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放學後。
 
因為要進行救救小飛麗斯這種突如其來,並奇奇怪怪的行動,我們全部人都齊集到一個地方。
 
「真的有必要要在這麼高的地方進行計劃嗎?」
 
現在我們身處的是學習大樓二號的天台。
 
學習大樓二號是學校內數一數二高的建築物,距離地面大約有五十層高。
 


站在天台邊位的我,只是探頭望下去,就已經感到害怕,即使我沒有懼高症。
 
「所以說新陳代謝是笨蛋,要體驗高飛的感覺,當然要由高處跳下去囉。」
 
深雪學姊一臉「人家真聰明」的樣子,雙手叉腰地向我說話。
 
「雖然是這樣,但如果由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要是飛不起來的話,必死無疑啊!」
 
「放心吧!新陳代謝,人家早就叫由依和奈奈在下邊準備氣墊了。」
 


是的,我是看到有一張藍色的厚墊在地面,相當的厚,也相當的闊大。
 
但我還是感到很可怕,對那張氣墊完全沒有信心。
 
畢竟現在是五十層樓的高度跳下去,而不是兩層樓的高度啊!
 
「豆姊姊,這樣的氣墊真的沒問題嗎?」
 
跟我一樣探頭望下去的謝西嘉,也不禁擔心那張氣墊能不能確保安全。
 


「沒事,沒事。這是人家所發明的超級氣墊,絕對安全。」
 
「雖然深雪學姊這樣說,但我還是很擔心。」
 
「哼,擔心個甚麼啦!人家已經進行過大約五十層樓高度的測試了,跳下去的人都還未死呢!」
 
「到底是那個人被妳捉去測試了?」
 
「沒啦,就同班同學。說起來,那位同學自從測試過後,就變得傻傻戇憨憨的。」
 
我越來越感到擔心。
 
幸好,要跳下去的並不是我,而是飛麗斯。
 
我望了望即將要面對如此可怕的事情的飛麗斯,只見她猛吞口水,更不斷地擦着由額頭流下的汗水。


 
「飛麗斯,沒問題吧?」
 
被我這樣問道的飛麗斯,好像從回憶起某些事的樣子回神過來。
 
「嗯。應該,沒問題。」
 
雖然飛麗斯的回答非常平穩,但我聽得出她是故作鎮定的。
 
飛麗斯的心理恐懼,已經嚴重到只要站在高處,就復發了嗎?
 
「喂喂,深雪學姊,飛麗斯站在這裡,已經感到害怕了,要她跳下去真的有可能嗎?」
 
「聰明又可愛的人家已經有想到這一點了。」
 


聰明我是不否定,但是可愛這一點就…………
 
深雪學姊「嘻嘻」的笑了幾聲後,就從身後取出了一個耳機來,並交到飛麗斯的手上去。
 
「耳機?」
 
我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深雪學姊會把一個耳機交給飛麗斯,這對飛行有甚麼幫助?
 
聽到我一臉不解的發言,深雪學姊攤了攤手,並一臉無奈地向我解釋。
 
「音樂有助放鬆心情,同時也有影響感情的效果,只要給飛麗斯聽明舒適的音樂,相信就會把恐懼的影響減到少,讓飛麗斯受到音樂的影響,而忘記了恐懼。明白了嗎?笨蛋新陳代謝。」
 
「是的,我明白了。」
 
音樂的確是一樣非常神奇的東西,可以令人放鬆,也可以令葡萄變得更甜,也可以終結一場戰爭。


 
說不定靠上音樂的幫忙,飛麗斯能夠再次飛起來呢。
 
深雪學姊二話不說,一個小跳躍,就把耳機帶到飛麗斯的頭上。
 
「好囉!飛麗斯有聽到音樂嗎?」
 
「嗯,聽得很清楚。」
 
「好,現在先把注意力集中在音樂上。-------------妳集中了嗎?」
 
「已經集中了。」
 
「很好,是不是覺得沒再感到害怕了?」
 


「的確是比剛才好了很多。」
 
飛麗斯的樣子,看起來挺輕鬆的,而且也有一點自信流露在臉上。
 
「謝西嘉也想聽聽耶。」
 
「不行,謝小鬼,現在只可以給飛麗斯聽的啊!」
 
「嗚…謝西嘉也想聽啊…」
 
被深雪學姊拒絕了的謝西嘉一臉失望,更噘起了小嘴,開始撒嬌起來。
 
「謝西嘉,畢竟現在是要幫助飛麗斯嘛,妳到好好忍耐。」
 
「嗯,謝西嘉會好好忍耐的,爸爸。」
 
我摸了摸謝西嘉頭,並安慰着她。
 
「咳嗯!現在是要幫助飛麗斯飛起來的時間,要表現親情的,請到一旁去。」
 
深雪學姊像是有點妒忌的說起話來。
 
然後她就帶同飛麗斯來到天台的邊緣,並拿起了紅色的光棒揮動了幾下。
 
接着,在地面的氣墊附近,也有紅色的紅搖動着。
 
那一定是通知在地面等候着的由依老師和奈奈,計劃現在就要馬上開始。
 
「飛麗斯,等等跳下去的時候,就大叫一聲 I Believe I Can Fly。」
 
「I Believe I Can fly?」
 
「這是魔法咒語。」
 
我說,這是歌詞好不。
 
深雪學姊隨便交代了幾句話後,就後退了幾步,好像飛麗斯跳下去。
                        
這一刻,我們都安靜下來,留心觀看這個自殺現場實況……是計劃實行現場實況。
 
大家都不禁為飛麗斯感到緊張,心跳聲大得連自己都聽得見。
 
在我身旁的謝西嘉,握張得抱住了我的手臂。
 
眼前帶着耳機的飛麗斯,也開始受到四周的氣氛所感染,變得緊張起來,眉頭皺了起來。
 
風也因為緊張的氣氛,而停止吹動,像是要專心觀看的一樣。
 
「準備------」
 
站在一旁的深雪學姊,叫喊出話來。
 
聽到這一句話的飛麗斯,深呼吸了一大口氣。
 
「-------飛起來吧!」
 
深雪學姊雙手一揮,宣佈飛麗斯的飛行正式開始。
 
剛才深呼吸了一大口氣的飛麗斯,向前一個用力的大跳躍,脫離了天台的地面,跳到空中去。
 
地心吸地馬上把她由空中拉開地面,飛麗斯的身影就在我們的眼前消失。
 
在天台上的我們,馬上把頭往下一探,就看到飛麗斯朝向天空的背部。
 
身穿機甲的飛麗斯,背有是有一個小型噴射裝置的,雖然能力沒有飛行組件那麼大,但是也可以讓她在天空中飛行。
 
目前,我們看到飛麗斯身後的噴射裝置,是完全沒有發出火光的。
 
不知道是不是被恐懼感侵佔了大腦的飛麗斯,完全沒有意識要發動噴射裝置。
 
她只是一邊手腳亂爬的動來動去,像是溺水的一樣。
 
同時她的身體正直掉向地面,層數已經跌破了三十層。
 
甚麼音樂放鬆的,完全起不了效。
 
「飛麗斯!加油呀!」
 
深雪學姊把雙手放到嘴邊,然後傾盡全力地向飛麗斯喊話起來。
 
本來手舞足蹈的飛麗斯,好像對深雪學姊的說話有反應。
 
她的手腳再也沒有亂動,反而展開成一個「大」字型,而她身後的噴射裝置,好像起了反應,斷斷繼繼的發出火光。
 
只要噴射裝置動起來的話,就可以飛起來了!
 
「飛麗斯!上呀!」
 
連我也不禁為着這個少女,喊叫出話來叫她加油。
 
「轟隆」的一下噴射聲,在飛麗斯身後的噴射裝置發動了!飛麗斯成功飛起來了。
 
飛麗斯成功了!她成功了!
 
如果她不是在距離氣墊一米高的地方才發動噴射裝置,那絕對是成功。
 
「嘖,這跟本不算是成功吧,怎可能的,應該是成功才對,人家的模擬測驗也成功啊…是那裡出錯呢。」
 
看到飛麗斯只能在距離氣墊一米高的時候才飛起來,深雪學姊一臉不憤。
 
我覺得飛麗斯沒有直接掉在氣墊已經算是成功了。
 
「啊!可能是因為咒語的關係!」
 
深雪學姊在抱怨了幾秒後,馬上就想要了些甚麼,並有感而發。
 
「深雪學姊,對於這次會失敗的原因,我絕對相信是跟咒語沒關係的。」
 
「這一定是咒語的關係!因為飛麗斯沒唸咒語,所以才會失敗!新陳代謝,你給人家過來一下。」
 
「怎麼了---------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深雪學姊突然把我從天台的邊緣推了去出。
 
為什麼我會被推了出去?又不是我要在天上飛!深雪學姊又把我當實驗品啦!!!!!
 
謀殺呀!這裡有人在謀殺呀!
 
媽呀!我還不想死呀!!!!!!!
 
「唸咒語!新陳代謝!快唸!」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I Believe I Can Fly !I Believe I Can Touch The Sky!」
 
結果------
 
咒語沒有生效,我直接掉在氣墊上。
 
不過,我的靈魂好像已經飛向天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