀,嘿。」
 
相信飛麗斯是第一次被這樣的對待,害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深雪小姐,請多多指教。」
 
「叫人家深雪就好啦。」
 
就這樣,飛麗斯就被我們暫時收留了。
 
雖然是暫時性,但現在的感覺,就好像多了一個新成員的一樣。
 
因為飛麗斯的身份特別,而且又被羽者追殺中,不方便隨處走動。
 
所以,我們就讓飛麗斯留在基地之內。
 
不會太顯眼,又方便深雪學姊進行裝備維修。
 
然後,時間來到了另一天。


 
一如往常被謝西嘉叫起床後,我們兩個就乘校車到學習區去,各自上課。
 
來到了課室,並稍微過了一點時間,由依老師就來到了。
 
「由依老師,早啊。」
 
我第一時間就向她請安。
 
不過,由依老師只是向我隨便揮揮手,當作回應。
 
「唉!」
 
她坐到教師桌前邊後,更嘆了一大口氣。
 


由依老師今天怎麼了,心情不好嗎?有心事嗎?
 
會不會跟女生一個月一次甚麼的有關係?幸好男生都沒有這回事耶。
 
由依老師安坐之後不久,所有同學都齊集了課室,然後開始上課。
 
滿有心事的由依老師,今天講課沒了平時一樣的氣魄。
 
那位喜歡問問題的學生,即使猛問問題,由依老師都沒有處罰他,只是直接無視掉。
 
同時由依老師以平均每一次分一次嘆氣來講課。
 
「唉…」
 
聽到由依老師這樣的講課,連我自己也不禁嘆了口氣。
 
一邊嘆氣一邊上課,時間不經不覺來到了下午午飯時間。
 
明明是午飯時間,但大家都好像沒有甚麼興志去吃午飯。
 
大概是受到了由依老師的嘆氣感染,同學們都變得悶悶不樂。
 
感覺像是同學們的家人都全部在同一天離世。
 
所以有人說,一個強烈的感情,絕對是可以影響四周的人。
 
身為病毒源頭的由依老師,宣佈了下課後,然後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接着所有同學各自各的,帶着嘆氣和沉重的心情離開課室了。
 
我也收拾了一下筆記,然後與發出比之前更強的嘆氣的由依老師,一同前往基地。
 
在路上,我不斷聽到由依老師嘆氣,及一臉煩惱的表情。
 
四周的樹葉,都隨由依老師所嘆的氣,而紛紛落下來。
 
途經過的地方,瞬時變成了煩惱之地,失去了生機。
 
「喂,由依老師,妳一直在嘆氣甚麼了?」
 
「唉…宇宙塵…我好苦惱。」
 
「戀愛了嗎?聽說女生為戀愛的事而苦惱,都會變成這樣。」
 
「唉,與這個沒關係。」
 
我還以為由依老師會回答「我都沒戀愛」呢。
 
嗯,這句回答真是意料之外。
 
「既然與戀愛沒關係,那麼是生理問題…對不起,我多事了。」
 
「唉…也不是這個啦。」
 
「那麼,到底是?」
 
「其實是飛行學的老師,因為前天的戰鬥受了傷,現在正在養傷休息,學校要找個老師來代課……唉。」
 
「嗯,不過,這件事跟由依老師妳有關係嗎?」
 
「嗚嗚…我就是被選出來代課的老師。」
 
噗!由依老師教飛行?
 
我聯想到一群小鳥同時墜地的畫面了。
 
「為什麼要選妳去代課了,妳又不懂飛行之類的事。」
 
「嗚嗚…還是宇宙塵明白老師。對嘛,人家又不懂飛行,為什麼要選人家去代課!而且是三週啊!哼哼!」
 
關於這一點,我突然得出了一個答案。
 
可能是校方經甚麼途經得知道,前天的戰鬥是由我們地球防衛學會引起的,而我們當中又有一位老師。
 
所以,作為戰後補償,就選了由依老師去代課了。
 
事情應該就是這樣吧。
 
「唉…今晚又讀很多教科書…要由基本知識開始……嗚哇…好想死。」
 
要由依老師去教授飛行學,雖然是當作懲罰,但也是校方對老師的考驗。
 
連代教三週飛行課都做不好,我想由依老師的未來一定漆黑一片了。
 
要是我會飛行之類的事,應該也可以幫得上忙。
 
可是,我真的完全不懂。
 
之前戰鬥的時候能飛行,都是因為裝甲的原故。
 
再說,就算我用了裝甲,也做不了隨心所慾飛行的事。
 
我又不是天生就會飛行,把飛行當作步行一樣的高手……對不起,由依老師,我幫不到妳了,節哀順變吧。
 
咦?飛行當作步行一樣的高手?
 
「由依老師,校方是不是指名一定要由妳去代課,如果是找到另一個更合適的人,能不能讓她去代教。
 
「我也向教方提出過異議,雖然他們說我找到另一個更適合的教課的老師,就可以讓他去代課,但這樣的老師那有可能有啊?唉……」
 
「不不不,我倒是認識這一個人。」
 
這一刻,由依老師的雙眼睜得大大的望向我,一臉吃驚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