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銀髮的羽者消失了後,我們也離開了樹林,返回了飛行實習場。
 
已經比我們更早一步回到了飛行實習場的女生們,看到我平安地把飛麗斯帶回來,都感到非常高興。
 
特感是深雪學姊,她感動得流着淚,並衝上前把飛麗斯緊抱。
 
「對不起!嗚嗚!對不起!飛麗斯…」
 
飛麗斯對於深雪學姊這樣的行為感到莫名其妙。
 


不過,飛麗斯還是像個姊姊似的,輕輕撫摸着深雪學姊的後腦杓,以示安慰。
 
這真是一個溫馨的場面呢。
 
「新陳,辛苦你了。」
 
「哎哈哈,救人要緊吧。」
 
奈奈向我說,以示感謝,我覺得自己好像成為了英雄呢。
 


「那個,新陳,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請問吧。」
 
「你跟飛麗斯擁抱之後還臉貼臉的……到底是為什麼?」
 
嗚…我頓時感到有一道怨氣迫近。
 
「為什麼新陳要臉紅……」
 


「我臉紅了?才沒有!是因為很熱的原故吧,哈哈。」
 
「……好可疑……」
 
原來當時的螢光幕是沒看到我和飛麗斯做了「那個」啊,還真走運了。
 
在今天的行動宣佈失敗之後,我們一行人返回了基地。
 
考慮到飛麗斯的身份,不能帶她到飯堂用膳,所以我們都叫了外賣。
 
今天的外賣是薄餅耶,而且是加大型號。
 
「啊哈!人家不客氣了!」
 
「太狡猾了!深雪學姊,竟然一次拿兩片。」


 
「笨蛋新陳代謝,你可知道這是人家的特權耶。」
 
「來,張開口,爸爸!」
 
「新陳,啊~~~」
 
「妳們兩個別這樣好嗎?我有手,我自己會吃。」
 
「宇.宙.塵!」
 
「嗚哇…嗯嗯嗯嗯嗯!」
 
竟然強行把薄餅塞進我的口中,由依老師是要殺死我嗎?
 


強行把由依老師塞進來的薄餅吞下去,我有一種活過了來的感覺。
 
在這一場聚餐之中,大家都相當的歡樂。
 
除了一個人。
 
「飛麗斯,你怎麼不吃了?」
 
雖然飛麗斯是與我們同桌,但是沉默不語,只是低頭望着眼前的薄餅的她,給了我一種是她是來拼桌的。
 
深雪學姊看到這樣子的飛麗斯,馬上作出提問。
 
「啊,不是,我在吃。」
 
被深雪學姊問道的飛麗斯,先是顫了一下,然後才慢慢吃了一小口薄餅。


 
「飛麗斯是不開心?因為還未能再次高飛?」
 
深雪學姊不解地歪了一下頭,繼續提問題。
 
「不是的,我很開心。」
 
「可是,為什麼你的樣子悶悶不樂的?嗯,果然是關於飛行的問題吧。」
 
「可能是這樣…吧。」
 
「給人家放一萬個心好了,明天一定會治好妳的飛行問題!」
 
深雪學姊拍了拍胸口,又再一次充滿自信地發言。
 


說要放一萬個心,還不想想是誰搞出跳機不帶傘這樣的事情來。
 
飛麗斯點了點頭,繼續吃着眼前的薄餅。
 
然後,時間來到了晚上十時半左右。
 
「新陳,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就讓我來收拾這裡吧。」
 
在聚餐完結了後,我自薦留下收拾場地。
 
「謝西嘉也要幫爸爸啊!」
 
「乖的小孩現在應該要上床睡覺了。」
 
「嗯,好吧,不過,可以有個Goodnight Kiss嗎?」
 
雖然有點尷尬,但謝西嘉是我的女兒,不緊要吧。
 
被謝西嘉輕吻了臉頰一下之後,她就非常高興地小跑步走了。
 
「晚安了,新陳。」
 
不知為何,奈奈這一句話,充滿了殺氣,她是在不高興嗎?
 
這句話會不會有另一種意思------鮮血之結末?
 
與各位女孩道別了後,我就開始收拾基地,把垃圾清理。
 
因為飛麗斯目前是留宿於基地之內,所以她也一同協助我收拾場地。
 
「吶,飛麗斯。」
 
在我們努力工作時,我叫起了飛麗斯的名字。
 
「有事嗎?」
 
飛麗斯沒有把臉望向我,她繼續用手巾來抹桌。
 
「我說,關係那一場交易,妳是怎樣看。」
 
「………………」
 
「由吃薄餅的時候開始,妳就思考着這一件事吧?」
 
「………………已經沒有思考的地步。」
 
「這是甚麼意思?」
 
這一刻,飛麗斯停下了抹桌的動作,不過她依然沒有望向我。
 
「就是字面的意思。」
 
「妳該不會真的打算進行那場交易吧!」
 
「……………」
 
「聽我說!飛麗斯。那是陷阱,妳去了的話會必死無疑的!而且,那個男子也不可能會守承諾,所以妳還是……」
 
「你認為我還可以有其他的選擇嗎!」
 
飛麗斯激動得把這一句話大叫出來,她的聲音在基地的每一個地方迴響着。
 
「要是我不去完成這一場交易…不單只是你…大家都會被殺…」
 
「飛麗斯!?」
 
「我早就說過…我不希望連累大家…為了不連累大家有生命危險…所以我…」
 
這時,我看到飛麗斯的身體在輕微的震抖。
 
這不是激動而來的震抖,而是在哭泣的震抖。
 
「我真的…好喜歡大家,我從未感受過被當作為人的感覺……大家把我當作是一個人……把我視為朋友……努力幫我剋服恐懼……嗚…所以,我更加要完成這一場交易,我要保護自己喜歡的人。」
 
我嘆了一口氣,然後拿了一張紙巾,遞到了飛麗斯的臉前。
 
「拜託妳不要總是一個人努力好嗎?妳這樣不累的嗎?」
 
我背靠向桌子,沒有把臉望向飛麗斯。
 
會去看一個女生哭泣的男生,是應該要去死一死的。
 
「我們都是妳的朋友,所以也請信任我們多一點,讓我們一起去解決這一件事吧。」
 
「不可以…我已經連累了你們太多了。」
 
飛麗斯收下了我遞過來的紙巾,然後猛擦掉淚珠。
 
擦掉淚珠之後,飛麗斯轉了個身,放下了手上的抹布,向着基地的鐵門步去。
 
「妳去那裡了?」
 
「飛麗斯這一名字,我會深深的緊記的,這是我作為人的名字。」
 
飛麗斯推開了門,準備發動噴射器一飛而去。
 
她果然還是想獨地完成交易嗎?這個女生真是固執!
 
我馬上急奔上前,誓要阻止飛麗斯去做那一場死亡交易。
 
我握緊拳頭,然後快速打出,馬上就打在飛麗斯的後腦。
 
飛麗斯在沒有防備之下被我擊中,整個人向前一倒,然後暈了過去。
 
「對不起,我只能這樣做。」
 
然後,我抱起了飛麗斯,把她放到床上,然後用繩子把她連床一同綁住。
 
我不會讓她去做這麼危險的事,這根本就是自殺。
 
所以,飛麗斯的那場交易,就由我來完成吧。