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塵竟然認識這樣的人?」
 
「是啊,我現在就帶妳去見她吧。」
 
「太好了!太棒了!最喜歡宇宙塵了!」
 
喂喂,這一句很容易令人誤會,幸好沒人聽到。
 
接着,我們兩人就向着那位飛行高手的所在之處前進。
 


在路上,由依老師已經沒有再發出「唉」的聲音。
 
耳根清淨、大地回春、生機處處,應該就是指現在四周的環境了。
 
我們兩人沿着一條小徑走了一段路,然後來到了基地面前。
 
「喂,宇宙塵?怎麼回來了社辦?不是說要去找那位很會飛行神人嗎?」
 
跟着我一同來到基地面前的由依老師,一臉「你該不會是騙我的吧」的樣子,充滿了懷疑。
 


我慢慢步行到基地的鐵門前邊,並推開了鐵門,同時回答她。
 
「當然是在找那位會飛的神人啦。」
 
回答過之後,我推開了鐵門,眼睛即時就看到已經齊集在基地的女生們。
 
奈奈、謝西嘉、深雪學姊,以及暫留在這裡的飛麗斯。
 
先跟各位打個招呼之後,我就和由依老師進入了基地之內。
 


剛進來了由依老師,已經變成了非常不滿的樣子,因為她認為我會帶她找那位神人,但我卻騙她來了基地。
 
其實我是沒有騙她的,因為那位神人就在基地之內。
 
為了解開由依老師對我的誤會而引起的不滿,我馬上向由依老師介紹那位神人。
 
「飛麗斯!」
 
正在清潔機甲的飛麗斯,突然被我點名叫到,一臉愕然。
 
因為我跟她的感情不算是很好,而且之前還跟她打起上來,被我點名叫到,會感到愕然是正常的。
 
飛麗斯以她翠綠色的眼睛盯向我,像是警戒着我。
 
「甚麼事?」


 
同時響起了毫無起伏的聲音來回應我。
 
「那個…由依老師有事要找妳幫忙。」
 
「宇宙塵,我是要找飛行神人幫忙,而不是找飛麗斯幫忙。可惡,你竟然騙我,想死嗎!?」
 
「等等啊!別打我好嗎?飛麗絲就是那位飛行神人啦!」
 
沒錯,飛麗絲就是我所說的飛行高手。
 
相信大家都記得吧,我跟飛麗斯對戰的時候。
 
熟練的飛行移動,就算轉彎也不用減速,被黑球連射,也能輕巧地迴避過去,能做到這樣的事,不叫作高手應該叫作甚麼?
 


她對飛行的熟練,已經如同步行的一樣,再誇張一點,就是已經如同呼吸。
 
對於突然被稱呼作神人的飛麗斯,一臉不解,完全不懂我們在講些甚麼。
 
不單單是飛麗斯,連其他的女生都不清楚我們在做甚麼。
 
有見及此,我馬上向大家說明一下關於由依老師被找到代課的事情。
 
「………事情就是這樣,為了由依老師,所以我打算邀請飛麗斯來幫忙。」
 
「甚麼嘛,宇宙塵,原來飛麗斯就是你口中的那個人啊,早點說嘛。」
 
「是的,下一次我會早早就說,不然又被妳打了。」
 
「哼哼,這是當作瞞着我的懲罰吧。」


 
我再次與飛麗斯的翠綠眼睛對上,面向她繼續講話。
 
「所以,飛麗斯,你要幫由依老師的幫忙嗎?」
 
已經完全明白過事情的飛麗斯,本應該馬上就答應,但卻遲疑了。
 
「對不起,我想我幫不到。」
 
「吓?」
 
面對飛麗斯出乎意料的回答,我不禁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為什麼啊?難道是因為身份的關係嗎?哈,這有甚麼關係,妳的真正身份只有我們知道,飛行學那些人是不知道的。」
 


眼見可以幫自己逃過難關的飛麗斯拒絕了,由依老師馬上反應過來,說服飛麗斯。
 
「或者如果說因為妳不是學校老師,我可以馬上就幫妳偽造文件的。」
 
我說,偽造文件是違法的,小孩子千萬不可以學。
 
順帶一提冒充簽名也是違法,就算測試考試零分,也只能厚着臉皮找父母去簽個名。
 
「不是這樣的…其實是……」
 
「其實是甚麼?啊,我知道了,你害怕會受到襲擊?放心吧,這裡很安全的,我會叫宇宙塵在妳上課時保護妳的。」
 
要我在飛麗斯授課時保護她?我又不是會分身術,那有可以一邊上自己的課,一邊去保護飛麗斯?
 
再說,為什麼是我去保護她,而不是由依老師去啊?
 
面對由依老師連珠炮發的說服話語,飛麗斯連一句完整的說話也沒能說出來。
 
「如果是關於飛行裝備的話,飛行學那邊也有裝備的。」
 
「其實我……」
 
「是報酬的問題嗎?好吧,事成之後,妳想要甚麼就告訴我吧。」
 
「那個…我…」
 
「上課時間只是上午九時至下午六時,工作量不會太多,絕對不會有壓力的。」
 
「請聽我說……」
 
「咦?還要開條件嗎?算了,盡量開吧!」
 
「請聽我說!!!」
 
飛麗斯終於忍不住,破口大叫。
 
這一下響亮的話聲,終於把由依老師源源不絕的說話剎停了。
 
「我不是要甚麼報酬或者開出甚麼條件……我真的幫不到妳。」
 
因為突然這麼大聲場地叫停由依老師,飛麗斯有點尷尬地別過了臉。
 
同時,她臉上有着難言之忍的臉色。
 
「別這樣嘛,求求妳幫幫我。」
 
由依老師飛撲到飛麗斯的身前,雙手搭在她的肩頭之上。
 
「幫幫我,就只有妳才可以救我…嗚嗚…」
 
「對不起,我…真的不行。」
 
「嗚嗚…別這樣啦,求求妳!」
 
「抱歉。」
 
「我不要道歉!不要道歉!」
 
眼見唯一能救到她出苦海的人不斷拒絕,由依老師已經是快要哭出來的臉。
 
真是奇怪了,飛麗斯明明飛行那麼厲害,但竟然不願意教人?
 
而且,飛麗斯的眼睛,由剛開始,就沒有跟由依老師的眼睛對上,似是害怕被從眼神交流之下被得知到一些事。
 
飛麗斯的臉色更是一沉再沉,像是有苦說不得的一樣。
 
難道飛麗斯是因為一些特別原因而變成這樣?
 
是跟飛行有關係的嗎?
 
飛行對於飛麗斯來說,絕對是駕輕就熟,易如反掌的。
 
不論是急轉彎還是微調閃避,也非常的厲害。
 
當時我也只能靠着一點點的小聰明,才能把飛麗斯的去路封住,然後才能由上而下的攻擊她。
 
要是她當時往高空飛起來的話,應該就能閃避過我的攻擊,幸好她沒有這樣做,不然又要想另一個方法來攻擊她了。
 
明明這麼厲害卻不肯教別人…………
 
噫!?
 
「飛麗斯!」
 
我突然又叫出她的名字,同時以一張好像想到甚麼的臉望向她。
 
飛麗斯望了一下我,然後有點不安地別過了臉,不敢正視我。
 
我從剛剛的回想中想到了一件事,說不定就是跟飛麗斯為什麼不肯去教授飛行有關係。
 
我那時候已經覺得奇怪,為什麼飛麗斯在與我對戰的時候,總是貼在地面飛行?
 
如果她是要逃走的話,不是應該在天空飛翔而逃比較好嗎?
 
再說,在我使出必殺技的時候,飛麗斯是可以飛行來迴避,當時有足夠的時間這樣做,但她卻沒有這樣做。
 
唯一可以解釋到這兩種情況的答案,我相信就是飛麗斯不肯教授飛行的原因。
 
「飛麗斯,妳該不會是 ------ 不能在天空飛吧?」
 
飛麗斯聽我的想法後,即時咬了咬她的嘴唇,非常不甘心的樣子。
 
不甘心的原因,相信是被我猜對了她的要害。
 
「是的。」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飛麗斯還是直接了當,毫不婉轉地承認了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