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被我猜對,飛麗斯其實不會在天空中飛行。
 
雖然被我猜對了,但是我卻高興不起來。
 
面對弱點被公開了的飛麗斯,我那有可能講出「耶!我猜對了!」的說話呢。
 
「說是不能飛行…其實並不正確,我只是不能在空中飛行。」
 
飛麗斯沒抱怨我把她的弱點公開出來,反而直接承認,並加以補充。
 


她這種勇於承認的性格,很直得學習呢。
 
「對於羽者和無羽者來說,飛行就是天生的能力……羽者能用背後的翅膀在空中飛行,而我們沒有翅膀的無羽者,就要靠着飛行組件來飛行。」
 
飛麗斯微微低下了頭,沒有與我們任何一個人的眼睛對上。
 
「其實我…原本也是可能在天空中飛翔。」
 
「那為什麼然後又不能飛?」
 


我追問道。
 
「我害怕了。」
 
「害怕了?」
 
「自從羽者與無羽者之間的戰鬥開始了後,每次我飛上天空,都會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殺害。從天空俯視大地,就看到了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在地面,四周千瘡百孔,自己的居所,自己的朋友,全部都消失了。」
 
飛麗斯的頭低得更下,我沒法看到她的眼睛。
 


「我不想看到這樣的畫面…很討厭這樣的事……害怕了這樣的事情,然後不知不覺間,我害怕了飛行,對飛行產生了恐懼。」
 
果然戰爭是會帶來很強大的負面影響。
 
如果要明白飛麗斯對於不能再次在高中飛翔的感受,相信可以假想一下有一天自己突然害怕了步行。
 
雖然很難想像到會是怎樣的感覺,但不多不少都會覺得自己很可悲。
 
無肋、孤獨、絕望,相信飛麗斯的內心中,一定充斥這樣的感覺。
 
要是飛麗斯不怎堅強的話,可能已經選擇了一條不歸路了。
 
我開始明白,為什麼飛麗斯不願被我們收留了。
 
承認並解釋過自己的弱點後,飛麗斯深呼吸了一下,然後望向由依老師。


 
「對不起,我幫不到妳。」
 
這次,由依老師沒再說服飛麗斯幫她,由依老師只是安安靜靜的沉默。
 
然後以一聲極長的「唉」來宣佈已經絕望了。
 
不單單是由依老師,連飛麗斯也因為她自身的問題,也一同嘆氣了起來。
 
現在整個基地都迴響着「唉」的聲音,四周忽然失去了生機。
 
喂喂,妳們兩個別這樣好嗎?唉………
 
看到她們兩個,一個失落,另一個就絕望,我發出「唉」的一聲。
 


青蛙「唉」一聲………
 
「飛麗斯,告訴人家,妳還想再一次在天空中飛嗎?」
 
正當四周被強烈的悲傷氣氛侵占的時候,深雪學姊發出響亮的叫聲來。
 
與由依老師一起嘆氣的飛麗斯,聽到了深雪學姊這樣的發言,猛抬起頭來,望向了深雪學姊。
 
這一段發言,就像是一位醫生跟一位病人說「你還想再走路嗎?」。
 
那是一句給予病人強大希望的發言。
 
「我想。」
 
飛麗斯斬釘截鐵地回答深雪學姊,她翠綠色的雙眼,發出微弱光芒,一臉充滿希望的樣子。


 
但在下一秒,這個充滿希望的樣子,變成了充滿疑惑的樣子。
 
「雖然我是很想,但又沒辦法再一次在天空中飛翔。」
 
「想----就是原動力!既然飛麗斯想再次起飛,那就由人家幫助妳吧!就當作新的飛行型機械人的研究報告。」
 
深雪學姊確定了飛麗斯的想法,然後爬上了飯桌,居高臨下望向飛麗斯。
 
同時她非常有自信地用雙手抱着小小的胸,一臉「就交給人家吧」的樣子。
 
有自信是一件好事,但有必要爬到飯桌上邊去嗎?
 
「可是…要深雪妳幫我…會不會有點麻煩妳?這些事情,我想我…可以自己解決吧。」
 


「飛麗斯,不要跟人家客氣嘛。」
 
「但是…我覺得很不好意思,要麻煩妳為了我的事而費心。」
 
「對於跟神同樣位置的人家,這點只不過是小意思。」
 
請別模仿那個很喜歡虐待M男的女生說話好不?
 
「不過…還是不好吧,自己的事,我可以自己解決。」
 
「別跟人家可是但是不過甚麼的,有些事如果自己沒能力辦到,找別人幫忙也不是一件可恥的事。」
 
被深雪學姊這麼一說,飛麗斯當場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
 
深雪學姊說得很對,要是飛麗斯自己一個人可以解決到這一件事,她早就解決了。
 
沒能力自己解決飛行問題的飛麗斯,只好微微低下頭,紅着臉對深雪學姊說:
 
「那就…拜託妳了。」
 
「啊!交給人家吧!」
 
雖然飛麗斯是個挺堅強的女生,但也會覺得害羞這兩個字。
 
相反,站在飯桌上的深雪學姊,非常的厚臉皮。
 
她們兩個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耶。
 
「嗚哇!謝西嘉也來幫忙!也來幫忙!」
 
「好!謝小鬼,難得妳充滿了幹勁,人家就准許妳一同來幫忙吧。」
 
「好耶。」
 
「喂!新陳代謝!你也要來幫忙!」
 
「咦?為什麼我也要幫忙?」
 
「你不想幫忙嗎!?」
 
深雪學姊以非常不滿的眼神瞪着我,總覺得被拒絕的話就馬上被打飛。
 
「好吧…那麼我也幫忙好了…」
 
「給人家充滿朝氣地再說一次,要像是青春劇的一樣說!」
 
「是的!請務必讓我幫忙,我會全力去做的,像一隻全力兔!」
 
「好,就是這樣。」
 
嗚嗚…我還以意自己可以安坐家中,逃過一劫。
 
「那麼,我也可以一起幫忙嗎?」
 
「當然可以囉,奈奈,人家是超歡迎妳的耶。」
 
「為了逃離災難,我也要一起幫忙!」
 
「好,由依!一起加油吧!」
 
最後,我們所有成員都參加了這次行動。
 
「由依,第一堂飛行課是幾時的啊?」
 
「應該是一週後。」
 
「嗯,時間很緊迫耶,只有一週的時間啊。既然是這樣的話,馬上就是實行計劃了!」
 
深雪學姊從飯桌上一躍而下,跳到地面,同時轉身望向我們所有人。
 
「今天放學後,準時在社辦集合,救救小飛麗斯行動要開始囉!」
 
「嗨!」
我們都響應着深雪學姊的說話,充滿朝氣地大叫了一聲。
 
其實我是隨便叫了一聲的,不要告訴深雪學姊知道,不然她又對我怒吼了。
 
「各位,真的很感謝妳們。只不過是相識了一兩天,就已經………」
 
這一刻,飛麗斯的眼睛變得眼淚凝眶的,更有淚水已經從她的眼角中跑出。
 
很明顯這是感動的淚水。
 
的確,我們只是與飛麗斯相識了一兩天,而且還對戰過一場。
 
但竟然就已經說要幫忙她克服困難,讓她再一次在天空中飛翔,真得發展得過快了吧。
 
不過,這又有甚麼問題呢?
 
看到別人有困難,伸手援手是一件很應該的事吧。
 
人與人之間,就是要互相幫助,才能生存下去。
 
一隻手掌拍不響,一條柱不能支撐一間屋,一個人不能勝過一隊軍隊,世界萬物都是互相幫忙才能生存下去的。
 
深雪學姊走到了飛麗斯的身邊。
 
對她展露出一個天真的微笑,並說了一句話。
 
「有甚麼關係呢?飛麗斯是大家的朋友嘛。」
 
就這一句話,讓積聚在飛麗斯眼睛中的淚水,慢慢又輕輕的流出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